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沙發衝浪奇遇記(上)語言不是問題,對世界的好奇心讓我們更靠近

伊朗沙發衝浪奇遇記(上)語言不是問題,對世界的好奇心讓我們更靠近

在伊朗的旅行,我沒有預訂任何旅館,除了希望讓旅程有更多彈性外,也想透過沙發衝浪,與當地人交朋友。伊朗人的好客,從這一次的網路互動中可見端倪:我將旅行計劃以及住宿請求發出後,立即收到來自各個城市的熱烈迴響與邀約;其中還不乏不方便接待,仍非常樂意擔任地陪的人們。

熱情沙發主神秘失聯

伊朗中部的綠洲城市亞茲德(Yazd),是我前往東部前的中轉站。沙發請求同樣得到眾多的回覆。第一個回覆的是名女性,她一再確認我的行程細節,請我一定要去住她家,字裡行間可感受她強烈的接待意願。我不疑有他,欣然接受。

抵達亞茲德時是清晨,沙發主事前告知我無論幾點到都可以撥電話給她。然而,隨著連兩通「您撥的電話未開機」,我心中升起淺淺的不安。

「可能還沒起床吧!」我這樣安慰自己,並索性躺在候車亭的鐵椅補眠,享受沙漠奢侈的涼風。染了深黑的夜色隨著日出緩緩收乾,化成淡紫、靛青、淺白直至不可直視的光亮。涼風已消匿,高溫隨之而來,我轉進車站內避熱等待,心想對方起床後也該回電給我。

「您撥的電話未開機。」

從 5 點到 9 點,電話那頭持續傳來同一個毫無感情的女性聲調。我看著手中的 Hostel 資訊,一方面慶幸著不致於露宿街頭,一方面擔心已漫過一切情緒。之前的盛情和密切確認,怎會變成這樣的結果?我撥了最後一次,一樣不通。我下定決心招車前往 Hostel。儘管體驗了第一次被放鴿子,但心中也持續祈禱著對方平安無事。

空白的個人檔案,意味著⋯⋯

在 Hostel,我上網留訊息給沙發主,希望得到她的回答。同時,我注意到信箱裡躺了另一封用著句法不甚通順的英文寫的邀請。發信時間是前一天,我當時忽略了它,主因是此人個人檔案幾乎空白。

我回了信。

信件在第二天早晨得到回應,新的沙發主表示中午會來 Hostel 接我。

沙發主 H 準時出現在 Hostel 門口,是個高䠷的斯文上班族。我坐上 H 的小車,他似想表達什麼,卻欲言又止,手掌在空氣中揮了揮,最後勉強擠出 3 個字配上尷尬表情:“ English, a little ”──我瞬間明白,H 根本不會說英文。

在他的個人檔案中,語言能力一欄只列了波斯語一項,網站甚至做出「與此人相處可能存在語言溝通障礙」的警示。我一開始認為,不會講英文,怎麼可能敢接待外國人,或許只是忘了補齊資料罷了,沒想到 H 是真的不會講。

美好的相見歡

即便如此,H 的友善不因此受阻。他帶我逛遍市內各處名勝,直到傍晚才載我到他位於離亞茲德 25 公里遠的家。從見面開始,我們都是比手畫腳。而原先的那位女主人,則是從此音訊全無。我無從查證緣由,不尋常的情況使我的困惑遺落在亞茲德,只願她一切安好。

車子停在一棟不起眼的土色民房前。H 帶我進屋,內部寬敞,卻很空乏。兩房一廳一廚房,一張沙發,一張看起來不常使用的電腦桌,再無其他傢俱。只有粉紅色的波斯地毯是比較起眼的物件,伊朗人家什麼都可以沒有,就是不能沒地毯。

屋內的兩根柱子間懸掛著一個小吊床,一個俊俏可愛的小朋友熟睡著,是 H 兩歲的兒子。H 將他叫醒,向他介紹新朋友。


圖/Yi 提供

H 的妻子從外返家,是位傳統的伊朗婦女,看見我時拉緊了包裹全身的罩袍,羞澀地向我點了點頭後快步進房,不給陌生眼光任何棲息的機會。小男孩此時爬到我身上胡亂拍打,把我當成了大玩偶。

下午,H 載著我與他的親戚們一同到郊外一處水池戲水,同行的都是 H 的妻舅與他們的小孩。

那不過是一處小型蓄水池,在炎夏中卻成了當地人頂級的水上樂園。只見四五個年輕人以各種華麗的姿勢表演跳水,玩得不亦樂乎。小朋友活潑的打水潑濺,水珠映著孩子盛綻的笑臉,父親滿足的微笑恰似柔和的午陽,幸福的輪廓清晰動人;彷彿想要擁有全世界最美好的一天,只要這麼一方小水池、這麼一段小時光,便能如願以償。


圖/Yi 提供

我宛如「外星人」般的存在

晚上,H: 的私人行程還沒結束,我跟著前往他岳父家,與他的家人共進晚餐。屋內迎賓的也是大片地毯,我們席地而坐。那是齋戒月的其中一晚,虔誠的穆斯林家庭成員紛紛自清真寺返家。這一晚的與會者可有趣了,除了 H 的妻舅與父母外,還有一群姐妹和女性朋友。

禱告結束,一群全身黑壓壓的女人挨著彼此走進屋內,像群聚的魚群在屋內游移,且皆對我投以奇異的目光。晚餐隨著日落逐漸備好,沒有大魚大肉,地上擺著是大餅、水果、餅乾和一些醬料。這是穆斯林禁食一整天後的第一餐。

女人們與我相對而坐,沒人敢主動開口與我交談,卻不斷的用餘光瞄我,時而嘴角微微上揚,時而交頭接耳。在這個空間,我於她們如同一件奇玩,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H 則是看著女人們的反應再看看我,臉上掛著隱含驕傲的微笑,彷彿我是他撿回來的寶物。

H 妻子的哥哥是在場唯一會講英文的人。女士們便透過他與我對話,我每回答一個問題,女人們就議論紛紛,甚至大笑,彷彿我說的內容都代表著一個全新的世界。

最有趣的問題是她們問我的國家主流宗教有幾個神,我想想佛道教,什麼羅漢金剛加起來數目一定很可觀,因此我隨意地回答「應該有 100 個以上!」尊崇一神信仰的她們全都倒抽一口氣,簇擁在一起,彷彿我坦誠我是外星人一樣吃驚,熱烈議論起來。其中一位還對我搖著手,像是在說,「不能不能!不能信那麼多神啦!」

其他問題諸如,「他會不會跳舞?」、「他會不會唱歌?」等可愛提問,這頓晚餐在這樣的氣氛下吃得非常愉快。

那晚,我與 H 和他的親戚們在地毯上橫臥豎躺,滿足就寢,結束簡單充實的完美一天。

然而,隔日一早,H 竟表示,我不能繼續待在他家了⋯⋯。

下篇:伊朗沙發衝浪奇遇記(下)最好的朋友、最珍貴的禮物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Yi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