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偏鄉,做一個「懂得閉嘴」的推銷員──我們如何說服「阻擋孩子學習」的父母們,相信教育?

到偏鄉,做一個「懂得閉嘴」的推銷員──我們如何說服「阻擋孩子學習」的父母們,相信教育?

不可能的任務:「推銷」150 份教育

你可能很難相信,孩子的學習阻礙,竟然來自於自己的父母。

在尼泊爾震央廓爾喀,推廣教育專案的第二年,我們籌措助學金,幫助孩子重返學校遠山呼喚團隊成立兩座圖書館,為學生帶來學習資源。然而許多孩子依舊輟學不來上課──原因是許多家長認為孩子們「必須輟學」,才能工作掙錢。

許多人聽到這裡,可能便會認為這樣的情形理所當然,因為「連吃都吃不飽了,怎麼會想要上學」?

然而事實卻比我們想像的要複雜得多──在確保衣食無缺,並給予長期助學金之後,我們發現這樣的現象並未消失。

「關鍵是家長不相信教育的功能──幾乎全村的家長都沒受過教育,可是你必須說服他們相信教育。」駐點社工對我說。

為了防止孩子再次輟學,我們接下挑戰,開始跟時間賽跑──第四次到尼泊爾,這次我是一位「教育推銷員」。

做一個懂得「閉嘴」的教育推銷員

我們開始翻山越嶺,挨家挨戶的講述「教育的重要性」:我們告訴家長學校不一樣了,有好多的學習資源;我們列出教育的優勢,輔以成功案例,告訴家長教育可以如何地改變孩子。

然而,我們卻獲得許多出乎意料的答覆:「我不用送孩子去對面那座山啊,男孩只要長大就能賺錢了,女孩讓她早早嫁人就好,去那座山很浪費時間。」對於眼前這位家長,和當地許多家長來說,不管我們怎麼「推銷」,「教育」對他們來說,指的仍是孩子每天必須要「消失在對面那座山」長達 8 小時,僅此而已。

為什麼寧願將孩子早早嫁人,也不願給予教育?排斥教育的想法,為什麼會如此強烈?我們意識到:要釐清這點,自己恐怕得暫時先閉上推銷員的嘴,做一個願意傾聽的人──

因此在回訪的過程中,我們便請求家長帶我們一起回溯童年。

一位媽媽說道:「小時候我們是移工家庭,因此根本沒有穩定上學的機會,有一次我回家質問媽媽為什麼別人可以上學,母親對我說:妳看,這麼多孩子裡面只有妳有工作,別人都做不到呢!」

原來「我沒受教育也能掙錢,所以我的孩子也可以」這句話代代相傳的背後,可能是家長強調自己賺錢的能力,以掩飾童年時期家境困頓的自卑。

另一位媽媽說:「其實我曾經上過學,在很小的時候,我甚至有一個當老師的夢想。但是後來我發現自己沒辦法跟其他(有資源的)人競爭,發現時已經太遲了,我覺得自己愧對家人,必須立刻放棄學習。」

原來家長說「上學才沒有用!」可能是因為從小苦讀之後,還是得放棄、或面臨挫折失敗的生命經驗,讓她再也不願相信改變的可能。

有時候,家長們對教育近乎偏執的「不以為然」,並非源自於金錢、衣食的缺乏,而是對自己得不到教育的傾訴方式,這裡頭參雜了許多複雜的情緒內幕,只有在認真傾聽、了解故事之後,才能聽懂。

這些家長也教會我們一件事:若服務者永遠從自己的經驗出發評斷,就會很容易與受助者站在對立面──但若我們願意傾聽同理,才能真正與弱勢族群站在同一陣線。

原來家長說「上學才沒有用!」可能是因為從小苦讀之後,還是得放棄、或面臨挫折失敗的生命經驗,讓她再也不願相信改變的可能。圖/Tanongsak Sangthong@Shutterstock


舉行親子講堂,家長上台搶麥

因為瞭解了家長們的生命經驗,我們才能開啟同理,釐清問題的始末。所以我們尋思:有沒有可能借用他人的生命經驗,讓家長也願意同理教育?

因此我們前往首都,尋找尼泊爾各行各業的優秀人物,而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從小來自於貧困家庭,一路受到資助才能學習,最終透過教育翻轉生命。

我們說明計畫與狀況後,便冒昧地直接問過去素未謀面的他們:「願不願意跟我們到偏鄉演講?」沒想到所有受邀講者都欣然接受。

於是偏鄉的「親子講堂」開始了。有位講者告訴家長:「我曾經不只一次放棄教育,因為我很害怕自己比不過別人,我曾經告訴自己有工作能掙錢就好了,但是最後我堅持下來,成為一位工程師。」

另一位女性講者問:「在場的媽媽,你們能不靠丈夫的錢,自主生活的請舉手?」在場只有兩位舉手。她接著說:「你們很多人都有女兒,我想告訴你們,教育不只是為了工作,還能為我們帶來自由與尊嚴。」

這個「親子講堂」至今已舉行了一年,一開始我們要將之「偽裝成派對」以吸引家長,到現在家長都會自動前往學校出席;以往沒什麼人參加的學期家長日,這次竟有超過 90% 的家長參與,他們開始認真關心孩子的教育。

有一次,一位媽媽突然舉起手,打斷了活動流程,要求拿麥克風上台說話,現場一陣錯愕。

結果她說:「我想謝謝你們,給我第一次上學的機會,因為你們的故事,我也開始相信教育了!」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Tanongsak Sangthong@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