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生什麼事?」──「從小被一顆顆嘉義土豆養大」,如今他致力讓 60 年老牌加工廠不再寂寞

「花生什麼事?」──「從小被一顆顆嘉義土豆養大」,如今他致力讓 60 年老牌加工廠不再寂寞

許多人都知道,台灣有很多農產品在經過加工之後,不僅保存期限延長、附加價值上升,對廠商實際的營收與獲利貢獻,也可能有大幅度的成長──例如「鳳梨」酥、「芒果」乾、「珍珠」(木薯粉)奶茶⋯⋯等等,都是如此。

不過,在農產加工的領域中,要如何在各大既有品牌、強勢通路與既有商業模式中,力求「轉型突破」與「創新」,以拓展更多商機?當中所需的學問和努力,可一點都不簡單。

本次訪談的對象余順豐農產加工廠第三代──余兆豐先生,就是致力讓傳統農產加工廠「轉型升級」的代表性案例之一。

余兆豐先生。圖/陳冠廷 攝影

傳統加工廠的困境:就算訂單量大,獲利仍常「看天吃飯」

余順豐農產加工廠位於嘉義縣東石,已由余家三代共經營 60 餘年。主要業務為花生分類加工,是典型勞力密集、原物料加工的「傳統產業」。在多年來的穩固經營下、走過產業淘洗,如今余順豐加工廠已是許多知名食品、餐飲品牌的主要供應商;每年更以約 2,000 公噸的供貨量,穩坐國內花生原料供應商的龍頭地位。

但問起余兆豐這家老牌食品加工廠的未來,他仍說到:「必須要積極轉型,才能帶給我們自己和與我們合作的農民們,更好的生計──否則即使訂單看似穩定,仍難以避免『看天吃飯』的問題⋯⋯。」

為什麼「訂單穩定」,還會「看天吃飯」呢?答案與今日「牽一髮動全身」的全球貿易情勢有關:

他舉例,好比近來雖是「中美」貿易戰,卻也間接衝擊到「台灣」農民與農產相關產業──美國櫻桃過去在中美貿易順暢時,(在台)價格始終穩定;但最近貿易戰開打後,櫻桃「在台灣的價格」卻馬上崩盤。這是因為進口中國的關稅增加了,盤商必須立刻將這些櫻桃搶售到其他國家、地區,所以櫻桃價格在台灣被殺到破盤。

但此影響更當然不只限於「櫻桃」本身而已:由於消費者大買超便宜的美國櫻桃與相關加工品,自然排擠到其他農產品、農產加工品的銷售;甚至進而影響各大品牌、通路的產品策略,此時台灣各農產、加工商品的價格,除非自己有穩固的市場支撐,必然會受到衝擊。

另外他也觀察到,台灣本地的市場機制也很常被破壞:如大家容易在某些農產品熱門時,所有人一窩蜂地「搶種」。造成某些農產品一下收成太少、一下收成太多,最終價格崩盤的現象。

打造自有品牌、首創「花生觀光工廠」:積極轉型,打開多元的「花生」商機

因此他認為,台灣農產相關行業:不論是第一級產業的農民、或加工業者,都應該更積極思考將產品「品牌化」的模式:用穩定的「量」加上有口碑的「質」,創造更穩定的收益來源,也才能避免「看天吃飯」的宿命。

余大哥本身在日本唸過書,也經常去日本與農產相關業者交流。對於日本從「農產品本身」──例如「夕張」哈密瓜、「青森」蘋果⋯⋯等;到「農產加工品」如「沖繩」黑糖、「京都」野菜漬物⋯⋯等,不只「品牌化」,甚至已經「精品化」並國際知名的成功模式,自是十分熟悉。

而這樣真正有利地方農友創造穩定收益,更能避免遭農產運銷通路壟斷的模式,也正是值得台灣相關業者學習的。

因此,在他和父親—余順豐董事長余仁聖共同努力下,這個 60 年老廠,開始致力研發自有品牌產品、開設自己的「官網」,推出例如:台灣味十足的「花生膜茶」、「特殊包裝花生醬」、以及各種以新穎方式行銷的裝袋花生等等。

這些自有產品雖不若大品牌知名,但在當代網路口碑的效應下,仍創下超乎預期的銷售佳績,甚至成功外銷到日本、中國大陸等市場。

余兆豐更自己寫企劃案,說服父親和向地方政府提出申請,成功在嘉義成立全國第一家「花生觀光工廠」。致力於推廣嘉義在地的花生產業及文化,也創造了過去沒有的「觀光收益」。

「我是他們用一顆顆花生養大的」

留著招牌鬍子的余大哥外表粗獷,內心卻十分感性。他常說自己其實就是爸爸、叔伯、祖父輩們「用一顆顆花生養大的」,赴日唸書後回鄉、回家工作,他希望自己可以讓不只是「自己家」,更能讓老員工們的家庭,都可以過上更好的生活。

「從幼稚園的時候,我就看著阿公、阿爸和與他們年紀一樣的阿伯阿嬸們,一起坐在這(生產線上)挑花生了;現在他們很多還在這裡⋯⋯」余兆豐說,但如今隨著市場和產業變化,越來越少年輕人回鄉工作,更不用說做的又是傳統的「農產加工」產業。

但他認為這不是因為台灣年輕人「不願回來、不願吃苦」;而是產業必須積極轉型,讓生意不只是「穩定」,更要有「發展性」、「未來性」,年輕人也會覺得讓台灣農產品能透過在地品牌被世界看見,是件有意義的工作。

他並指出:目前,政府透過「補助農民」以及「產銷回報」的方式──即政府要求農民告知本季農作要種多少量、面積多大等以作「調控」參考,可能都無法真正改善在地農民們的生計。包括農民與強勢通路的資源不對等、農民的回報狀況不一定精確,都是極大的挑戰。

這反而是在地加工業者可以協助的地方:將這些農產品加工後、製造出穩定的數量,同時也透過自有品牌和積極行銷提高售價、增加保存期限,做出有地方特色的口碑,這對穩定增加農民的收入,有很大的幫助。

政府要做的,不是上對下的「給予」,也不是「告訴農民該做什麼」,而是營造出健康的環境,協助農民的辛勞有更好的報酬。

另外他也提到,以前「農會」與「合作社」往往有點競爭關係,但兩方也可以進行分工合作、共創雙贏。如過去農會都是「委外加工」,但其實可以就近委託地方合作社擔任「加工」的角色,之後再以聯名的方式行銷出去──對兩方來說,都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這次拜訪加工廠,學習到非常多。也很謝謝余兆豐大哥的分享,讓我們透過加工產業,看到農產品可以有這麼多在行銷上的創新及各種合作機會,創造不一樣的出路。

花生醬。圖/陳冠廷 攝影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陳冠廷 攝影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