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底牌的時刻──伊拉克庫德獨立公投,對現時中東大國關係的啟示

揭開底牌的時刻──伊拉克庫德獨立公投,對現時中東大國關係的啟示

身處於四面楚歌的伊拉克庫德地區,於 9 月 25 日順利舉行獨立公投,投票率高達七成二、支持獨立比率更高達九成三,結果毫無懸念。縱使在整個選舉過程中受盡千夫所指,總統巴爾札尼及庫德人依然毫不畏懼。

公投獨立,然後呢?

公投獨立,然後呢?伊拉克庫德人仍有獨立的希望嗎?事實上,今次的公投既沒有國際認可,也沒有約束力,只不過是人民授權了伊拉克庫爾德地方自治政府和中央政府進行談判而已。當然,伊拉克絕不會容許庫爾德人獨立。作為一個內陸國家,當公投完全抵觸了伊拉克、伊朗、土耳其及敍利亞等所有鄰近國家的利益,獨立之路自然變得步履蹣跚。

再加上,美國、英國等列強甚至是聯合國都認為時機尚未成熟,一致表態反對此次公投,唯恐一旦庫德獨立建國,將讓原本已經滿目瘡痍的中東局勢更加不穩,從而令伊斯蘭國再次崛起。

雖然看似大局已定,但在四處反對聲浪之下,庫德最後能否成功獨立,仍需要觀察宏觀的大國關係互動,及各國對此事件的態度,從中找到線索,而尚不可輕率地「蓋棺論定」。

對於這次公投,國際社會上的輿論基本上是反對的,但也不乏例外。

以色列:支持公投獨立,突破中東的外交困局

除了伊拉克庫德人的前途,各國對公投的表態是對現時中東局勢的啟示,與公投結果一樣值得關注。這一年來,繼卡達斷交風波、哈馬斯倒向埃及等大事件之外,此次公投亦是中東列強明爭暗鬥的角力場。

最為矚目的是以色列始終如一地支持伊拉克庫德人獨立。無可否認,兩國在歷史上的確有些友好的淵源,例如以國在1965年至1975年期間,曾提供當地庫德人武器及人道援助,以對抗巴格達政府,而當地庫德政府亦在海珊專政時期,協助不少當地猶太人逃回以色列等等。

若單純從戰略上考慮,伊拉克庫德人獨立對以國來說也是利多於弊。

第一,庫德人比較世俗化,在以國眼中是比較容易相處的盟友;第二,以國可打破在中東孤立的外交局面;第三,伊拉克庫德人可成為以國的戰略據點,抗衡伊朗等中東強權。

因此,以國出奇地成為了唯一支持伊拉克庫德族獨立的國家。

沙地阿拉伯:模稜兩可,欲支持但維持審慎保守

中東大國沙地阿拉伯對公投的態度,相對於以色列,則顯得模稜兩可。在公投前一個星期,沙地阿拉伯海灣事務部長 Thamer al-Sabhan 曾到訪伊拉克庫德地區首府艾比爾,與巴爾札尼會面。前者於席間只表達願意擔當艾比爾與巴格達的溝通橋樑,但對支持公投與否隻字不提。到了公投臨近之時,沙地阿拉伯才轉而勸巴爾札尼取消公投。

由此可見,沙地阿拉伯看到了伊拉克庫德地區獨立的外交契機,但同時間又觀望時態發展,保持審慎保守的態度。事實上,沙國與伊朗及土耳其已經不只是第一次對著幹。早在數個月前的斷交風波中,伊朗與土耳其這兩個傳統宿敵便已團結起來,協助被孤立的卡達抗衡沙國。

兩國與沙國明爭暗鬥不無理由:土耳其方面,總統埃爾多安近年雄心壯志,屢搶風頭,繼早前號召巴勒斯坦人湧上聖殿山抗議以色列,到最近為遭緬甸政府迫害的羅興亞人發聲,都顯示出有意與沙國競逐「伊斯蘭遜尼派一哥」的地位;至於伊朗,與沙地阿拉伯分別是傳統伊斯蘭什葉派及遜尼派的大國,自然互相敵對。

面對兩大敵人的團結,沙國不得不在中東尋找更多盟友。除了伊拉克庫德人是其潛在拉攏對像之外,最近亦流傳其試圖與以色列修補關係。

不少關注中東的媒體流傳:沙地阿拉伯王儲穆罕默德於本月初,破天荒秘密到訪以色列,拜見該國總理內塔尼亞胡。其後,當內塔尼亞胡被問及此傳言是否屬實,他只點答已經與阿拉伯世界達成了前所未有的合作。這種暖昧態度,反映了沙國與以國的關係產生了正面變化。

因此,以色列公開支持庫德公投獨立,沙國自然不會太對此高調反對。

俄羅斯:在兩方陣營中遊走,不宜高調表態

本文要談的最後一個國家,就是在舉行公投前未曾表態的俄羅斯。俄羅斯對待俄羅斯周邊(Russia's Periphery)的外交政策,一向慣用分裂的方式,建立與自己親善的政權,例如高加索的阿布哈茲、之前吞併的克里米亞及現在的烏克蘭東部。對俄國來說,表態與否是一個十分尷尬的問題。若公開反對獨立公投,這無疑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另一個影響俄羅斯不公開反對的理由,就是雙方之間最近的經濟來往。據中東媒體 Al-Monitor 透露,伊拉克庫爾德總統巴爾札尼的外甥兼總理內奇爾萬·巴爾札尼(Nechirvan Barzani)於今年 6 月 1 日至 3 日前往聖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與俄羅斯石油公司(Rosneft)簽訂了長達 20 年的石油協議:俄羅斯向伊拉克庫德地區購買石油,並會向其投資 30 億美元。

縱使地理上十分遙遠,但兩國在政治及經濟上的利益漸漸靠近。然而,若公開支持庫德獨立公投,無疑是得罪土耳其、敘利亞及伊朗等在中東的全部盟友。

為此,俄國要在同時間,恰到好處地盡量與庫德族及中東盟友們保持正常良好的關係。所以,直到公投前一刻,俄羅斯也不表態支持或反對伊拉克庫德地區的公投。直至到了公投後,才公開表態「在維持伊拉克領土完整的前提下,尊重庫德人的意願」。

獨立背後,一盤更大的局

這次的伊拉克庫德地區獨立公投,是中東列強再一次揭開底牌的時刻──對獨立公投支持與否的考慮,背後牽涉了複雜且微妙的大國互動。

誰公開支持,誰公開反對,背後的利益關係一目了然。若宏觀來看,伊拉克庫德地區最後能否獨立,與事件結果對中東大局往後發展之影響,顯得一樣重要。

《關聯閱讀》
祥和外表下暗潮洶湧的土耳其──被壓抑的庫德人
「青年是伊拉克的未來,夢想在不遠的以後」── 專訪 Ahmed Loqman Yousify

《作品推薦》
齷齪的政權、列強的背叛、虛耗的內鬥──爭取獨立的庫德人在想甚麼?
沙烏地阿拉伯也有「本地優先」?──當油價暴跌、青年失業,沙國勞動力將重新洗牌嗎?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thomas koch@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