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靠雙臂與輪椅橫跨全美,無懼大廠「已讀不回」──他高齡創業,要為病友設計最貼心的輔具

曾靠雙臂與輪椅橫跨全美,無懼大廠「已讀不回」──他高齡創業,要為病友設計最貼心的輔具

俗稱「小兒麻痹」的脊髓灰質炎(poliomyelitis),曾在 1950-60 年代肆虐台灣。

之後,隨著疫苗接種日漸普及,台灣自 1992 年以後,已達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根除標準,幾未再出現過任何病例──也因此,年輕一代的台灣人,多半沒見過同輩受到小兒麻痺侵擾之苦。

只是, 當年台灣小兒麻痺大流行時,整個世代的患者們儘管克服了病魔和行動上的不便,如今卻隨著年紀漸長、紛紛來到了 55-70 歲的中高齡,過去勇壯的身體不再,更容易出現所謂的「二度身障」問題──

根據衛福部統計,台灣至少有 4 萬至 10 萬的小兒麻痺人口,如今倖存的患者多數因為進入中高齡,開始出現所謂的「小兒麻痺症候群」(簡稱PPS),出現關節疼痛、肌肉痠痛、耐力減退與較易疲勞等等症狀。

過去,長輩患者們的身體就算嚴重不便,許多時候靠著普通輪椅,或「以手代腳」的方式,仍能活動無礙──但到了 60 多歲的年紀,手臂肌力衰退、加上併發症,不可能像年輕時一樣,於是再次陷入若無人協助便「動彈不得」的困境,需要提供「進階版」的輔具,才能協助他們自由活動。

他們的處境,誰來關心?

同為小兒麻痹病友的張重生先生,是其中之一:

拿自己做實驗提供輔具建議,卻被國際大廠「已讀不回」

髮色由黝黑轉為銀白的張重生先生,是力抗小兒麻痹,打出自己一片天的台商前輩。過去在傳統產業擔任業務經理時,他隻身一人橫跨全美國,挨家挨戶地拜訪客戶、銷售產品,靠的便是自己的雙臂,以及簡單的輔具。

然而,正如前面所說,隨著年紀邁入中高齡,張重生也遇到了肌力退化、 PPS 等問題,無法再如同以往一般地行動。

為了解決自己與同輩、長輩病友的困難,一開始,他積極尋找國外廠商,想引進適合台灣病友使用的電動輔具──從電動輪椅到電動三輪車、四輪車,他每一樣都試,把自己當成「實驗道具」,穿梭在充滿障礙物的騎樓、狹小的老公寓、電梯,大街小巷,多方比較。

他發現,要在台灣遠較美國等地狹窄的空間裡行動、迴旋方便;要在台灣品質不一的道路上不易顛簸、不易翻覆,最佳的選擇是電動三輪車。

於是,張重生開始尋求代理國外大廠出品的三輪電動車。但國外產品大多是設計給市場更大的老人代步車,許多小細節並不符合身障人士的需求,張先生於是依照自身和病友的使用需求,試圖給予國外廠商建議、或詢問客製化訂單的機會,卻總是被「已讀不回」。

接著,他更發現,這些他所接洽的國外品牌,其實根本多是在台灣代工製造的。 

自力研發「適合台灣」的電動輔具,開始創業之旅

「既然如此,為何不直接在台灣開發生產,做出適合身障人士在擁擠都會區使用的三輪輔具,然後服務全世界的病友呢?」

張重生於是開始了這場「瘋狂的冒險創業」──他自行按照這一大段時間來的「親身試驗」,設計出能夠解決身障人士使用者痛點的電動三輪車輔具,每一個細節都不馬虎。

一開始,他擔心這樣的設計會乏人問津、找不到合作對象。但台灣真的是個寶島,在張重生一一拜訪接洽下,台灣的供應鏈廠商紛紛共襄盛舉,從實際開始進行打造原型機,到原型機完成,竟然只用了約四個月。

張重生先生。圖/陳冠廷 攝影

張重生強調,全球市場中,由身障人士本身設計的身障輔具並不多,但是「唯有身障人士,才能明白身障人士最細微的需求」,這將是他能在市場上取勝的重要優勢。

他甚至計畫,未來品牌成立後,生產線上都要雇用身障人士來進行組裝──不只是協助身障人士就業的善念,也是產品本身體貼用戶、創造獨特競爭力的實際考量:若身障人士能在產線上輕易組裝,當身障用戶在路上遇到故障,也能輕易維修排除。

與張重生先生暢談「創業心得」。圖/陳冠廷 提供

讓台灣的創新成為可能

完成了原型機之後,張重生正一邊繼續改良產品,一邊積極規劃品牌定位與合作廠商,他對自己的「高齡創業」很有信心,更強調:「適合高齡人士的輔具未必適合身障人士,但適合像我這樣的身障人士的輔具,肯定適合高齡人士。」

我也相信,張先生這樣的細心、努力,以及多年的實務經驗,搭配台灣的精密製造能力,這個創業計畫,一定大有可為。

之後,我所服務的智庫,也會協助像張先生這樣的身障創業者,辦理相關的討論會、公聽會,將現階段的法規限制進行了解──第一步,就是請衛福部針對三輪輔具的規格規範,做一個釐清。

像張先生這樣看到問題、解決問題的創業精神,著實令人感佩。而身障人士的潛能發揮,對於整個社會的發展與成長,亦有莫大的助益。如何讓台灣的創新能量得到最大的發揮,更是我們世代必須要思考的問題。

希望我們一起努力,讓這些創新成為可能。

原型機。圖/陳冠廷 提供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陳冠廷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