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台灣畢業生:四面楚歌、時間有限,海外職涯「輸在起跑點」,該怎麼逆轉勝?

致台灣畢業生:四面楚歌、時間有限,海外職涯「輸在起跑點」,該怎麼逆轉勝?

編輯導言:近年台灣因為種種原因造就的經濟趨緩、薪資與勞動條件停滯,讓無數年輕學子對未來職涯感到茫然,因而嚮往海外職場相對合理的待遇與相對寬闊的舞台。

然而在現實的區域/國際就業市場上,台灣大學畢業生的「先天優勢」,也不斷在更激烈的競爭下,快速流失中。

在亞太金融中心香港,從事金融業多年的本文作者,從產業中的實際觀察,以及與香港獵頭公司經理人的交流中,以金融業的人才需求為例,嘗試為「輸在起跑點」而焦慮的社會新鮮人們,找尋「逆轉勝」的契機:

最近公司裡台灣人多了起來,茶水間閒聊後,得知大家都是工作幾年後「過檔」(指轉職),背景則有台灣本地跟國外金融機構等,且都是經由獵頭介紹,才來到香港的金融機構上班。

這讓我聯想到,今年八月,前瑞士銀行亞太區投資銀行部副董事長,現台灣大學「兼任教授級專業技術人員」陳嫦芬所說,香港金融業人資主管,「阻擋她再帶台灣大學的畢業生直闖香港面試」的故事。該則報導,也讓我當時留下了一個「台灣職涯相對亞洲區很糟,畢業生不想投入」的印象。

我於是帶著好奇,問幾個從事獵頭工作的朋友:「你的客戶在什麼情況下,會優先選擇台灣畢業生?」

每位獵頭朋友聽到這個問題,最初都會先愣一下,似乎這不屬於一個常規問題。

台灣人的「中文優勢」,即將在香港、甚至亞洲逐漸消失

的確,沒有企業會特別針對台灣人去開缺,除非台灣人族群在特定的市場需要上,存在著相對優勢。

「普通話吧我想,會講會寫。」三個獵頭都這樣說。
「中華文化,」有兩個這樣答。
「便宜,」其中一個提到了價錢,但馬上接著說:「不過畢業生(價錢)都差不多,都只是 taker(指沒有能力談合約,只能接受)。」

沒有錯,「中國因素」早已不是香港金融業(不論外資或中港資)人力需求中的秘密。而其中的「普通話」能力,現今仍被視為屬於台灣人的優勢。

但除了來自中國大陸的人才不斷增加外,更悲觀的是,從明年 2018 年的七月份起──也就是自 2008 年起,港府擴大於中學推行「普教中(以普通話教授中文)」教育制度下所培養出的香港本地大學畢業生,大量進入就業市場的那一天──這項因「會說普通話(而非粵語)」而存在的「台灣優勢」,在香港職場很可能將不復存在。

此外,換日線其他作者也曾提過,東南亞各國之中,能說流利多語(含中文)的人不在少數。

這些來自東南亞各國的新世代人才,儘管目前在台灣,因為政府政策限制,鮮少有白領的工作機會。但一出了台灣(或未來法規開放的台灣),在現今強調多邊貿易、人貨資訊加速流動的國際經貿環境中,還要說未來同屬東亞區域的台灣人,不必也不會與這些東南亞人才競爭,那可真是相當天真。

四面楚歌、時間有限,台灣畢業生,該慌什麼?

「為什麼專門問畢業生?我們成功推出去(指媒合成功)的台灣人,都不是畢業後就過來啊?」獵頭反問。

先回頭看看畢業生們的競爭:優異的成績、異國的交換計畫、小有建樹的實習成果、還付費把領英(LinkedIn)跟脈脈(maimai.cn)弄得漂漂亮亮──這些如今進入香港金融業的「基本配備」,台灣同學們可以多「知己知彼」,先查查看在自己想要的「香港金融高薪職缺」上,有多少過來人是從歐美留學回港,具備CFA/CPA/FRM之類的香港本地人或大陸人。

就當是瞎子摸象,摸得多了,也會對整體香港金融就業市場的「人力素質區間」,產生具體感覺。

必須說句比較不中聽的話:對已熟悉這些區間的香港人資們來說,台灣畢業生,如今已很難奢望去打破慣性。對照陳嫦芬老師所提及的「香港人資,現在只看全球前50大學的畢業生」──這恐怕也意味著,一切根本非關努力,台灣金融、商管等科系畢業生的「香港戰場」,已經不在初次就業市場,而在轉職市場了。

台灣金融、商管等科系畢業生的「香港戰場」,已經不在初次就業市場,而在轉職市場了。圖/Shutterstock


現在去不了,但不會一直去不了

因此,良心的建議是:對於以海外職涯為目標的同學們,如果目前仍只得暫時留在台灣的話,那麼就調整心態,先把台灣當練功場吧!

不過時間寶貴,除了得挑「想打的怪」去打,也請抬頭看看,目前自己的賺到的「經驗值」,在兩三年後,夠不夠對接外頭(對應國際市場需求)?只要能夠有「向外對接」的經驗,都是價值。

目前我公司中的台灣人們,也多是墊基在台灣第一份工作時的國際經驗上,才轉職來到香港。

好牌爛牌,先入局再講贏牌

是啊,我們可能沒有「全球前 50」的母校畢業證書,可以拿來當名片;沒有遍布財富 500 強要津的校友來關照;也沒有在國際上喊水能結凍的政府當後盾──在國際職涯發展上,我們有的,可能是滿手的問題。

但這不代表我們的「台灣經驗」完全幫不了我們──真正重要的是,選一個能從台灣向外對接的起點,先由這裡迎向世界,成為這個局裡的候選人。

從九月份最新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數」看,排名高於台北的亞太區金融中心有:香港、新加坡、東京、上海、北京、深圳、大阪與首爾。當中除了日本之外,這些「金融中心們」在金融發展趨勢上,都有不少相似的地方:對中國的金融市場和「一帶一路」等重大政策採取反應、利用科技打造更安全的跨境貿易架構、納入更具實驗性的監管框架......等。

這也意味著,在同一條路上的台灣,總會有相應的機構在做這些事,也總會有能夠累積國際金融經驗的職缺和機會。

高築牆,廣積糧 

「香港的雇主重視學歷,但實證過的能力往往更重要,尤其對非應屆畢業生。」獵頭話中有話地暗示著。

而我想,即便時不我予,國際金融的語言仍是相通的──至於「說得流利與否」,則是要靠自己主動掌握。

就像我一位目前已是海外單位最高管理者的前長官所說:「我曾在一個低階的位置上做了整整 15 年,那時誰知道,我能發展到今天呢?」

選擇走出去的職涯,是長期抗戰的起點──牌局還有幾輪,且讓我們一起努力。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Charlie Nguyen CC BY 2.0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