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可以只收考試高分的,組織萬萬不可」──《指揮官的條件》有感:那些台灣義務教育沒教的事

「學校可以只收考試高分的,組織萬萬不可」──《指揮官的條件》有感:那些台灣義務教育沒教的事

最近讀了一本好書,頗有感受,在此分享讀後心得,給各位讀者朋友參考:

這本書,是由日本前海上自衛官高嶋博視先生所著的《指揮官的條件》(指揮官の条件)。高嶋先生是日本海上自衛隊前橫須賀地方總監(相當於中將缺)──在「311 日本大地震」時,他負責指揮救援工作,特別是負責應對福島核電廠的災變。

本書當然提到很多關於「決斷力」、「領導力」的部分,但我特別喜歡其中一個章節──「學校可以只收考試高分的,組織萬萬不可」:

「人才」的定義,在新時代必須重新改寫

他提到,對於組織來說,招募人才是如今非常重要的大事。不論是組織、企業乃至國家,誰在新的時代能夠擁有最多的人才,就會成長。

但是過去,不管在日本或是台灣,對於「優秀人才」的定義,大概就只是針對智能、甚至是非常侷限的智能而論:如數學、物理學、化學、經濟學、法學、醫學⋯⋯等,那些所謂「有用」的學科。

換言之,在台灣你上什麼學校、念什麼科系,你的 IQ 成績多高,就是我們長久以來的「人才」遴選標準。至於在日本呢?雖然日本的各頂尖大學沒有聯招制度,但學校和企業也同樣重視學生入學考試時的偏差値

但是如果為了讓組織持續成長,只召集一種人才,並且把所有類似的人都放到同一個籃子裡,這樣要如何因應新時代中,瞬息萬變的挑戰呢?

在過去的時代,產業發展週期相對較久、面臨市場重大變化的頻率相對較低,或許還能透過特定領域「菁英齊聚」的方式,創造出競爭門檻或品牌形象(但實際上多數商管研究都證明,沒有多元性的企業,面臨市場變化時往往很快衰退);但如今隨著市場趨勢不斷變化,科技日新月異,「終身學習」的能力,已是企業和職場工作人,最需講究的生存技能。

而人有千百種:有些人的長才在於短跑的爆發力,有些人是在於長跑的持久力;有些人擅長戰略的規劃,有些人擅長戰術的執行;有些人口語表達能力強,有些人擅長幕後運籌帷幄⋯⋯如果一個組織中的大家都一樣,那又有什麼好彼此學習的、又如何能成長?

高嶋先生說到:「有些人總是表現穩定,有些人會在危機時刻充滿爆發力,當然有更多人不屬於上述任何一種,人才類型這是如此多樣──確保組織擁有各式各樣的人才,就是經營的鐵則。」

大家想想看,若把整個地球的所有生命視為一個「組織」──那麼不正是因為生物的多樣性(diversity),在面對各種最艱困的「外在環境」挑戰下,「生命」面對殘酷的天擇,才能不斷地演化,依然存在著?

圖/Kobby Dagan@Shutterstock

人才多樣化還不夠,更要有用「合作」取代「競爭」的思維

我們的國家在教育方面,總是針對「智能」、「智育」這一塊,投入最大的預算、最多的資源。反觀對於美術、體育,甚至是領導力、協作力、組織力、執行力、表現力等面向,卻總是每到有大型國際比賽,才開始表面性地重視。

在這樣長期「唯有讀書高」的價值觀下,對我們來說,一個人的價值幾乎在她/他考完大學的那刻起就決定了──所以我們也常常會聽到,所謂「文科不意外」、「野雞大學」、「沒讀書沒文化」之類的類歧視言語。這背後,更是一種「我高你低」、「彼此競爭拼比」的思維。

但是講這些,到底有什麼意義呢?每個人的生活經驗不同,生活環境不同,資源也不同,每個人看到的面向也肯定不同——足球人人都是前鋒怎麼打?籃球大家都是得分後衛 、會不會被電爆?──但如果彼此有不同特長的我們,在高度的共識與不斷彼此學習的前提下,組成一個團體、合作互補,就能夠截長補短、戰無不勝。

其實,這是國民義務教育時就應該要教的事情,但我們總是過度強調小範圍智能的「競爭力」,而不是「組織力」、「合作力」。

大家還記得出自《史記.孟嘗君列傳》裡的,「雞鳴狗盜」的典故嗎?其實這就是人才的「多樣化」,如果沒有這些所謂「不會讀書」的人來執行戰術,或是他們彼此互看不順眼、拒絕合作,孟嘗君早就死了。

「大器晚成」的機會

再來,每個人「成長」的時間點不同。前面提到的多是「橫向」的多元,其實在組織人才的培育上,同樣值得重視的,是成員們透過互相協作、學習,不斷成長、超越自己(與組織)限制的多元可能性。

高嶋先生也在書中提到,在他長年的指揮官生涯中,深刻的體悟:有些人就算曾在學生時代「脫離正軌」,卻有相當優秀的潛能。以前曾是所謂「沒出息不良少年」的人,透過不斷的磨練與自身的覺悟,在 40 、 50 歲時卻成為優秀指揮官的名將,大有人在。

大家不妨思考一下,為什麼我們總是把所謂的「學習、成長」,放在 18 歲之前「硬操」?我在學術與職場生涯中也遇過很多人,他們學習的斜率,其實不是非常的「陡」,但仍是持續往上的。一年、兩年, 10 年、 20 年過去,這些人持續不斷的成長;反觀也有「小時了了」的人,在取得頂尖名校學歷之後就停滯不前──正如「龜兔賽跑」的預言一般。

那試問,到底誰才是「最優秀」的呢?要在什麼時候去評定?

最後,我特別喜歡這位艦長、海軍指揮官,在其中一個章節裡面所說的:「在晉升部屬的時候,我一定會說這麼一句話──榮譽,有三分之一是依靠你本身的努力而來;另外的三分之一,是與你共事的同事、幫了你許多忙的部屬,還有你上司的領導;最後剩下的三分之一,要感謝你的雙親,和你的家人。」

我們都該好好重視教育的價值、成長的目的、合作的意義。畢竟,這才是一個人、一個家庭、一個組織、一個企業乃至一個國家,真正的「成長要件」與所謂的「競爭力」來源。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akiyoko@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