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亞洲第一個廢死的國家」,少女謀殺案之後,菲律賓的死刑爭論再度躍上檯面

身為「亞洲第一個廢死的國家」,少女謀殺案之後,菲律賓的死刑爭論再度躍上檯面

3 月 11 日,菲律賓中部宿霧省拉普拉普市,發生了一起駭人聽聞的兇殺案件

一名 16 歲少女在參加完禮拜天早上教堂的彌撒儀式之後並未返家。隔日,警方在一處空地尋獲一具女性遺體。遺體不但下半身赤裸,更令人髮指的是,死者臉部皮膚肌肉幾乎被刨去,露出整顆頭骨。家屬獲報後前往,經查看衣物確定死者即是前一天失蹤的 16 歲少女。警方初步研判為姦殺,但犯罪情形以及嫌犯身分仍有待追查。 

該起兇殺案涉及對女性的暴力、青少年的生命安全,以及病態的行兇手法等議題。當地教育機構旋即向各級學校發出警告,提出多項緊急措施,預防類似的犯罪再度出現。

此案件在菲律賓各大社群網站媒體引起譁然,網友紛紛痛斥兇手殘忍的行徑,並訴諸死刑的必要性。Hashtag #Yestodeathpenalty(意為「向死刑說好」)快速躍上關鍵字排行榜前列。

現任總統杜特蒂於競選期間,一席「要讓馬尼拉灣充滿被丟棄的罪犯屍體」的驚人談話,展現了他「亂世需用重典」的態度。上任後更雷厲風行的進行掃毒行動,恢復死刑一直是他的訴求。圖/Flickr

死刑存廢反覆,歷任總統態度不一

許多人不知道的是,大部分人口信奉天主教的菲律賓,是亞洲最早廢除死刑制度的國家。但是針對死刑是否應該存在的討論,在菲律賓國內可是從未止息,法律也隨著社會輿論翻來覆去。

菲律賓於 1987 年首度宣布廢除死刑制度。然而,居高不下的暴力犯罪率,卻讓恢復死刑的聲音籠罩整個社會。菲律賓遂在 1993 年再度恢復死刑制度,並在 1998 年處決了第一名死囚,伏法的是名被控強姦 10 歲繼女的男子。在恢復死刑制度的 10 年間,菲律賓仍在暴力犯罪的陰影,以及宗教約束之中拉扯。

直到 2006 年,菲律賓國會再度通過廢除死刑的法令。時任總統的阿羅約 (Maria Gloria Macapagal-Arroyo) 是名虔誠的天主教徒,而她聲稱,維持死刑會讓對在國外工作的菲律賓死囚進行的營救行動失去話語權。

現任總統杜特蒂於競選期間,一席「要讓馬尼拉灣充滿被丟棄的罪犯屍體」的驚人談話,展現了他「亂世需用重典」的態度。上任後更雷厲風行的進行掃毒行動,恢復死刑一直是他的訴求。

2017 年,菲律賓恢復死刑的法案一度即將過關,該法案起初羅列了 21 項可被判處死刑的罪名,後被修改為僅有搶劫、叛國以及強姦等 3 項;最後修為僅有毒品相關犯罪才可處以死刑。但最終該法案在參議院遭到否決。

2017 年,梵諦岡修改〈天主教教理〉內針對死刑態度的教義,從原本的「在特殊極端的某些犯罪行為下,死刑才可以被接受」轉變為「死刑無論如何都無法被接受,因為死刑將破壞人類的尊嚴與生命神聖的不可侵犯性」,教宗方濟各亦為此做出宣示。然而,一向對教會有敵意,甚至數度發表對宗教輕蔑言論的杜特蒂(可參考〈「要是有人能上天堂,跟上帝照個 selfie 給我看,今晚就辭職!」──菲律賓主教:請大家多為總統禱告〉),自是沒將這些教條做為指導方針。

「當暴力層出不窮,人民的直覺就是死刑」

回到該起兇殺案,如此慘無人道的作案手法,其實並不是第一起。在今年 1 月時,同一個地區也發生過一起刨臉兇殺案,只不過對象是名男性農夫。警方不排除將兩起案件視為連續犯罪。

有人指出這可能出自某種邪教狂熱的犯罪行為,亦有人認為這只不過是毒品使用者喪心病狂的犯罪行徑。在一切仍混沌不明的狀況,惡魔仍在暗處,人們在鍵盤前義憤填膺,訴諸死刑的必要性。

群眾對於層出不窮的暴力案件不知道如何是好,死刑是第一直覺想到的處理方式,也能作為一種出口與慰藉。儘管我們現在還不知道兇手是誰,這是針對單一案件而起的輿論,卻是對改善整個社會風氣的訴求。」我的菲律賓朋友,這樣解釋此一網路現象。

事實上,根據 2017 年的一項民調,超過半數的菲律賓人支持恢復死刑。不可否認的是,杜特蒂鐵腕的掃毒措施,為菲律賓帶來了部份安全。所謂宗教對於生命的神聖詮釋,似乎來不及撫平人群心中長期揮之不去的不安。

死刑議題牽扯的人權與司法問題在世界各國廣泛討論,在「宗教約束」以及「治安敗壞的現實」間尋找突破口的菲律賓,一舉一動都將受到關注。

最後,願逝者安息。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Flickr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