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贏在射O前」?「怪獸家長」的執念有用嗎?──台灣爸爸的香港學前教育實況

「贏在射O前」?「怪獸家長」的執念有用嗎?──台灣爸爸的香港學前教育實況

在所謂「培養人才」方面,將新加坡視為主要競爭對手的香港,其「怪獸家長」舉世聞名,去年底還跳出一句所謂「贏在射O前」的流行語,令人側目。

而從 2016PISA 的結果來看,香港學生在閱讀和數學項目取得榜眼的表現,似乎更強化了家長們對其「怪獸舉措」的信心。

我一開始在這種教育氛圍下,也如履薄冰地為自己學齡前的孩子,鋪排探索之路。事後印證,香港家長種種「虎爸虎媽」行為:追逐國際名校與教學商品、提前補習、接觸才藝⋯⋯等作法,部分有其意義,部分則顯多餘──如果相比什麼都不做、完全順其自然發展的話。

(請注意:以下為個人之經驗分享為主,由於隨機抽樣本身已存在著誤差,因此並不能代表整個香港的情況。)

香港好,台灣好?讀一讀,才知道

剛來香港時,最常被問:「香港教育好,還是台灣好?」

即便聽了很多香港朋友的推薦、評論、乃至親身經歷云云,對於孩子的教育,不曾在香港就學的我,總是小心翼翼地看待這個(我認為)廣泛牽涉文化認同、技能培養以及多元性的問題。

因為除了英文方面,台灣本來就因不列入日常使用而顯得較不熟稔之外(反過來說香港人的中文也常被詬病),我需要更多經驗,才有能力回答這個問題。

當時,為了更好地瞭解香港的教育情況,我採用嘗試錯誤法,讓孩子入鄉隨俗地參加不同規模、價格及訴求的 PG(Play Group)(註):這個作法,一方面能讓我用較少的時間、較低的機會成本以及較彈性的退出門檻,來瞭解市場中各項產品的優劣勝敗;另一方面,也給我一個觀察的機會,看看孩子在這百家爭鳴、眼花撩亂的種種教育訴求中,比較接受哪一套教育方式。

我選了兩種風格迥異的學校:其一是名氣與價格皆具(巨)、以雙語及西式教育為訴求的國際機構;另一則是強調傳統紀律教育的小型地區性機構,兩者在口碑、價格及接送距離等主要考量要素上,從眾多的備選學校中脫穎而出。

出於實驗目的,我對兩者的期望也截然不同:要價不菲的國際學校,被期待能帶給孩子的是一個多國籍師生組成的「多元化環境」,而傳統學校,則得成功傳達它「著名的紀律教育」給孩子。

前後六個月時間,兩個學校有分別達成了這些要求嗎?在回答這問題前,作為父母,我得知道這孩子在學校都學了些什麼:

國際學校的「學習真相」

先看看國際學校,它每週兩堂,每堂 70 分鐘,每次 2 位隨堂老師(英文及國語各一),每班 10 位小朋友及 10 位家長。

這種小班教學、雙師搭配又輔以家長控制的基本框架,是不是一開始就拿了不錯的「印象分數」呢?在我的案例裡,的確,更不用說這種框架基本符合香港強調「兩文三語」的教育目標了──看來,「門庭若市」似乎成為必然。

再往下看,教學結構方面,他們主採「雙語穿插主題」、透過固定五步驟(歌唱、生活主題、職業角色扮演、學習英文單字、點心時間)來實施雙語交叉教學的做法,好像又能把家長們追求「多語化」的願望一次滿足了。

那麼,現場又是怎麼樣的呢?我的觀察主要有三點:

一、不同孩童間存在著學習穩定度及學習意願的程度差異,引致教學時間分配不均:在每個主題中,孩子 A 需要的學習時間多於孩子 B,老師需讓 A 試完後才能輪到 B,導致每位學生的學習時間不平均。更嚴重的是,來自不同語言環境的孩子,需要不同語言的老師才能安撫,有時語言問題甚至引致課堂混亂。

二、班級規模過大,增加老師管理困難:當 10 位孩童中有 2 位跟不上進度時(可能是躁動或是不專心),老師還能用調整課程進度來控制整體學習反應,但當有 3 人以上跟不上進度時,老師們就開始顯得無能為力。為了繼續課程並維護其他孩童的權益,老師們只能採取強制性的措施,讓家長將不穩定的孩童帶出教室──也就是說,你付錢給孩子去上課,但你的孩子躁動了,那你能做的,就是把他帶離教室。而讓我訝異的,是香港家長們似乎都遵守這一套,沒有發現這是結構設計問題。

三、同時,西式教育講求學生的自主及探索性,貫徹在教學中則是不過多干涉學生的活動,因此在教室中便能同時看見幾個孩童在專心聽課,另外幾個孩童則在走來走去、或是神遊於自己玩遊戲等「狀況外」的情形。

講那麼多,孩子在國際班的學習成果如何?有圖有真相:

貼貼紙遊戲。直接給孩子紙板及貼紙,在沒有指令的情境下讓孩子自己遊戲。

認字遊戲。發給孩子帶有白蘋果圖案的 A 字形卡紙,要求孩子徒手給白蘋果著色以認識英文字 A 及蘋果的英文字彙 Apple。

認字遊戲。發給孩子帶有貓型態的 C 字形卡紙,要求孩子將各色小黏土黏在卡紙上。

認字遊戲。發給孩子印有兔子及粗黑體 B 字形的圖紙,要求孩子徒手沿著粗黑體塗色。

如果用管理的術語講,孩子在學校也算學了一些「硬技能」吧?如「用手貼貼紙(提升手指靈活度及大腦對手指的控制?)、記憶 A 至 Z 的字形、發音、相關單字、物體及其對應的顏色」等等,合計在「國際班」一共學習了六項硬技能。

加上老師說他在團體中培養了自信(?)於是我想:綜合來說,上這個國際班算不算值得呢?

有比較有知道,也來看一下傳統班。

「傳統班」幼兒教學的現況

傳統班配置一個中文老師(粵語),每週三堂,每堂 60 分鐘,班級規模 3 至 6 人,教學架構為歌唱、生活主題、故事、課堂與生活紀律、茶點等五項。

其中讓我印象深刻的,是「生活紀律」的訓練:舉個例,孩子在上過兩堂課後,回家出現了「將鞋子和背包放在自己櫃子裡」的行為,這是我在國際班教育中沒看到的影響。

另外,在傳統班的聽故事環節中,每個孩子都會被老師個別點名來回答問題(如:這是什麼?什麼顏色?),這暗示著有適當的師生比,意即每個孩子至少都能分配到特定份量的一對一教學互動時間。

同時,這樣的「互動問答模式」不僅應用在故事環節,而是貫穿整個教學架構:例如,老師若在生活主題中提到交通工具,那麼老師會解釋、說明這個工具,並要求每個孩子在多種交通工具中辨認出所學的交通工具,例如:「這是什麼車?」

在我的例子上,孩子參加傳統班後,比過去更常地要求我們給他說故事、更常地要求解釋故事書的圖案(他會一直指著書上某個他好奇的圖,直到我們解釋給他聽為止)。

比較大小

辨認職業

辨認職業

兩相比較,傳統班很輕易地便獲得我的好感,更別說它的要價,不到國際班的三分之一。

看到這裡,我想,各位台灣的讀者心裡也應該對所謂「怪獸家長買單的教育」大致上有個底了。而台灣在世界範圍內,也是相當熱衷於「學前教育」及「兒童教育」的國家──舉凡基本的雙語教學、才藝班、潛能激發等,乃至於到現在受政府支持、已逐漸在主流中佔領一席之地的「實驗教育」,我相信島上對培養下一代的熱切需要,並不會亞於爭奪有限教育資源的香港「怪獸家長」們。

所以,香港好還是台灣好?追求「國際班」教育好還是「普通就好」?就讓各位看官自個兒評分吧。

對了,最後必須強調:經歷了這個長達半年的比較,我確實發現了適合孩子教育取向的線索,進而調整了在家中對孩子的教育方式──但至今讓我感受孩子深切變化的,仍舊是家庭教育對孩子的直接影響。

學校再怎麼精於培養,孩子成長的方向,所依賴的,終究是家。

註:中文為遊戲小組,亦稱學前活動班,原自西方國家的數個家庭聯合規劃的遊戲活動。專門給 3 歲前的嬰幼兒,使其提早適應群體生活、學會交友。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主圖:Shutterstock、附圖:愛荻生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