鼓勵學生「勇於造反」的美國名校──前司法部長協助成立,哥倫比亞大學的「社會正義」系列課程

鼓勵學生「勇於造反」的美國名校──前司法部長協助成立,哥倫比亞大學的「社會正義」系列課程

上個月,我參加了美國哥倫比亞大學一個新項目──The Eric H. Holder Initiative for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暫譯「埃里克.霍爾德公民權與政治權利促進學會」)的成立儀式與座談會。

這個新項目,以 1976 年哥大法學院校友,前美國司法部長埃里克.霍爾德(Eric H. Holder)命名,也是由他所提議並協助籌款,幫助哥倫比亞大學成立的。霍爾德不只是美國史上首任的非裔司法部長,在他(於歐巴馬政府時期的)司法部長任內,也協助美國政府推動多項司法改革,包括最為人所知的同性婚姻合法化,與選舉權方面的變革。

而 The Eric H. Holder Initiative for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這個新組織,除了即將在 2018 年春季起,於哥大大學部開設關注社會公義、弱勢群體的核心課程(core curriculum)、通識課程外,還將提供獎學金與多項實習機會、活動,協助哥大師生更加積極地參與各類公民活動。

這次座談結束後,讓我心中充滿感觸,非常希望能立刻跟《換日線》上的讀者朋友們分享!以下是我的現場參與心得:


一切教育,必須回歸「人本」

哥倫比亞大學是一所歷史悠久,非常具有人文色彩,並高度重視人本教育、全人教育的學校。例如相較於麻省理工等其他美國名校,哥大在大學部前一兩個學年當中,規定學生都必須要修習人文學科的核心課程──這也是霍爾德學會此一新項目,最重要的基礎。

那是因為哥大相信:第一,我們是人,所以一切的教育要回歸人本;第二,每個學生在校學習的專業都不一樣,如果沒有核心課程通識教育的話,學生之間的交集會更少,學校的風氣與文化就會更散,無法結合成一個集體。

因此,對於此次霍爾德學會即將加開關於「公民權與社會正義」的核心課程,哥大校方開宗明義地表示:這是希望鼓勵學生在今日社會,與其「對偏見消極而無所作為」,更應該活出價值核心(live the Core)──將社會公義與重視民權的精神,透過校園內外的學習和實際參與,實踐出來。

這次開幕儀式,由哥大歷史最悠久的學院,「哥倫比亞學院」(Columbia College)院長 James J. Valentini 進行開場致詞,他半開玩笑地引用去年哥倫比亞校長 Lee Carroll Bollinger 開會時說的一句話:「我們哥大那麽注重人文、注重道德教育、注重社會正義,實在應該讓所有的政客全部來修我們的基本課程──而且他們還要能及格通過才行。」

此話一出,所有的聽眾們都笑了──的確如此,身在教育第一線的我們,絕大多數都認同:如果學生成績極佳,卻完全不懂得對社會做出正面的貢獻,那麼說實在話,這個教育不要也罷。

院長致詞結束後,哥大校長和引言校友,也分別進行了一段簡短卻感人的演說。接下來便進入主題──前美國司法部長,也是本次計畫發起人埃里克.霍爾德翩然現身,這場由霍爾德學會主任,哥大法學院教授 Bernard Harcourt、哈佛大學教授 Danielle Allen、哥大社會學教授 Alondra Nelson, 與美國全國家務勞動者聯盟(National Domestic Workers Alliance, NDWA)執行總監 Ai-jen Poo,跨界組成的精彩座談會,正式開始:

席間,我聽到幾個重點,特別想與大家分享:

 1. do well 與 do good 的區別  

美國前司法部長霍爾德簡短的一段話,讓我深有感觸:

他指出,「學生成績很好,將來很有錢、社會地位很高,這叫"do well"。」

但比這更重要的"do good"則是指:「你做的事情是正確的嗎?有沒有違背自己的良心?做的事情是對社會發展、社會公平正義有幫助的嗎?」

這點讓我非常認同──在哥大就讀的每一個學生,真的都非常「優秀」,今年剛升上哥大的兒子告訴我,同學間隨便一問,每個都來頭不小,很多人都得過全國性的獎項,甚至有許多在 TED Talk 上赫赫有名的演講者。(試測兒子心理陰影面積)

在這個臥虎藏龍,可能一個轉身就碰到未來的國家領導人或諾貝爾獎得主的地方。「競爭意識」和「希望自己有所作為」的心,加上聰穎的資質,卻也讓學生容易陷入高壓和迷惘

「你們有那麽好的資質,更要小心用在對的地方。」在司法副部長、部長任內,看過、處理過無數菁英、白領犯罪,同時也見證美國多次民權運動與社會變動的霍爾德,語重心長地説。我非常認同這一段話。

正如會上也談到,哥大的學生常常因為社會的期望、父母的期望,還有覺得自己成績那麽好,不能白白浪費⋯⋯等原因,而「無法忠於自己的選擇」──他們很可能會找個社會地位高、金錢報酬高的工作來做。這也跟同儕壓力與社會期待的影響有關。

所以,儘管"well"跟"good"都是「好」的意思,但是在含義上就完全是兩回事了。

 2. 怎樣能提高學生改革社會的能力?

身為哥大校友的 Eric Holder 繼續說,司法部長卸任後,他目前也是個「社會改革者」,更呼籲學校要鼓勵學生「路見不平、勇於造反」,不應以沈默與消極,面對社會的種種不公與不義,而要積極地捍衛公民權利,社會正義。

同為校友的 NDWA 總監 Ai-jen Poo 更直言,學校就是學生「練習造反」的最佳實驗室,哥大要更鼓勵學生造反。也就是當著哥大的大家長面直接要學生造反。

聽到這些話的當下,心裡真的特別受到震撼──這是一所美國高等教育體系中的名校,每年培養出無數體制內的菁英和人才,加上其實哥大已經是校風非常自由、講求自由主義的學校(甚至在有些人眼中,可能已經接近偏激了),卻仍然鼓勵學生跟學校「造反再造反」──而在場的兩位大校長和全場聽眾也都覺得理所當然,沒有任何異狀。

反覆咀嚼之後,我想開始懂了:校方鼓勵學生在就學期間,就透過積極學習與參與,有機會質疑各式各樣的社會議題──質疑未必完全正確,行動未必絕對有理,但是這都沒有關係,因為在多元民主的社會中,有著這份批判的精神,才可能反省現行體制下的種種不公義,未來進入社會,也才能夠有機會成為理性而有行動力的積極公民,甚至促成改革,讓社會更好。

事實上,今天在我還沒有進入論壇場地──哥倫比亞大學的勞紀念圖書館(Low Memorial Library)之前,在外面,就看到哥大學生在門口高喊口號、發送傳單了。學生團體自發性地組織起來,抗議哥大校方針對學生組織工會某些不盡公平的做法。

雖然學校目前,看似還沒有意願與之進行正式交涉。但有趣的是,這個「妨礙論壇」、「學生造反」的行動,在哥大校園中並沒有引起騷動,與所有參與嘉賓的任何不快,校方更完全沒有要「顧及校譽」而企圖「壓下去」或「制止處分」的意思。

哥大的勞紀念圖書館。圖/LEE SNIDER PHOTO IMAGES@Shutterstock


3. 怎樣培養學生「公平正義的精神」  

座談中,哈佛大學教授 Danielle Allen 談到,要「如何培養學生公平正義的精神」時的故事,也讓我印象深刻。

她說:「不要小看或無視學生所提的任何一個問題。身為教職員,我們應該要盡其所能地尊重學生,每個問題都是一個(改變社會的)小種子,需要格外小心地呵護。」

她說自己當年讀高中時,就問了老師一個自己觀察到,看似很小的,生活中遭遇到的種族不平等問題,老師對她說:「這個問題問得非常好,我們一起來研究探討一下。」當時一個十幾歲少女的小小問題,因為教育者適當的鼓勵,沒想到就因此奠定了她一生的研究方向(種族與人權),並且一路當到美國名校的教授。

另外她也說:「讓我們每一個人回到自己的身上看看,想想自己的成長過程,想想自己身邊的人的故事,從真實的故事中,來探討各式各樣的社會問題。」

「公平正義」、「社會改革」等等詞句,常常看似高舉理想主義的大旗,離我們日常生活因而遙遠──但其實它遠遠不只是學理而已,更是根基於每個人身上實際發生的故事,讓真實的故事說話,進一步探究背後的結構性問題,提出解決方法,相信大家都會因此受到感動,進而促成更好的改變。

整場座談會的內容,遠遠不只以上這些,但以上是筆者深有所感的部分,因此摘要分享給大家──如果你也受到了這次座談的觸動和啟發,不妨在文章下方留言寫下你的看法,我們一起交流一下。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asiastock@Shutterstock

《相關報導》
Columbia College announces the Eric H. Holder Initiative for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