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闖非洲、衣錦還鄉」背後,中國羅漢腳們的青春賭場

「勇闖非洲、衣錦還鄉」背後,中國羅漢腳們的青春賭場

「勇敢」,儼然是一年前我離開台灣到日本、非洲流浪、工作時,最常聽到的稱讚,也是台灣社會近年來對年輕人的鼓勵與期許。

在薪資與物價成反比的台灣,這固然是一個不壞的選擇,對於許多在迦納的各國華人們亦然。然而,許多人不知道的事,這些被家鄉親友稱之為「勇敢」的旅程背後,有著不足為外人道的煎熬。

在迦納,高達數萬人的華人中,據我觀察,中國城和華人線上團體的組成,大約 99%都是中國人,其中約 80%是青壯年男性、10%是年輕女性、另外 10%是中年已婚或快結婚的女性──也就是說,在迦納的華人明顯以男性居多。

今天,我們就來談談這些看似常常被稱讚「好勇敢」,其實更多時候是被質問「去那邊幹嘛?幹嘛不好好找份國內工作?」的這群男人們。

「無法、不敢、不想」──中國打工仔的社交困境

「不就為了多那點工資唄,要不然誰要來這鬼地方!」伴隨著一聲嘆氣,而這大概是在迦納與中國男人們小酌時,最常聽到的一句話。

不同於許多台日歐美年輕女性,來到非洲可能是抱著「想出來看看世界」的美好願景,這些羅漢腳們大多單身或已婚,要嘛在龐大的養家壓力之下,要嘛就是在苦哈哈的存錢買房拼相親途中,他們大多出身自農村、郊區、二線城市,有的要背負傳統社會男人養家養父母的重擔、有的要面對城市中競爭激烈的生存環境或婚姻市場,且更多時候是同時背著兩種包袱。

出國工作對他們來說,並不是件浪漫的事情,更不是在Intagram上打卡後會小小微笑的冒險,來到這個乾燥的陌生大地,「翻身」的重量壓破了所有粉紅色氣泡。

位於迦納西部叢林裡的半合法中國採石場,整整 1、2 年間,行動範圍可能只侷限在這採石場中。圖/張海德 提供


這些男人中,絕大部分外語能力都非常差,或僅止於非常基本的溝通,無法與當地人或其他國家的人進行更進一步的交流,造成了絕大部分的人都只能在同樣說華語的小圈子內活動。

而只能在小圈子內活動的結果,就是極度有限的娛樂與社交生活。對於他們來說,所謂的日常社交生活只存在於三個「地方」──FB、微信與酒瓶,至多是久久跟宿舍的爺們一起約吃火鍋。但在迦納,火鍋可是奢侈品,並不是出來存錢的打工仔可以常吃的料理。

這樣在家裡一個 4–6 人份火鍋,搬到非洲,價錢會翻個 2、3 倍,是許多華人們在非洲聚會時最期盼的事物。圖/張海德 提供


我曾經認識過一位 40 出頭的大哥,來到了迦納兩年,一年 365 天的行程都是依循「宿舍(公司旁邊)、上班、在FB/微信上聊天、睡覺」的循環,殊不知,在他家距離 10 分鐘車程的地方,就有一個不錯的 Jazz Bar,每個周末都會有不一樣的精采表演,在酒吧旁邊的咖啡廳,更是有由當地的印度人社群定期舉辦的國際慈善聯誼會。此外,FB 的「Foreigner in Ghana」中,還有許多關於當地藝術或音樂活動的分享。


無法、不敢、不想跟其他國家的人交流的孤單,讓他的壓力愈來愈大,每天都瀕臨神經崩潰。

「羅漢腳」與中國妓院

在如此懸殊的男女比例與封閉的社交環境之下,男的大多單身,女的大多已婚或待不久,理所當然的造就了一群群的「羅漢腳」。單單只是交到女性朋友就很不容易,更遑論找到伴侶。

而面對當地黑人女性,則往往因為迦納女人與中國男人在審美觀上的差距,大到幾乎可以證實平行世界的存在,而無法締結良緣。舉例來說,當地女性大多流行理光頭或黏假髮,且假髮一黏上去後,長達一個月左右不會洗頭,因而有異味,儘管在此稀鬆平常,卻是中國男性絕對無法接受的。

價值觀上,許多迦納女性習慣跟中國男性要錢、要禮物的開場白,則更加深了異性交往的不可能:

「Hi」
「Hi.」
「I like you. Don’t you have something for me?」
「Haha......(轉頭走人)」

比男子高校還慘的異性社交經驗,讓這邊的華人男人們更加把重心放在「拚事業、及早衣錦還鄉」,每天掛在嘴邊的、心裡想的、微信上發的,幾乎都是這個目標。把自己的生活完全的壓在工作上,藉此轉移注意力,並期待能夠跟他們一夕致富的老鄉一樣,光榮回家,取一位美嬌娘,從此過上幸福的日子。

這樣埋頭式的工作方式,造就了迦納人對中國男人「不跟女性往來、瘋狂的工作」的印象,在當地人眼哩,中國男人簡直就是機器人,只是多了罵人、發工資和抽菸的功能而已。

但想當然爾,如此眾多在賀爾蒙全盛時期的男性,再怎麼逃避現實,也不可能每個人都可以忽視自己的性需求,因而造就了數量眾多的中國妓院,裡面的性工作者從 16 歲到 40 多歲都有,大多來自福建的貧窮農村,動機一樣──「還不就為了多那麼點工資唄」。

成功的事業背後,不為人知的辛酸血淚

不同於印度人或黎巴嫩人,中國人社群在迦納乃至全非洲能有龐大影響力的關鍵因素,絕非因為外語能力或強大的在地社群經營。出身自世界工廠的他們所擁有的技術,讓中國人在這邊可以用相對高性價比的人工或技術,滿足非洲人對技術發展的渴望。

在迦納,動輒可以聽到中國人說:「我哥哥的叔叔的弟弟......的隔壁的老王就是做這個的。」然後再過一陣子,就可以看到他真的從不知名的地方,弄來了當地人想要的產品。

中國人或者說是華人們能在非洲闖出天下,的確是因為大家所讚賞的「勇氣」,產品開發上敢闖、敢做的風格,讓他們即便是用我完全聽不懂的中式英文跟迦納人談生意,都能夠最大化的達到當地市場需求。

然而,這種「勇敢闖天下」背後所付出的代價,則是心理疾病,以及青春甚至性命的犧牲。在人生的賭桌上,他們拋擲的籌碼,可謂相當高昂。


《關聯閱讀》
「台灣不是世界中心,年輕人的舞台應該橫跨世界」──一無所有的我,在非洲發覺人生意想不到的驚喜
從沒想過我會在非洲盡企業社會責任──賴索托王國員工教我的5件事

《作品推薦》
事業成敗在於「車」──在司機看不懂地圖、與導航唱反調的迦納,我用麵包車闖天下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EiZivile@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