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條件必有不同,別對自己失去信心」——擔任哥大家長會共同主席後,令我難忘的一場晚宴

「就算條件必有不同,別對自己失去信心」——擔任哥大家長會共同主席後,令我難忘的一場晚宴

隨著新學期的開始,我因為很榮幸地擔任本屆哥大家長會(Parent Leadership Council)的共同主席,有機會與世界各地的哥大家長和孩子們認識。其中包括了在亞洲的幾場聚會,也在紐約請哥大大一生吃烤肉過中國年,以及持續性地透過網路聯繫,幫助新生的家長們。

2019 年 2 月 13 日,參加了一場由哥大舉辦的年度獎學金餐會(Dean's Scholarship Reception),這場餐會更讓我印象十分深刻:

念名校,「家裏一定要很有錢」?其實不然

眾所皆知,美國大學學費驚人——以哥大大學部來說,每年都會公開學生所需繳納的費用列表,以 2018 - 2019 學年度來說,至少需要 77,259 美元的學雜費和住宿費(約新台幣 238.3 萬元)。

所以很多人都認為,想念哥倫比亞大學、常春藤學校或美國名校的學生,家庭一定要十分富裕,才有可能負擔得起。

但事實上並非如此——透過完善的獎學金制度,和種種配套措施(例如校內打工制度),其實長年來許多美國名校,紛紛力求讓入學學生的經濟負擔,能夠降到最低。

以哥倫比亞大學來說,每年都會統計並公布新生們獲得各項補助、與平均家庭收入等的統計數據。

根據今年最新統計:在哥大,有 50% 的學生,接受了每人平均 52,073 美元獎學金的補助;另外也有 20% 的孩子,來自家族中第一次接受高等教育的家庭。(詳細內容與去年狀況請見此文:《關於常春藤盟校的幾個「成見」與「誤解」,以本屆哥大新生入學為例》

為什麼作為「私立學校」,卻要花這麼多錢,補助這些社經地位相對處於弱勢的孩子呢?因為校方認為,這樣一來學生的組成才能反映社會的真實面,也為學校帶來了多元性。也才能培養出真正傑出有潛力、而非單單只是「階級複製」的人才。

桌上擺設了與哥大校徽「代表色」相同的紫藍鳶尾花及白裡透藍的繡球花。圖/作者提供

餐會現場,與多元背景的學生們交流

當天的餐會,在學校的多功能禮堂舉行。禮堂平時拿來舉辦各類學生活動。今天搖身一變,擺滿了鋪著細緻亞麻白桌巾的圓桌,桌上則擺設了與哥大校徽「代表色」相同的紫藍鳶尾花及白裡透藍的繡球花。我和目前就讀哥大的 5 位大學生同桌用餐,這些孩子個個健談、活潑、有禮貌。

餐會開始,上台的第一位主講者是位非裔的哥大校友,高挑的身材在亮麗橘紅色洋裝的襯托下,彷彿就像是一位超級模特兒。這位校友分享自己的故事:「以我家的經濟狀況而言,是絕對不可能負擔得起哥倫比亞大學 4 年的學費和生活費的。還記得,當年我收到哥倫比亞大學錄取信和全額學雜費補助通知的時候,我的母親當場喜極而泣。她眼淚不只是對我的表現感到驕傲,更是無比的寬慰及感謝——因為她知道,如果沒有學校全額買單學費及生活費,她女兒的夢一輩子都不可能實現⋯⋯」

這位美麗的講者眼角噙著淚:「 4 年來,我從不需要擔心學費和生活費,而能夠全心全力投入學業。這筆錢不只完成我的夢,更重要的是圓了我母親對我的愛。」

她的每一句話都發自內心。我想在座的與會者,包括學校師生、家長代表、教職員和校友們,也都跟我一樣努力地忍住不掉下眼淚。

接著院長上台致詞。他表示,讓孩子們能夠無後顧之憂的好好學習,是校方的責任,同時他也期勉所有的學生們,在將來有能力的時候要記得回饋社會。

這次的餐會採取自助餐的方式,貴賓致詞後大家開始排隊取餐。雖說是自助餐,餐點一點也不馬虎,沙拉、水果、各式主餐一應俱全。一邊用餐,我和同桌的 5 位學生也聊開來了。來自摩洛哥的金髮棕眼女孩是大一生,她帶著法國口音告訴我,她在中國的常熟念了兩年高中;土耳其來的孩子說,他現在除了課業之外還在校外做實習,另外他的愛好是格鬥,也在校外接受專業的格鬥訓練,將來也打算在哥大組織一個格鬥社;來自邁阿密的學生是個非裔孩子,大三了,胖嘟嘟的臉上有著可愛的笑容,旁邊坐著一位來自俄亥俄州來的大四學生。兩位大三、大四的孩子,對未來既期望又擔心。家鄉在俄亥俄州來女孩嘆了一口氣:「我好像什麼都喜歡,但又不確定到底要做什麼?」來自邁阿密的同學也附和著:「是啊!是啊!好多選擇到底要怎麼辦呢?」

這些話似曾相識:我在研究所教學,研究所的學生也時常跟我提到這個問題。我想想自己當初在這個年紀的時候,何嘗不是如此呢?對於眾多的選擇充滿期待,但是也無可避免的有著不少焦慮。

我聽著他們的分享,點點頭:「這些期盼、興奮、焦慮和迷惘都是正常的。在大學有主修,所以有時候學生會有誤解:認為以後一輩子就只能從事一種領域、或者自己『不可能成就某些夢想、成為跨領域的專才』,其實不然。」

哥大舉辦的年度獎學金餐會(Dean's Scholarship Reception)。圖/作者提供

不要因為自身的條件,過早劃地自限

他們有些不解,我繼續說:「如果我們把人生比喻成畫一幅畫,在每個階段我們會加上不同的顏色,又是甚至新添上去的色彩、會掩蓋了之前畫的色彩——乍看之下,之前畫的顏色好像是『畫錯了』或者『不正確』、『不完美』,但其實原有的色彩,會讓之後加上的色彩更有深度,更豐富。」

「也就是說:不要畫地自限--大學只是一個開始,之後的學習及人生經驗會讓我們的人生更有廣度和深度,人生沒有所謂的白費力氣,凡走過必有原因、必會留下痕跡,將來回頭一看,這幅畫色彩繽紛,層次分明,既細緻,又有整體感,這就是你的人生。」這兩個孩子一聽完,眉頭一下就舒展開了。

就在這時,我忽然想到了自己也在哥大就讀二年級的兒子。我相信兒子在成長的過程當中,一定同樣受過很多師長及貴人,在不同的時機的鼓勵,我今天有機會認識這些孩子、舒緩他們心中的焦慮,很感恩也很感動。雖然身為哥大家長會共同主席,我一直希望能夠幫助不只是就讀於哥大,而是所有的家長跟孩子們——如果我們把全天下的孩子都當成自己的孩子看待,把我們的愛擴大,幫助別的孩子,世界必然會更美好。這也是家長會一直努力的目標。

每一年哥倫比亞大學的這個年初大活動,都會遇到大風雪,今年也不例外。散會之後,我踏著凍壞的腳踩著泥濘的雪水走入漫天紛飛的雪花,路雖然難走,我心裡卻是非常暖活踏實。

這些孩子們在經過大學 4 年的栽培後,將來各奔前程。我相信他們在未來自己有能力時,也會毫不猶豫地伸出援手,幫助他們的學弟妹們,讓夢想繼續飛行。

執行編輯:關卓琦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許雅寧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