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交國減一再減一,還在「用錢換邦交」?該投資真正互惠互利的長久關係了

邦交國減一再減一,還在「用錢換邦交」?該投資真正互惠互利的長久關係了

編輯導言: 2018 年 8 月 21 日上午,我國外交部正式宣布與位於中美洲的邦交國「薩爾瓦多」斷交,而就在不到三個月前,我國才剛與非洲國家「布吉納法索」斷交──歷經邦交國「減一再減一」,目前台灣在全球的邦交國,僅餘下 17 國。本文作者舉台灣位於太平洋的三個邦交國為例,認為我們與各「邦交國」的關係,在中國的強力的打壓下,不該再只建立在形式上的「外訪」和單純的「援助」——而是應該認真研究雙方是否有互補的空間,並尋找彼此「互惠互利」的長久合作關係。

過去近 20 年來,不管誰當總統,或哪個黨派執政,我們的外交工作,都少不了例行的「元首出訪友邦」行程,和常被稱為「金錢外交」的各項補助、金援計畫。

但隨著中國在全球各地勢力增強,自 2000 年起,歷經兩次「政黨輪替」,我們仍陸續失去了大量的非洲邦交國——賴比瑞亞(2003);塞內加爾(2005);馬拉威(2008);甘比亞(2013);聖多美普林西比(2016)。

就在今日( 2018 年 5 月 24 日),布吉納法索也與我國斷交,我國在非洲的邦交國僅剩下史瓦濟蘭。或許也因此,現任總統的外訪重心,主要專注在於中南美洲國家、以及位於太平洋上的友邦。

但很遺憾的是,單純的「出訪」與祭出各項援助措施,並沒有辦法阻止中國持續運用其龐大資源「攻城掠地」──在蔡英文總統於 2016 年出訪中南美洲友邦後,我們亦陸續失去了巴拿馬(2017)和多明尼加(2018)兩個邦交國。

事實上,根據美國智庫 Pew Research Center 的調查,中國在中東、非洲、拉美,特別是在拉美區域積極投資、交流,當地民眾對其好感度已勝過美國,遑論與之少有往來的台灣。台灣可不能對中國常有不正確的認識──我們的媒體常常兩極報導,不是過分「歌頌」、就是過分「鄙視」──但千萬不要誤認為,中國的「銳實力」在世界其他角落都不受歡迎;他們的影響力,是實實在在的。

陸地小、人口少,專屬經濟海域卻極為巨大的友邦

去年(2017)年底,蔡英文總統亦出訪了 3 個太平洋友邦,分別會晤馬紹爾群島總統、吐瓦魯總督伊及總理,和所羅門群島總督及總理。不過看到媒體還是聚焦於「是否又提供了哪些金援」、「是否會『過境』美國」,「能不能跟川普總統的幕僚見見面、拍拍照、甚至再通個電話」⋯⋯等,對這次拜訪的國家,基本上顯然已經沒有興趣與著墨。

因此,我特別在地圖上找到這三個國家。

是的,他們的陸地面積確實很小,在地圖上面是幾個點般的存在,人口也很少──所羅門群島總人口不到 60 萬人、馬紹爾群島總人口甚至不到 6 萬人,吐瓦魯更是只有 1 萬多人。對許多人來說,或許就是些「無關痛癢」的小國。

但是仔細看其標界的國界,它們的領海與經濟海域面積均十分廣大。這讓我對這些國家在「專屬經濟海域」(Exclusive economic zone, EEZ)的面積,產生了興趣。

於是我搜尋「專屬經濟海域」,也就是 EEZ(Exclusive economic zone)的資料,找到了跨國學界海洋研究組織 Sea Around Us 統計的「專屬經濟海域」面積全球排名

排行在前面的國家,大都是傳統的海上霸權或大國:有點出乎意料我之外的,全球第一名是法國──法國本土沿海經濟海域不大,主要是因法屬玻里尼西亞(Polynésie française);克羅澤群島(Archipel Crozet);凱爾蓋朗群島(Kerguelen Islands)⋯⋯等分別位於太平洋和印度洋的海外領地之故。接下來則依次是美國、澳洲、俄羅斯、英國、印尼、加拿大、日本、紐西蘭。至於僅東、南面臨海的中國雖同為「大國」,專屬經濟海域面積僅排名第 33 名,甚至小於馬爾地夫(排名第 31 )。

重點來了:單以去年蔡英文訪問的太平洋友邦為例,在 EEZ 面積排名中,馬紹爾群島排名第 19 名,專屬經濟海域廣達 1,990,000 平方公里;所羅門群島的 EEZ 面積 1,589,477 平方公里,排名第 22 名; 吐瓦魯也有 749,790 平方公里,排名第 38 名。

而我們台灣呢?全球排名第 104 名──面積大約只有 83,231 平方公里,不到馬紹爾群島 1,990,000 平方公里的 5% 。

這些統計數字與排名,有什麼意義?

彼此截長補短,建立真正長期有意義的合作關係

可以思考的重點之一是:在面對我們所剩不多的邦交國時,更應專注於雙方可以「截長補短、大家一起賺錢」的,穩定而長期的合作關係;而非單方面的「給予」金錢或物資援助;「換取」所謂的邦誼。

如此一來,當彼此關係更加緊密、深化,而且擁有實際、互惠的產業合作後,外交單位也能避免國人長期批評「金援外交」、或將邦交國「拱手讓人」的兩難尷尬處境。

回到前述的案例:正因為這些龐大的經濟海域,以及他們漁業、海洋資源的潛力,所羅門群島大使館,非常鼓勵我國的漁業公司到所國從事「岸上營運」──例如有台灣的延繩釣船漁業公司,與所國的企業合作,在該國碼頭投資鮪魚卸載、加工出口區等業務,並且將漁獲加工出口到第三國 (大宗為日本) 共創商機。

不只所羅門群島,許多太平洋上的「迷你國家」,也都有這樣子的機會:

比方說馬紹爾群島,就是台灣鮪魚船、鰹鮪圍網的重要漁場,我國也在 2016 年與該國完成漁業合作協定。先前有個新聞:我國的漁船在太平洋搭救了兩名美國女子,原本還準備護送他們到中途島;而中途島,就坐落於馬紹爾群島的北方。

台灣的漁船船隊早已遠征、遍佈世界各大洋,這些互利的漁業經濟協定,對我們的海洋產業、漁民保護,與提升台灣形象(透過協定保障減少漁業糾紛),都是非常重要的。

2017 年 10 月,蔡英文總統出訪馬紹爾群島,與海妮總統會談。圖/flickr@presidential office CC BY 2.0

「只問好處」的關係無法長久,用更積極的方式看待台灣外交

其實,或許由於外交上的挫敗,很多人如今對我們的「友邦」仍不甚了解,更認為這些國家都是些「死要錢的窮國」加以鄙夷,或認為我們「根本不需要它們」。說真的,他們也沒非台灣不可,我們有些地方也需要他們的幫助。

這些國家不管多「小」,畢竟還是主權國家;在國際組織裡,不論聯合國也好,國際漁業、海洋、氣候變遷相關組織也罷,也都擁有席次與發言權。台灣與這些國家,仍是互相需要的。

如果我們認為所有維持邦交的事務都只是所謂「金錢外交」;只問「他們能給我們什麼」,而不問台灣作為一個經濟發展中上的國家,能為「彼此」、能為「國際」做什麼,國際上的其他主權國家,自然也可以對台灣做同樣的事。

任何長遠而友善的國際關係,都必須建立在互相理解、真正的經濟實質往來與互惠互利的前提上。台灣的陸地面積3萬多平方公里,我們是個島國、我們四面環海,這是我們從小到大每天琅琅上口的句子、像是念阿彌陀佛一樣的句子;但如果我們還是持續以陸權國家的心態去看待這世界的一切、如果我們把所謂的外交工作,只鎖定在對「大國」如美、中、日本等國的關係上,又或者我們用中國定義我們自己,用日本定義我們自己,「他們有 A 我們也要有」,那最後因為我們資源有限,玩他們的遊戲必敗,也反而是把自己的格局做小了。

太平洋很大、世界很大,台灣看世界的格局,也需要更大一些。務實,不要再務虛。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flickr@presidential office CC BY 2.0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