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簽證不是問題、實力才是前提──脫歐後的英國,是否將失去海外人才優勢?

曾經,簽證不是問題、實力才是前提──脫歐後的英國,是否將失去海外人才優勢?

曾經,令人忌妒的英國職場

還記得我剛在英國上班時,好想把以前在一起上班的台灣同事,整組搬來在英國一同上班。在英國,我從事跟在台灣類似的產業與工作,只是預算更多、職責更重、發展空間也更大。

想到這些,不免有點忌妒英國職場,主要是意識到英國商業環境的發展廣度,以英國為基,跨足歐洲,放眼美洲非洲亞洲是很常見的,職場的舞台範圍也因此寬廣。

姑且用娛樂圈來當例子,說明我的感嘆:比如歌手有了知名度,愛黛兒(Adele)一躍成為全球知名的暢銷歌手;影集紅了,《新世紀福爾摩斯》(Sherlock)變成全球家喻戶曉的熱賣影集。職場舞台跟商業平台,從僅限於一個海島,變成屬於整個世界──這點真讓人忌妒。

而讓我感嘆的並不只是發展寬廣的舞台,更有職場員工在公司裡參與跟揮灑的空間。例如我的英國前主管離職後自行創立數位行銷公司,前年從英國跨足西班牙,開了分公司。分公司的設立原因,是有位西班牙員工,向老闆提出了實際的商業發展企劃案,評估後,這名員工就負責起公司開疆擴土的重責大任。員工揮灑的空間沒有界線,有機會甚至可以直接參與公司拓展的業務。

地緣、歷史與經濟優勢,佈局世界已成企業常態

我認為英國公司能夠在世界佈局,是基於地緣、歷史、經濟等因素的總和。

身處歐洲本就易於與歐洲國家往來,加上日不落的不列顛帝國歷史背景,跨地域佈局,可能已是慣性思維。在現代社會演變中,由於經濟規模與市場地位,募得的資金較雄厚,也較容意獲得專業人士的協助、複製 Know how 經驗,擴展商業舞台。

我上班的公司在歐洲各地都有據點,雖然以英國本土市場為主,但仍有機會轉職到其他國家。在英國上班的朋友,有人在跨境販賣全球的電子商務網站工作、有人在創投手機遊戲公司,遊戲暢銷無國界、有人是媒體代理商,負責某品牌的全球行銷策略。

勇於聘僱全球人才,吸引技術與資源

歷史跟地緣的因素無法輕易複製,但是人才跟專業經驗的傳承,卻以人為打造的成份居多,值得借鏡。

企業想和全世界做生意,需要來自全世界的人才,而世界各地的人才也嚮往英國的就業與生活環境,渴望在此工作。在市場需求與人才主動的一推一拉之下,彼此成全,互利互惠。

英國是個人力吸引機,像個人力平台的中心點,而非輸出國。在英國的企業勇於僱用全球人才,針對自己沒有經驗的業務,就避免硬撐蠻幹或是土法煉鋼,而傾向聘請有合適經驗與知識的人才,做出恰當的配置。

依此道理,因為人才踴躍,英國就業市場上是現實且殘酷的,沒績效、不適任就會被換掉,競爭壓力頗大。

目前為止,歐盟人士還可以自由的來去英國工作,非歐盟國民則需要工作簽證。工作簽證又分短期與長期,短期工簽以 Tier5 的打工度假簽證最廣為人知,長期工作簽則普遍是 Tier2 的公司贊助型簽證。

發出 Tier2 的公司需先向政府申請贊助員工簽證的執照跟名額,依規定條件刊登徵人啟事,招募員工時確認只有這位非歐盟的外國人最適任這個職務,且該職務符合辦簽證的條件,最後,再幫該位欲聘請的員工申請公司贊助的長期工作簽證。

簽證規定刁難排外?──有本事不怕沒機會

過去有一種說法,認為英國的工作簽證難度太高,是一種表面開放、實為排外的表現。或者說,它的「開放」,僅僅是之於歐盟國的國民,而非真的「鎖定全球」。然而,我認為英國對非歐盟工作者的簽證條件,雖有難度但並非刁難,當人才夠優秀、能夠創造產值,且符合英國產業發展的需求,取得長期工作簽證已不是稀奇事。主要的條件是人才的專業、資深階級的職務名稱跟相對應的薪水。

已經有很多例子顯示,許多台灣人先以打工度假的兩年簽證,在英國找到正職辦公室的工作,在諸如商品供應鏈的進口或資訊工程等部門,同時掌握業務與技術,並貢獻具體產值──台灣多的是優秀人才。

還有不少例子,是上班的公司原本沒有贊助長期工簽的執照,但因外籍員工的價值讓公司願意抱持開放心態,願意主動申請執照,贊助員工簽證。這種情況不僅代表公司對員工有足夠的信任,還意味著贊助簽證的費用,已經小於重新招募新員工的成本。

朋友任職的新創公司,一百多名員工就有 30 個國籍,大家背景不同,持工作簽證或其他居留權,同在倫敦為相同的職場夢打拼。這樣的公司文化是有拼勁且開放開明的,在倫敦這個跟國際市場接軌的地方,工作跟職涯發展,人人有機會、各個憑本事。

公投脫歐後,面臨海外人才危機

去年英國公投脫歐後,英國對歐盟人員的長期工作權尚未明朗、對非歐盟人員的簽證門檻繼續提高。當一個國家對外來工作者不友善,有心的海外就業者是立即有感的。

海外就業者之所以前往海外,通常會考量短期的利益,以及長期移居的權益,今年是近年來首見英國淨移民人數減少的一年,主要來自東歐的移民人數減低,與此同時,已有商業團體開始表達人力資源不足的疑慮。

脫歐後,已聽聞公司將採具體行動,移出英國,遷移到其他歐洲城市,之所以做出這個決定,人才招募也是其考量之一。

當世界各國都在搶人才,人才當然會往友善且良好的環境流動。公司尊重專業,人才需要舞台,兩方相輔相成產生正循環,而當一方態度大轉變,伴隨而來的可能就是負循環,所以政府態度跟政策的開放性,絕對是能否吸引國際人才的關鍵前提。

《關聯閱讀》
【英國脫歐現場:倫敦】「我們回不去了」──當Brexit成真,為什麼高學歷的年輕人高興不起來?
「關起門來的全球化」──五大重點看強硬脫歐,英國的下一步在哪?
英國、台灣大不同:社交與求職,別「誤觸雷區」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Claudio Divizia@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