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場上的「風景」還是「歧視」?──當朝鮮用「正妹軍團」「征服」平昌冬奧,英國職業飛鏢協會宣告取消「走秀女郎」

運動場上的「風景」還是「歧視」?──當朝鮮用「正妹軍團」「征服」平昌冬奧,英國職業飛鏢協會宣告取消「走秀女郎」

金與正與朝鮮的女子啦啦隊,重新粉刷了北韓的國家形象,運用美貌與自信的神情,激起南韓老一輩國民的懷舊情懷。圖/BNR Nieuwsradio YouTube 影片截圖


在今年的南韓平昌冬季奧運開幕典禮上,最引人注目的焦點人物,就是來自朝鮮的金與正(金正日四女、金正恩的妹妹)了。她穿著簡便的黑色套裝搭配西裝裙,代替北韓領導人、哥哥金正恩,與北韓名義國家元首金永南率領的外交代表團出訪南韓,一舉一動都成為鎂光燈下的焦點。

金與正與朝鮮的女子啦啦隊,重新粉刷了北韓的國家形象,運用美貌與自信的神情,激起南韓老一輩國民的懷舊情懷。在冬奧上,她們成功塑造北韓的完美形象,使人淡忘 5 個月前,北韓才完成了第 6 次的核武飛彈測試,還有金與正至今仍在違反人權的黑名單上。

BBC 封金與正是平昌冬運的公關女王(PR queen),並稱朝鮮年輕美貌的啦啦隊是正妹軍團(Army of beauties);《紐約時報》則稱這是朝鮮非常「成功」的口紅外交(Lipstick diplomacy)。

在今年的南韓平昌冬季奧運開幕典禮上,最引人注目的焦點人物,就是來自朝鮮的金與正了。圖/Guardian News YouTube 影片截圖


自比「前線戰將」,朝鮮女子軍團用美貌「宣揚國威」

現代奧運不再是個單純的體育盛事,反而成為政治角力的另一個競技場,這樣的轉變或可追溯到 1936 年的柏林奧運。柏林奧運又被稱爲「納粹奧運」,因希特勒用此奧運機會,成功地塑造出德國是個包容、和平、和諧國家的美好形象,宣揚(propaganda)國際。

當年柏林奧運的幾個創舉,成為現代奧運的基礎模式,比如聖火傳遞、電視直播,而這兩項如今已經是奧運必備項目了。此外,當年開幕表演巧妙地使用古代安利亞人(Aryan)的概念,暗指德國血統的正當性,奧運期間,反納粹的標誌跟言論都被暫時移除,民族主義(Nationalism)的設計隨處可見──往後的奧運主辦國,也都利用這個國際場合「宣揚國威」。

這次的平昌冬奧當然也不例外,只是南韓大概沒料到,它的「鄰居」朝鮮同樣不甘示弱,派出了看似柔弱的女性團隊,企圖征服南韓跟世界的眼球。BBC 用「秘密武器」(secret weapon)形容朝鮮使用女性美貌輸出國家形象的手段,可見也把這種競相爭奪國際版面的行為,視為一種「軟實力的競爭」。

有趣的是,這些朝鮮正妹也認為自己是前線戰將,有前團員受訪時說:「我們相信要深入敵人的心中,自信地展現我們身為朝鮮人的驕傲。我們要顯示出自己比其他人更好。當時我非常自傲也很自信,我認為這就是我們該做的。」(We thought we were going into the heart of the enemy to show how proud we are. We were to show that we were better than others. I was quite proud and confident and I thought that was what we were going to do.)

英國職業射鏢機構取消「走秀女郎」,停止物化女性

然而,在整個冬奧朝鮮女子軍團的活動跟表現中,我看見的不是美,反而是民族主義公然地鼓吹物化女性,而不少媒體竟也欣然接受。這讓我想到今年 2 月,英國體育界開始反思運動比賽中「走秀女郎」的角色,引發贊成跟反對方的辯論:

今年 1 月底,英國的職業飛鏢協會(Professional Darts Corporation, PDC)在與賽事轉播單位溝通後,決定要取消走秀女郎(walk-on girls)的橋段。在一些以男性的運動賽事上──例如拳擊、F1 賽車、自行車、射鏢等,有個走秀女郎伴隨男性運動員出場比賽、走入頒獎典禮的傳統,吸引攝影機跟球迷們的注意。

職業射標比賽要取消走秀女郎的主因,是我們已經生活在現代社會,不應該靠穿著清涼的女性行銷運動,走秀女郎和比賽本身沒有直接關聯性,是時候扭轉這種「將女性外表當成比賽噱頭」、「由女性負責娛樂男性」的傳統了。

這樣的省思就好像是很多年前,廣告行銷對女性角色的反動:過去,女性在廣告中往往扮演著打掃、煮飯、服侍丈夫這類賢妻良母的角色,更常是廣告中附帶的配角,而非主角。但在一個思想進步的社會裡,許多人都意識到女性也是人,既非裝飾品,也不從屬於誰。

走秀女郎抗議:工作權被剝奪

不過,並不是所有人都支持 PDC 的決定,許多走秀女郎便反對此舉。從事該工作已 6 年的林賽(Lynsay Macdonald)就說,自己工作中「從未──哪怕只有一次、以任何方式──感受到被物化」,對於能夠以走秀的方式參與賽事,感到「巨大的榮幸」(huge privilege),對 PDC 的禁令則感到失望。

她更進一步主張:工作權就跟投票權一樣。「我們獲得投票權已經 100 年了」,「如果我們決定我們想要穿上閃閃發亮的洋裝並微笑(從事此工作),這對今日的女性而言,當然可以被視為好事一樁。我們應該要有能力做自己想做的事。」(So, if we decide we want to put a sparkly dress on and smile, surely that can be seen as a good thing for women nowadays. We should be able to do what we want.)──言下之意即,這也是女性的自主選擇權。

對此,曾參與倫敦奧運的女子羽球選手蘇珊(Susan Egelstaff)直言:「擺脫走秀女郎的更大益處,比起一些人可能會少賺一點錢還更重要些!」(The wider benefit of getting rid of walk-on girls is a bit more important than a few individuals maybe losing a bit of money.)

今年 2 月,英國體育界開始反思運動比賽中「走秀女郎」的角色,引發贊成跟反對方的辯論。圖/cristiano barni@Shutterstock


體育賽事裡的性別平權路

我覺得兩方的言論都不無道理,一方是從時代跟平權思想的角度出發,另一方則從個人有自由選擇的權力出發,但究竟何者更「正確」些,恐怕見仁見智。另有民眾面對爭議,如此妙答:「現在講究男女平權,如果有走秀女郎的存在,應該也要性別平衡一下,允許運動比賽中有走秀男模的參與。」

平昌冬奧的朝鮮女子軍團,與英國職業飛鏢協會取消走秀女郎,看似兩件不相關的事情,其實都是運動及媒體對女性在運動場合所扮演角色的態度與見解。平昌冬奧上,部分媒體公然的接受與讚揚女性運用其美貌的「功能」,而英國職業飛鏢協會則開始反思其正當與必要性。所謂的「性別平權」在體育賽事中,恐怕還有很長一條路要走。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BNR Nieuwsradio YouTube 影片截圖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