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怕被人酸,富二代就是該花錢──只是,請把錢花在「對的地方」上吧!
圖片

台灣經濟成長停滯、貧富差距不斷擴大,「富二代」、「富三代」們動輒一擲千金的高消費,看在許多受薪階級的朋友們眼中,時常感到不快,更常招致批評。

然而,在同時間,對於富人和資本家來說,台灣資金氾濫、但缺乏目標可以投資,也幾乎是每一個財金專家琅琅上口的「金句」。

近幾年,由於聲稱「沒有好標的物」,幾乎手上有閒錢的台灣富人,大都習慣把資金放在豪宅、商辦店面等「無法被貿易」的國內房地產上──按照財經界的定義,這些均屬於不能在國際市場中自由貿易的「非貿易品」

兩種富二代

至於所謂的「富二代」、「名媛」們,大概可以分為兩種:一種就是拿著大把鈔票,購買高級地段房產、別墅,進出高級酒店開各種趴,進出皆是高級進口轎車,佩戴著各種外國品牌商精品。

這種花錢的方式,與前述相同──就是將資金消費在「非貿易品」,以及購買外國進口的精品與服務上。

其造成的結果就是,由於對非貿易品和外國商品、服務的需求升高,相關產業的商品價格、從業員薪資都一併提高──

豪宅交易推升房價上漲,進口名車銷量提升卻從不降價,國際精品越來越貴,高級餐廳、娛樂場所消費驚人。

同時,房仲業、進口車商需要更多銷售人員,國外知名品牌需要更多行銷人員,甚至連酒店等聲色場所,都開出高薪徵求更多幹部和從業人員......

需求提高商品、服務價格與從業人員薪資,是經濟學供需原理下的鐵則。但因為這樣的消費趨勢,造成台灣許多本土的其他產業,如工業、農業、甚至新創產業的可能人力,皆轉移到上述的非貿易型產品/服務業之中。

消費當然是個人選擇,然而長此以往,國家可以出口的產業、服務下降,也導致我們整天說的「產業升級」難度增高:下一個產業、新創產業、產業多樣性,通通會受到影響。

「不敢花錢」的另一種富二代

另一種富二代,則是「上進、具社會責任」,或者說「高度在意社會觀感」的富二代。

因為近年台灣經濟景氣不好,媒體常動不動就找幾個富少開刀,用力「酸」他們的身世和消費行為,網友們也群起攻之──這些人被行徑乖張的富二代、「土豪哥」們連累,不但完全不敢花錢,有人還為此跑去跟著人家打工、端盤子,刻意想要「從基層爬起」。

但是,凡事過猶不及,何必這麼在乎別人對你的評價呢?

猶記得過去 90 年代左右的台灣,像是流著奶與蜜的應許之地,只要肯努力都有錢賺,那個時候,大家誰還管你過得如何、怎麼消費,自己過得好就好──

為什麼如今出身富豪或甚至只是小康之家,就像是背負著「原罪」,不但所有成績都常被視為「理所當然」,甚至連日常生活都必須刻意低調度日,才能避免批評?

「為富不仁」或「酸民仇富」,恐怕都只是反映了如今時代的現實──因為國內經濟動能衰退,階級流動僵化,然而富裕階級的投資或消費行為並沒有辦法幫助整個大環境解決上述問題,甚至製造更多問題,才是關鍵。
 
台灣需要敢投資、願消費在「對的地方」的富二代
 
所以,我在此想對這類「具備社會責任」的富二代喊話:

請各位成為讓台灣社會更好的動力,富二代就是該花錢──但請投資或花在能夠自由貿易、具國際發展潛力的台灣商品與服務上。台灣經濟需要循環,資金必須集中在有價值、可交易、能累積的本土商品與服務上。

而這些商品與服務,倒不一定非得是所謂的「高科技」產品(如手機平板之流)不可。台灣其實有許多具備國際水準的精品,值得更多關注與支持:

比方說,在國際獲得許多獎項的威士忌、台灣研發製造的紡織精品、行銷世界的高階單車、匠心獨具的餐飲服務、無數本地設計師各有特色的文創精品......

這些東西不是「高科技」,但同樣需要高技術,同樣需要內需市場的率先支持,同樣需要有高品味和高消費實力的買家,經過精挑細選後擇善固執,讓台灣本土的廠商能夠「良幣逐劣幣」,致力於透過提升品質、建立品牌以賺取更多利潤,培養進軍國際市場的實力。

還記得前美國第一夫人蜜雪兒一襲吳季剛的禮服嗎?媒體的鎂光燈聚焦在名人或富人上,是無可改變的現實,但與其為了怕被酸而不敢消費,既然經濟能力許可,何不大大方方地反過來利用這個效應,將錢花在高單價、好品味的台灣品牌上,讓更多人知道?

只要投資時間、資源以及心思在具有生產性,並有可貿易性的商品或服務上,其實台灣每一個產業,都有機會成為「明星產業」──供給與需求互利互惠,追求品質提升的本地廠商能夠獲得更好的利潤做為報酬,並且回饋在員工薪資上,整個社會也就建立起良性的循環。

屆時,「領風氣之先」的富二代、「名流名媛」消費者們,自然更無須擔心因為「花太多錢」消費而被批判、被狂酸。
 
對了,其實台灣還有最差勁的「第三種富二代」:貌似企業家,但其實是靠著家族政商關係、利用特許行業違法犯紀中飽私囊、刨山毀林的那種。這種富二代非但沒有增加任何價值,還毀掉國家資源,最不可取,不列入此篇文章討論。
 
從「富二代」到有社會責任的企業家、慈善家
 
最後,真誠的希望財富流動──台灣不需要假裝省錢的富豪,而是要創造讓富豪能夠回饋社會,增加影響力的方式。

美國的許多企業家、富可敵國的大富豪,例如伊隆馬斯克、馬克祖克柏、巴菲特、比爾蓋茲等等,儘管也有著部分爭議,但為何能夠獲得相對多數美國人、甚至外國人的尊敬?

不是因為他們「不花錢」──而是因為他們多將錢投資在具有生產性、未來性(且承擔創新風險)的公司上,除了讓自己和股東賺錢之外,也促進了美國產業的升級。同時,他們在成為鉅富之後,多樂於透過基金會等形式回饋社會;或將個人的財富投資於下一波具有潛力的新創公司中,加速社會的發展與進步。

台灣也是一樣:讓具備社會責任感的「富二代」,真正成為「有社會責任的企業家」、「有精準眼光的天使投資人」或「積極回饋故鄉的慈善家」,那怕只是透過日常消費,間接促進台灣產業的升級與轉型,讓台灣的中產階級人數能夠增加,對於「富二代」和「一般人」而言,絕對都是雙贏的局面。

所以,我想再重申一次:有錢的企業家、富二代們,不要因為怕被酸而刻意低調度日了。勇敢消費、大膽投資在有生產性、未來性的本地項目上吧!

相信當良性循環建立之後,歷史和社會,也終將會給這些幫助台灣增加創造性、生產性的人們正面的評價。

《關聯閱讀》
台灣最敢花錢的世代是4年級,中國最敢花錢的世代卻是80後──我們該羨慕他們嗎?
中國富二代與美國流浪漢──他們如此極端、卻又如此相似
高築的階級之牆──我們只能尋找大門尚未關起的城堡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作者大頭照

陳冠廷/格裡台灣 ‧ 格外世界

陳冠廷,生於 1986 年,台灣人。
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校區學士、東京大學公共政策研究所碩士。
曾任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人口問題研究所訪問學者、野村總合研究所助理顧問,非洲烏干達 KOKO FARM AFRICA CO., LTD.創辦人,及 FEI 美國費德智庫共同創辦人。
現為民報、SOSreader、換日線專欄作家,其他文章散見於天下獨立評論、科技新報、Ketagalan Media 等平台。
臉書專頁:陳冠廷 格裡台灣・格外世界
文章訂閱:格裡台灣,格外世界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