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真談談「又老又窮」的意義

認真談談「又老又窮」的意義

最近因為某候選人的「高雄又老又窮」發言,讓這個字成為熱門詞語。在此希望能不要陷入政治口水戰,但藉機談談怎麼看這四個字,對一個地方或國家的意義,與背後的邏輯:

從「窮而不老」開始,社會發展的不同階段

首先,決定一個地方的「窮」與「老」與否,國際上的標準,主要看的指標是平均壽命、高齡人口( 65 歲以上)比例和人均所得。

在所謂的未開發國家,有許多民眾是「窮而不老」:比方說過我曾待過的烏干達,當地平均壽命是 59 歲,可說相當的「年輕」;但人均年所得只有 600 美元(約新台幣 1 萬 8 千元),非常的窮。

稍微發達一點的非洲國家,例如南非,平均壽命是 62 歲,人均所得有 6,000 多美元,不老卻也不算富有;至於曾經歷過戰亂、大屠殺的盧安達,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在 1993 年的平均壽命,只有 27 歲。

人能夠有機會「活到老」,首先要克服疾病,比方說瘧疾、愛滋病,還要克服戰亂、以及其他人類自己製造的愚行如:大屠殺、種族紛爭等。

對於許多開發中國家,像是部分非洲國家,這是第一個關卡。

「又老又窮」的下一步

再來,就是所謂的「又老又窮」。

比方說在中國,就有「未富先老」(growing old before getting rich)的情況。日經新聞曾指出:「 2015 年,65 歲及以上人口的比重(即老齡化率),世界平均水平為 9.79% ,不包括中國在內的『欠已開發國家』(less-developed   countries)平均為 6.23% ,中國則高達 10.94% 。

面對這種『未富先老』的特殊國情,中國必須從兩個方面應對挑戰:一是深化經濟體制改革,提高潛在增長率,解決『未富』的問題,二是調整人口政策和健全社會保障等相應制度,採取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行動,解決『先老』的問題。」

此時看的,是「平均壽命」提高之後,一個地方是否能「製造」(生育)或「吸引」(人口淨移入)更多的年輕族群,解決高齡化人口比例過高問題;同時藉由種種(如社會福利)政策,讓老齡化族群的照顧和國民所得均能成長。

這時,就會進入下一個階段:就是「老,但不窮」,比方說日本。

儘管經歷過所謂失落的十年,日本整體的生活品質、退休機制也不見得完美,甚至有「下流老人」(日本社會學者藤田孝典所提出)拒絕申請補助、老後破產等問題,但是比起其他陷入高齡化問題的開發中國家,日本的狀況相對仍算比較好的。

因為選戰白熱化,高雄遭嘲諷是經濟衰退、人口外移、「又老又窮」的城市。圖/王浩宇

不老不窮之國,世間並不多見

最後,才是我們所希望的「不老、不窮」的烏托邦:老人在良好的醫療、社福體系照護下,到生命的最後階段才失能;並且有足夠的資金,去支持他們度過最後的人生。而整體社會則因源源不絕的外來人口或良好的人口規劃(並非因為最前面所說的戰亂、病痛降低餘命),讓整體社會不至過度向高齡化傾斜,且能創造強勁的經濟動能。

這是理想中的目標。真正達到的國家實在稀少,勉勉強強我們可以把北歐福利國算進去;若以地方(如城市)來說,則會在不同的條件下,對(國)內外產生吸力或推力——城市的機能是多元複雜的,它吸引到的人才也會因為國土的規劃、國家產業戰略的佈局不同而有變化。

就像是美國的農牧大州德州,卻因為 NASA 而能吸引到航太人才;而加州矽谷則是因為科技、網路、新創產業的發展,如今能夠吸引到全世界相關的人才。

人口組成的思考,不能「倒果為因」

回頭看看我們台灣:整體資源就是這麼多,人均所得水平只有日本的一半、瑞典的一半不到;我們繳的稅金也沒有北歐、或者其他的福利國多。

另外,國民會依照他們的職涯需求去他們想要工作的地方工作、去他們想要休閒的地方休閒、去他們想要生活的地方生活,這是自由的國家、自由移動的世界中,必然出現的常態。

因此,有些地區被評為所謂的「又老又窮」,事實上這要放在正確的脈絡中,知道自己在和何時比、或和何地比;同時這與國家過去的戰略佈局及產業規劃有關,不能直接倒果為因。

談到這些問題很好,這是台灣能夠就政策、就整個國家來規劃走向的最好時機——但別只是停於「到底台灣是不是又老又窮」這種問題的口水戰上。我們不妨藉此認真談談國家的產業佈局吧!

負責任的政治人物和公民社會,應該要在這時候重新規劃下一個十年的國家戰略,看看能不能集思廣益,讓台灣這個國家,先走向真正「老而不窮,老而健康,老而幸福」的這一天,進而趨近「不老不窮」的烏托邦才是。

執行編輯:莊承憲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enlioQ@ShutterStock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