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控制歐亞大陸,就能操控世界」(下):被主流媒體忽略的「裏海問題」,卻是大國爭霸的「制勝關鍵」?

「誰控制歐亞大陸,就能操控世界」(下):被主流媒體忽略的「裏海問題」,卻是大國爭霸的「制勝關鍵」?

前篇:「誰控制歐亞大陸,就能操控世界」(上):被主流媒體忽略的「裏海問題」,與其背後的「大國爭霸戰」

「裏海問題」的 4 大重點

一、界線的公平性爭議

首先,伊朗強烈反對以「等距原則」劃分裏海海底,因為在此原則下,伊朗獲得較少的裏海主權範圍。

根據《International Maritime Boundaries》的數據,與其餘 4 國相比,雖然伊朗沿裏海的海岸線佔整體長度約 18.7%,但如果按「等距原則」劃分,伊朗最終只會得到約 14.7% 的裏海海床面積,直接損失了 4%,十分不利。

所以,伊朗認為應根據「均等原則」(Equal Principle)劃分裏海海底,亦即每個沿岸國可得到 20% 的裏海海床面積,才較公平。下圖顯示了根據上述兩個不同原則所劃分的裏海,誰利誰弊,一目了然。

左邊是根據「等距原則」所劃的邊界;右邊是按照「均等原則」所劃的邊界。圖/Courtesy of Kaveh Madani

二、界線下的資源之爭

其次,如何為裏海劃界,也影響各國能獲多少蘊藏在裏海海床的油氣田。隨著前蘇聯加盟國獨立,需要發展石油及天然氣等資源經濟,裏海問題便緊迫起來。

哈薩克與俄羅斯之間也有資源爭議,但在 2000 年代早已透過共同開發爭議油氣田的方案去解決,現今只剩下亞塞拜然與伊朗、土庫曼之間存在著油氣田的主權爭議。

在亞塞拜然與伊朗方面,雙方一直爭論 Alov-Sharg-Araz 油氣田的主權誰屬。伊朗欲依「均等原則」劃分裏海海床的另一原因,就是能剛好使伊朗的主權範圍延伸至該油氣田位置,把它據為己有。

而在亞塞拜然與土庫曼方面,雙方主要爭議的地方是 Azeri-Chirag-Gunashli 油田。事實上,這爭議源自於土庫曼與亞塞拜然對以「等距原則」劃界的定義有異:土庫曼希望在北緯 40.2 度與對岸連接劃分中間線(如下圖),這樣就可以剛好把此油田歸入其主權範圍。因此,大家未就劃界達成共識,其實也與資源爭議有關係。

紅圈為土庫曼與亞塞拜然之間的爭議油田;藍圈為伊朗與亞塞拜然之間的爭議油氣田。圖/英國石油公司(BP)簡報,Azerbaijan Strategic Performance Unit September, 2009.

藍色部分為亞塞拜然,黃色部分為土庫曼。圖/Frappi, C. (2014). The Caspian sea chessboard: Geo-political, geo-strategic and geo-economic analysis. Milano: EGEA.

三、非裏海國與裏海國的能源合作

第三,「裏海問題」多年懸疑未決,比前兩個因素更重要的,就是俄羅斯擔心美國歐盟與裏海國家擴展能源合作,進一步削弱俄羅斯對周邊歐亞中央國家的影響力。

如上述提到,亞塞拜然已經有 BTC 石油管道,及其後又建立了南天然氣走廊(Southern Gas Corridor),把油氣輸往歐洲。除此之外,美國與歐盟多年來都有一個宏願,就是在裏海建設跨裏海天然氣管道(Trans-Caspian Gas Pipeline),協助土庫曼把海量天然氣出口到歐洲,以分散歐洲對俄羅斯天然氣的依賴,並削弱俄羅斯在歐亞中央的影響力。其實,這計劃並非新鮮事,早在 90 年代被提出,但其後因「裏海問題」未解決而胎死腹中。

起碼現時來說,若這計劃一旦成功,無疑是俄羅斯的夢魘。可是,筆者對此計劃不抱任何樂觀期望,原因無他:

第一,在「海底劃界,水面共享」原則下,理論上管道只途經亞塞拜然與土庫曼之間的海床,就不需經 5 國一致同意,但在實際操作上,俄羅斯與伊朗卻有機會以環境保護為名,以政治目的為實反對此項目。

第二,俄羅斯正與土耳其興建「土耳其溪」海底天然氣管道(Turkish Stream),將把俄天然氣從下路出口到歐洲,屆時土庫曼政府或會因競爭風險與成本問題卻步。

第三,由於伊朗再次面臨孤立,以及土庫曼有親近阿拉伯國家之嫌(詳見前文),所以最近伊朗拉攏土庫曼,重提能源合作(例如建議雙方簽署天然氣互換協議),或會令土庫曼獲更好待遇,而減少興建 TCP 的意欲。

四、非裏海國與裏海國的軍事合作

最後,亦是最重要的,就是俄羅斯與伊朗始終非常擔心非裹海國(如歐美國家)在當地的地緣政治影響力日漸俱增。無可否認,這些前蘇聯加盟國因欠缺技術與資本,而需要依靠歐美能源企業參與開採裏海油氣田,但這些經濟活動,早就受到俄羅斯警惕;真正最令俄羅斯與伊朗擔心的,是裹海國和非裹海國建立政治軍事合作。

今年 4 月,哈薩克國會批准讓美國利用該國阿克套(Aktau)及庫雷克(Kuryk)兩個港口,運送非軍事物資到阿富汗,以便當地美軍維持阿富汗穩定。

此舉並無軍事目的,卻使「美軍在裹海建立軍事基地」的傳言再次發酵。雖然裹海是封閉的海,非裹海國難以進入,但俄羅斯唯恐哪天惡夢成真。因此,俄伊無論如何在「裏海問題」與其他國家妥協,也堅持「水面共享」原則,不斷要求各國承諾遵守裏海對非裹海國「非政治軍事化」的原則。

結語:裏海是歐亞「陸權大國 vs. 海權國家」的重要壁壘

翻看新聞,「裏海問題」表面上愈趨明朗化:每 4 年一度的裏海 5 國首腦峰會,將於今年 8 月舉行,屆時將決定裏海的法律地位──看似即將解決的問題,其實仍有許多「眉角」。如前所說,即使確定裏海地位與體制,魔鬼依然在細節,俄羅斯絕不會輕易在「裏海問題」上掉以輕心。

對俄羅斯(或伊朗)來說,「裏海問題」是確保其歐亞中央領導地位,不受歐美等海權國家侵犯的重要壁壘之一。然而,自從蘇聯解體後,西方世界在裏海的地緣政治策略變得積極主動,欲與歐亞中央國家建立能源以至政治軍事合作,直刺歐亞心臟,以平衡俄羅斯的影響力,這其實與麥金德與布熱津斯基的戰略思維同出一轍。

「誰控制歐亞大陸,就能操控世界」,海洋終究是依賴陸地而存在,甚至連中國這個「外新月國家」近年也提倡「一帶一路」戰略希望分一杯羹。這場歐亞大棋局,未來只會愈來愈激烈。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knovakov@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