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外交的無名英雄:「不求光環、沒有資源,就是做」──但我們除了「感動」,更該正視問題

台灣外交的無名英雄:「不求光環、沒有資源,就是做」──但我們除了「感動」,更該正視問題

離開烏干達已經 4 年多,前些時候,再次跟許久不見的林政良先生見面。過去我在非洲開農場(KOKO FARM AFRICA CO., LTD)時,林會長給予我很多指導和幫忙,到現在還是點滴在心頭。

林政良先生曾任烏干達台商會會長,現為名譽會長。長年以來他在海外經商的同時,總默默地為故鄉付出;只是為人低調謙和的他從不追逐媒體光環,因此較不為國人大眾所知。少數的例外是,或許現在還有人記得:一年前因為他的居中穿梭、協調,奉獻自己個人的資源,促成一度不能參加世大運的烏干達選手,能夠順利來台。

這個故事因為筆者撰文投書網路平台,意外獲得各大媒體的轉載與跟進報導,讓他的義舉為更多人所知──也讓更多人明白,不是所有的海外台商都是「賣台慣老闆」、「商人無祖國」;甚至在很多時候,這些在海角天邊默默耕耘的台商,才是台灣外交的最大功臣。

今天,我想要談談林會長,再多說說幾個關於他的真實故事:

為台灣志工自掏腰包、張羅醫療資源

林會長的「事蹟」,其實非常多。

例如之前在台灣有位志工青年,在烏干達因為瘧疾病倒──他在醫院陷入昏迷,情況非常危急。然而在烏干達,沒有完善的醫療設施,下呼吸道感染(俗稱感冒)都有可能致死。當地醫生表示只能空運、送到鄰近相對有較佳醫療環境的肯亞救治,才有機會。

當時,這位志工在當地的唯一一位友人,竟不知道這位志工家人的名字,亦沒有其家庭成員的聯絡訊息;也因護照上的緊急聯絡人資訊並不完備或有出入,無法連絡上。醫院表示,空運到肯亞,需要折合新台幣約 20 萬的費用,且只收現金。

但人命關天,在跟時間賽跑的情況下,林會長一得知此事,立刻決定解囊相助。

會長和他夫人,平常在烏干達並不會放那麼多現金,畢竟烏干達雖整體治安在非洲而言並不算差(重大暴力案件不多),但竊盜、強盜案件還是挺頻繁的。

然而想要寫支票給醫院,醫院卻因可能過去有很多人「賴帳跳票」,拒收──最後,林政良會長連夜奔走東拼西湊下,還是用現金代墊。

後來,因為空運肯亞,多載一個人沒差,那位友人也決定陪同坐上飛機──到肯亞下機時,也病倒了。不過,這是後話。

一個台商會的會長扮演這麼吃重的角色,而且沒有任何人給予嘉奬、給予資源,就是做。

棒球教練

還有一位台灣人,在烏干達擔任當地學校的棒球教練。也許人到中年,加上當地醫療衛生條件不好,也或許因為有痼疾在身,有天身體不適、突然就走了──由於他同樣沒有留下任何的聯絡資訊,周遭朋友也不知其家庭背景,又是一個棘手難題。

林會長一開始先打給外交部,尋求協助。外交部表示會協尋。然而,烏干達當地的習俗是逝者隔天就要下葬,當然沒有辦法即時協助。會長因此主動與學校交涉,希望至少要讓家屬看到最後一面──因為這是台灣人的習俗。

最後,會長還是透過自己在台商會的網絡,透過棒球協會,終於及時聯絡到相關家屬。這位教練,現在安葬在烏干達的校園裡。

再一次,包含冰櫃、儀式的費用,需要的協助,也還是都由會長義務幫忙張羅、墊款與處理。

還有一位台灣人,在烏干達擔任當地學校的棒球教練。圖/Shutterstock(圖非當事人)

擔憂南蘇丹的「熱血青年」

蘇丹內戰許久,位於烏干達北邊的鄰國「南蘇丹」(Republic of South Sudan)在 2011 年終於獨立。但仍內外衝突不斷,更被各國際組織視為高危險區域,脆弱國家指數(前身為失敗國家指數)長年高居全球第一。

現在南蘇丹的狀況,依舊高度不穩定──但與蘇丹不同,南蘇丹信仰基督教的人口較多,所以台灣有一些優秀、熱血的青年,會透過民間教會等非政府組織的系統,進入這個國家,擔任志工、服務當地需要的民眾。

這點就「精神」來說,是非常值得敬佩的,台灣需要更多願意承擔風險、拓展我國外交的年輕人──然而,該國仍有許多地方至今仍是高衝突區域,有著對未經完整訓練、深明當地狀況與做好準備的「一般人」而言,過高的風險。

林會長由於陸續聽聞、實際協助過幾次這樣的案例,在這次會面中,特別希望我幫忙宣導,要台灣的青年們注意自身安全,「非洲許多地方絕不比台灣,一定要有萬全的準備再談出發。」

事實上,我國在南蘇丹、烏干達、盧安達、蒲隆地(Republic of Burundi)等東非各國,並沒有設立任何外交辦事處。唯一半官方的只有貿協,在肯亞有設點,但是也只有一名台灣駐員。 

就算有,以我國的外交實力,也是鞭長莫及(我國目前在非洲各國的外交、事務,除僅存唯一邦交國史瓦帝尼外,多由駐南非共和國台北聯絡代表處兼理)──因此與其到時候出事了才做補救,應該要有防範措施。包含事前輔導、訓練,還有建立應變機制等。

「義舉」不該是常態;「走出去」要更多準備

有不少人說,聽完關於林會長、或各地台商「默默幫助海外台灣人」的故事後非常感動。

我也時常為這樣的故事動容,但我們不應該「只是」感動──正視台灣目前外交的處境,從自己「願意」且「能夠」的地方多盡一份心力;同時在任何「拚民間外交」的行動之前,多一點考量、多一些事前準備與認知,才能避免讓自己、甚至家人朋友與素不相識的台灣人,為此焦頭爛額,甚至陷入困境。

若大家能更關心台灣外交的艱困環境,多方給予政府相關單位更多「實際而非空談謾罵」的監督、建議與鼓勵,將資源投入在更重要的地方;也才能避免「善心台商義務兼大使」這樣的非正規途徑,反而時常成為國人在海外遇上問題時的解決之道。

當然,也希望關於非洲部分地區的現況,包括當地資源的匱乏、到高風險地區從事服務的風險與應有準備、以及外交實務上的難以顧及⋯⋯等等資訊,不要再由會長一個人負責宣導了。

所以我把這位義人的故事,再次分享給所有人。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烏干達台灣商會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