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台灣人?那...」──只有更多、沒有最多的出外必答台灣題

「你是台灣人?那...」──只有更多、沒有最多的出外必答台灣題

那是一場聚集了海內外特定金融業務負責人的研討會午宴,古色古香的中式廳堂裡,圓桌席間的交談此起彼落,除了香港同事和我一個台灣人之外,在場清一色都是中國籍人士。

「哦?你是台灣人?那,我有個問題想請教。」

「請說。」

在三個座位以外的一位金融業先進,意外發現了我的台灣身份後,馬上提出了這個要求,只不過,在他認真神情下,我感受到的除了是「交流切磋」外,更多的是「山雨欲來」。

「台灣覺得香港經濟怎麼樣?」這看起來似乎是一個『經濟』題。

「在背靠大陸下,近年的經濟成長跟失業率都有穩定的表現,雖然不比以往,但在亞太區算不錯,尤其對我們做金融的⋯⋯」雖然我順著經濟來答,但總隱隱覺得這梗不那麼『經濟』。

只見那位先進看了我一眼,用一副早已了然於心的語氣,緩緩地再吐出了三個字:「羨.慕.嗎?」

剎那間,我的疑慮就從這接下來更毫不掩飾的問題中得證:「『一國兩制』那樣好,你得好好看看啊!」

而那一秒間,我發現身邊的香港同事臉色也略顯僵硬,同時留意到,這席間其他的座上賓們(連同東道主)雖感尷尬,卻也好奇地在等待著我的回答。

「政治經濟題」,台灣囝仔別想避,出外前就要練好 

如果用對岸的話講,這種問題就是對出外台灣人的「國際問卷」──因為如今的國際友人不一定知道台灣,但肯定知道中國,而且拜歷史及政治原因所賜,經常會混淆兩者。

若我們去的是香港或中國,這道題更理所當然地升級成了「必考題」:在我有限的神州經驗裡,從大學生到上市公司老闆,還沒遇到有人不好奇的,只是問的間(一ㄡˇ)(ㄌㄧˇ)或是直(ㄘㄨ)接(ㄌㄨˇ)罷了。

而不論我們在台灣時是哪一種立場,只要出了家門,在人家眼裡,我們就「等於台灣」。更有甚者,某些特定的年紀,也很可能在人家的潛意識裡已被「初始設定」染上某種政治顏色──像是年紀大的高管等於深藍、年紀輕的工作者等於泛綠、還在讀書的就是太陽花⋯⋯

反過來想,正因為這些印象對許多對岸人士(尤其是在當地求學、工作、主要採用當地資訊來源的族群)來說,也還停留在未經過驗證的「初始設定」階段,所以目前才會還存在著對台灣人身份認同的好奇心。

因此,掌握自己的話語權在這種時空下更顯重要,尤其是在那種需要爭取國際注意的場合──我們若不爭取去闡述與定義,就只能「被定義」。

習以為常的理性討論,其實存在極限

去年《換日線》曾刊過一篇講述羨慕台灣自由的中國學生們,卻仍堅持統一回歸的文章,我拜讀後是心有戚戚:對照過往在國際商業領域中所定義的「大中華區」(Greater China)裡,跟數以打計的中國朋友、同事、商業夥伴等的交流經驗,「你我異同」總能帶出熱烈討論,而「國族認同」則往往是理性討論所越不過的高牆

即便對方是ABC、海歸、重點工程大學出身,或是已經去過台灣交換等,這種資訊來源相對豐富、判斷標準相對多元的族群,在多數情況下與「資訊來源單一者」的唯一分別,很遺憾(但仍感知足)地,多半僅是留在這個「重點議題」裡的時間長短而已。

對於那偶然出現,能夠克服族群情結、堅持下去的理性討論,我總是心存感激。

而有時反過來想,這種情況,對彼岸是,對台灣,又何嘗不是?

高潮過後,回歸基本面

就像在兩岸交流尚熱時,讀到對岸作者張耕維的「為什麼台灣人現在不認同中國呢?──試圖以台灣的觀點回答」一文時,被那種跳脫國族情節,以從古至今、從內到外的敘事評價方式所驚訝一樣,台灣本地關於對岸的論述,若看到能盡量跳脫情緒,回歸基本面的討論,我總是非常珍惜。

回到當時。

即便答過類似問題無數次的我,面對盡是對岸先進的場面,那種需要在幾秒內兼顧國格、態度、及禮儀去回應的急迫感仍會油然而生。我提醒自己:「愛荻生,這是一個好機會。」

「羨慕啊,」我也刻意拉高了聲調。

「而且,不止台灣,小至新加坡、南韓,大至俄羅斯、美國等,每個追求穩定經濟發展、人民富足安康的國家,都會羨慕這種獲得支持、穩中求進的經濟狀態。」

「只是,每個地方條件不同,我的家鄉現在經濟確實有點狀況,但誰不會遇到難關呢,您說是吧?台灣主要競爭對手是南韓,他們能做得好,(我相信)我們也能做得好。」

研討會結束後,讓我意外的是,這位先進主動走了過來,與我握手道別說:「歡迎你有空也到我們這裡看一看。」我不會讀心,但至少我想,願意溝通的態度值得被重視。

「也歡迎您有機會到台灣走走。」我說。

現在兩岸的互動方式,從官方(ㄌㄥˇ)(ㄔㄨˇ)(ㄌㄧˇ)到民間(ㄌㄧˇ)(ㄇㄧㄥˊ)(ㄓㄜˊ),從軍事(ㄖㄠˋ)(ㄊㄞˊ)到產業(ㄨㄚ)(ㄐㄧㄠˇ),每個階段都可能給人帶來不同的「驚喜」。

但情緒的高潮過後,雙方仍不免要回到基本面──人民相互了解、族群相互尊重。身為台灣人的我們,也必須坐下來集思廣益,好好共商能夠解決兩岸僵局的方式。

畢竟,鄰居不打算搬走,而且還開始在世界各地,蓋起一個個「後花園」;而台灣,也沒有「搬到鄰居家」的打算。

《關聯閱讀》
那一天,我和北京男孩聊兩岸關係──放下敵意與成見,看見更遼闊的美景
埃及星空下,來自兩岸三地的我們長談「最敏感的話題」

《作品推薦》
投訴我的香港老闆後發生的事──「香港人現實勢利又無情」,真的嗎?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ePublicist CC BY 2.0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