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水電煤免費」,如今經濟「被殖民」──土庫曼將成為下一個委內瑞拉嗎?

過去「水電煤免費」,如今經濟「被殖民」──土庫曼將成為下一個委內瑞拉嗎?

土庫曼──一個大部分人看了地圖也不曉得在哪裡的國家。中亞比中東還要神秘,土庫曼尤甚。看看電視,打開報章,在國際新聞上出現這中亞國家名字的次數少之又少──這國家有何特別呢?

土庫曼自 1993 年起,免費向全民供應水電煤,其福利政策「超英趕美」,這反映了土庫曼的天然資源,除了能完全自給自足之外,亦不愁有用光的一天。

也因此,土庫曼的公共交通價錢低廉,筆者在 2013 年曾到該地旅遊,發現土庫曼的火車票定價極低,例如由首都阿什哈巴特到邊境城市 Turkmenabad 的 8 小時臥鋪車程,只需約港幣 25 元(初到境內的外國人是不可能成功購票的,需要利用賄賂車長的方式上車,但仍然用不到約港幣 100 元,以香港標準來說,十分划算。)

聽到國民免水電煤費很爽吧?然而,好景不常,現在單靠資源締造經濟神話的年代已一去不返。瀕臨變天的委內瑞拉、經濟衰退的俄羅斯,都禁不起國際油價市場的考驗,連中亞小國土庫曼也不例外。今年 10 月,土庫曼政府提出計劃,終止自 1993 年向全民供應水電煤的政策。

經濟結構過於單一、近年中亞地緣政治環境的轉變,加上能源出口市場過份依賴中國,使土庫曼的經濟安全泥足深陷。特別在中國近年「一帶一路」的官方倡議,把過往的能源外交由「量」提升到「質」的層次,亦即著重能源供應多樣化,使中國對一些「一帶一路」沿線的國家實施「經濟殖民」,加劇了對土庫曼經濟自主權的蠶食。

國際油價變動,「能源大動脈」功能降低 

繼俄羅斯、伊朗、卡達、美國、沙烏地阿拉伯之後,人口僅約五百萬的土庫曼為目前全球第六大天然氣儲藏國家。根據經貿研究網站(The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的數據,2015 年,土庫曼的出口總值為 89 億美元,其中,天然氣出口總值就達到 71 億美元,佔了 8 成!

更有甚者,土庫曼同年的國民生產總值(GDP)為 358 億美元,換句話說,單單是天然氣的出口總值就達 GDP 的五分之一,若把其他化石燃料出口一併計算,比起資源大國俄羅斯的七分之一還要高。土庫曼經濟結構的不平衝,充份反映在經濟數據中。

而在出口路徑方面,在中亞國家以外,基本上土庫曼只和三個國家有管道作天然氣出口,這些管道包括對俄羅斯出口的中亞中央管道(Centeal Asia Centre Pipeline)、對中國出口的中亞中國管道(Central Asia - China Pipeline)三條支線(Line A, Line B and Line C),以及對伊朗出口的 Korpedzhe - Kurt Kui 管道 (KKK)和 Dauletabad - Sarakhs - Khangrian 管道。這些「能源大動脈」對土庫曼的國家經濟成敗舉足輕重,而且依賴程度也因應時代,產生不同的變化。

例如在 2010 年代以前、連接中伊兩國的天然氣管道尚未興建之時,土庫曼便單靠在蘇聯時期遺留下來的中亞中央管道,出口天然氣到俄羅斯,或經俄羅斯再轉口至歐洲;在 2010 年之後,連接伊朗及中國出口的天然氣管道相繼落成後,土國的天然氣出口便從單靠俄國,逐漸轉為分配給俄、中、伊三個國家。

本來國際油價穩定,其出口多元化的功夫亦進行順利,使土庫曼經濟漸入佳境。但因為近年的國際油價變動及債務問題,令土國的天然氣出口步履蹣跚。

《經濟學人》指出:土庫曼的經濟困境與國際油價下跌呈現了正相關。國際油價在 2014 年時的每桶 115 美元,下跌至 2016 年每桶 35 美元的低位。而土庫曼在 2014 年以前坐擁 10% GDP 的財政盈餘,到了 2016 年,卻出現 3% GDP 的財政赤字;在經濟增長上,土國 GDP 由 2014 年以前每年雙位數字的增長,放緩至 2016 年的 6.2% 增長。

在經濟衰退以及財政狀況日差下,隨之而來的是貨幣眨值和進口價格上漲。與美元掛勾的土庫曼貨幣馬納特(Manat)的官方匯率,在 2016 年以前是 2.85 馬納特對 1 美元,但在 2016 年卻歷史性地調整至 3.5 馬納特對 1 美元。加上,糧食價格單單在 2015 年已經上漲了 28%

土庫曼單一的經濟結構,使國際油價變動對該國所造成的傷害,是對土庫曼的第一大打擊。第二大打擊,就是土國與他國的債務糾纏不清,以及地區形勢改變,使其天然氣出口多元化的工程落空。

圖/Darkydoors@Shutterstock


失去伊朗與俄羅斯兩大客戶,市場受中國制約

首先是土庫曼與伊朗的「交惡」。本身是天然氣大國的伊朗,因為國內天然氣管道及基建程度不足以把其國內豐富的天然氣貫通全國,因此在冬天嚴寒時,透過上述兩條管道向土庫曼進口天然氣,供應伊朗北部地區。

然而,阿什哈巴德政府因為伊朗國家天然氣公司自 2007 年起,拖久高達 18 億的天然氣費用,因此在 2017 年 1 月 1 日正式停止向伊朗供應天然氣。而後,隨著伊朗逐漸發展國內天然氣基建,以及在南亞這龐大的能源出口市場與土庫曼競爭,伊朗與土庫曼的合作誘引亦相對減少。所以,這位過往每年向土庫曼輸入高達 90 億立方米天然氣的重要夥伴,從此便離土庫曼而去。

另外,俄羅斯多次減少對土庫曼天然氣的進口。歐亞經濟新聞網站 Intellinews 指出,由於歐洲對俄國進口天然氣的需求放緩,使俄國把天然氣轉而直接出口到中國,間接令到俄羅斯從土庫曼進口的天然氣大幅下降。最後於 2016 年初,俄羅斯終止向土庫曼輸入天然氣,轉向烏茲別克購買──為什麼呢?

答案是天然氣的價格。2015 年,俄國向土庫曼天然氣公司(Turkmengaz)以每千立方米 240 美元的價格向土庫曼購買天然氣,這遠高於同期土庫曼向中國以每千立方米 185 美元出口的價格。基於經濟因由,俄國才轉向烏茲別克購買較便宜的天然氣。

失去了伊朗及俄羅斯兩大買家,嚴重打擊土庫曼的天然氣出口。

此時,土庫曼只剩下中國這個選擇。其實,早在土國與俄伊切斷天然氣貿易之前,中國已是土庫曼天然氣最大的買家。2015 年,土國對中國出口的天然氣總值,佔天然氣出口的九成半以上,由此可見其密切程度。

負責運輸天然氣的中亞中國管道運載量十分龐大:分別在 2009 年及 2010 年起用的 A 線及 B 線,每年可以運載 300 億立方米;2014 年完成的 C 線可以運載多 250 億立方米,而土庫曼負責運輸其中的 100 億立方米到中國。

到 2015 年尾為止,土國總共能夠向中國運輸 400 億立方米的天然氣,與俄羅斯的 40 億立方米及與伊朗的 50 億立方米比較,中國以外的市場顯得微不足道。

中國作為最大金主,滲透土國經濟自主權 

除此之外,中國亦是土庫曼最大的債權國。早在「一帶一路」計劃之前,中國已經無孔不入的滲透土庫曼的經濟主權,其中一個手段,便是中國「以天然氣抵債」(Loan for Gas)

2009 年,中國首次向土庫曼提供 30 億美元的貸款,發展在土庫曼的南約洛坦氣田 (Galkynysh);到了 2013 年,中國再次向土庫曼提供貸款,在同一油田進行第二期的開發項目。雙方達成了協議,規定每年在油田開發的 300 億立方米天然氣,須出口其中的 250 億立方米至中國。雖然中國貴為土庫曼的「出口貴賓」,然而扣除債務後,債築高台的土庫曼在這場交易中其實獲益不大。

除了「以天然氣抵債」之外,土庫曼的天然氣出口價格,一直被中國被壓制,遠低於市場行情。根據 Eurasianet 的數據,中國在 2016 年首 9 個月的進口天然氣平均價格為每千立方米 228 美元,在眾多進口來源國中,土庫曼對中國天然氣出口的價格最平宜,每千立方米僅為 185 美元。

到了 2016 年 6 月,其進口價格更跌至每千立方米 135─140 美元的歷史新低。這種價格差距,道出了土庫曼正處於下風,且被中國剝削的悲劇。

最後,中亞中國管道除了 A、B、C 線之外,本身計劃興建從土庫曼經烏茲別克、吉爾吉斯及塔吉克運輸天然氣至中國的 D 線,於今年 3 月被中國單方面無限期擱置。不少論者都認為這是由於中國對能源的需求放緩,令興建 D 線管道不合符經濟效益所致。

此舉除了令吉爾吉斯與塔吉克的天然氣「過路費」付諸流水之外,亦令到中國自「一帶一路」計劃進行以來,罕有地在中亞作出被動的經濟部署。但由於中國是土庫曼最大的金主,後者的經濟往往受制於中國對能源的需求變化,這過份依賴的經濟關係,令土庫曼失去自主權力。

土庫曼的著名觀光景點「地獄之門」。圖/shutterstock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中亞北韓」的轉型路

雖然土庫曼正為經濟及出口的多元化作出努力,但前路仍然十分悲觀。在 2015 年動工的土庫曼—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天然氣管道(TAPI),因沿路地區的安全威脅而令到管道建設與未來運行充滿不確定性;跨裏海天然氣管道(Trans-Caspian Gas Pipeline)的興建,又因為裏海主權範圍所屬問題,和在俄羅斯與伊朗的反對浪潮下,變得難以實行。

雖然土庫曼開始實行經濟多元化的政策,而旅遊業更是重點發展行業之一,例如近年大興土木,花費 23 億美元建造首都阿什巴哈德的新機場、近裏海的 Avaza 水上樂園渡假村、以及動用 50 億美元為今年 9 月舉行的 2017 年亞洲室內暨武藝運動會興建選手村等等,以吸引遊客。

然而,有「中亞北韓」之稱的土庫曼,旅遊簽證是出了名的嚴謹,可見政府無意對外開放,令旅遊業發展舉步維艱。在實行經濟改革的同時,又欠缺相關政策的配套,改革成效難免令人質疑。

土庫曼的經濟成也蕭何,敗也蕭何,「天然氣」和「中國」曾為土庫曼的祝福,現今卻是一條死亡公式。在近年中國「一帶一路」官方倡議對沿途中亞國家的經濟殖民之下,這個問題愈來愈嚴重。

昔日靠「食利」向全民免費供應水電煤的創舉,到今天已經風光不在,最近土庫曼總統正研究廢除這個經濟效率欠奉的政策。假如仍未能果斷進行經濟改革,焉知土庫曼會不會成為下一個委內瑞拉呢。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