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要尋訪那些「註定失敗的人」,展出「素顏的貧窮」?──台灣第一場國際行動人物展

為什麼我們要尋訪那些「註定失敗的人」,展出「素顏的貧窮」?──台灣第一場國際行動人物展

「Rikash,我想知道大多數台灣人,是怎麼看我們的?」有一次在搖搖晃晃的吉普車上,駐點團隊裡的尼泊爾夥伴這樣問我。當時,我有些害怕我的回答會讓她們失望。

因為,我想起有一次,從尼泊爾回台跟朋友聚餐時,聊起一位隨隊志工的錢從教室裡失竊。頓時大家紛紛扮演起偵探,猜測故事的結局。

有人說錢一定找不回來了:「一定會被拿去藏起來阿,這麼一大筆錢都能讓他們(指尼泊爾人)全家吃一個月了。」也有幾位說:「那個偷錢的孩子,會拿去買食物跟衣服,因為求溫飽對窮人來說,才是他們最急迫的事情。」

另一派的說法則支持「光明」的結局:「那裡的人這麼純樸,孩子或媽媽發現之後應該會還給你們吧?何況你們是去幫他們的。上次我去當國際志工,孩子們都會把筆還我,後來應該有歸還吧?」發言的人信心滿滿。

事實是,那天我們遍尋不著下,認為錢找不回來了,但沒想到就在大家放棄的時候,有人跑來告訴我們,村子裡竟出現了一台全新的腳踏車──我們看傻了眼,因為那鮮黃色的車就停在孩子家門前,引來村民們齊聚圍觀。

後來孩子退還了車,錢也回了到志工手上。

在遠渡重洋抵達台灣之前,「貧窮」被包裝了

「因為貧窮,所以一定會去買食物、衣服。」
「因為純樸,所以一定會歸還鈔票。」
「因為是第三世界,幾張鈔票就能『給全家吃一個月』。」

會敘述這一個小小的個案,重點其實不在「最後錢是被偷走或歸還」──事實上,不論在相對富裕或貧窮的國家,上述兩種情況,同樣都有可能發生。

但當我們試圖解釋「窮人」的想法時,總有太多既定的「因為⋯⋯所以⋯⋯」,而或許會有這樣的落差,來自於:「貧窮的人」跟我們其實沒那麼不同,但是「貧窮」跟我們想像中的其實很不一樣。

貧窮就像是易碎品,許多人「過度保護」,也有些人「加以包裝」,遠渡重洋之後還需要被主流價值重新上色,最終才會,也才「值得」陳列在募款文宣、電視新聞、課堂教材裡。

因此我們開始思考:在遠方,那些我們試圖幫助的人們怎麼生活?他們渴望的又是什麼?這些問題,或許值得拆下包裝一探究竟!

但是這個「還原貧窮的行動」該怎麼做到?

尋訪那些「註定失敗的人」

圖/遠山呼喚 臉書專頁


「每幾年我們的服務都會失敗,但是同時又成功。服務永遠是『五分熟』的!」

「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在緬甸有好幾年,我們都在服務一到六年級的學生,當時我們做得不錯,改變了整個小學的狀況,所以我們決定再進一步服務學齡前以及中學的小孩。沒想到,實施之後,我們才知道對於當地孩子來說,最困難的時期是『階段轉移』:從學齡前進學校、從小學到中學──最大的教育需求發生在這裡,但以前我們都不知道!

從事 NGO 工作 30 年的他,接著告訴我:「我們選擇做的,是一個永遠沒有 100 分的工作,永遠可以做得更好更有效率。你永遠都在用更棒的方法,證明過去的失敗,同時開創未來的成功──這就是跟貧窮對話的方式。

註定失敗,但是不曾放棄!這些人就是我們苦苦尋覓的珍貴「展品」──他們不只見過貧窮的真面目,還不斷跟著貧窮改變服務。因此我們決定,要舉行台灣第一場國際行動人物展!

從 11 個國家,邀請「素顏的貧窮」旋風訪台

爬梳台灣 30 多個長期深耕海外援助發展的組織,我們發現台灣有許多人默默前往世界各地長期服務,有些人創辦組織、帶著團隊,有些人孤身一人,就背著一台相機。

但相同的是,他們都有一只皮箱,裡面裝著用漫長時光換來的,與貧窮的無數次對話。

這些講者即將從三大洲、 11 個國家續回到台灣,當中有醫生、社工、導演,他們將在人物展齊聚一堂,探討教育、貧窮、國際參與。揭開一場關於服務的全新思辨。

Still Raw 國際行動人物展,邀您一起前往

如果你對這個展覽有興趣,1/29─1/30,這場國際行動人物展就在台北華山文創園區,或許你可以一起前來,給「貧窮」一個做自己的機會,說説它在世界不同角落的真實故事。

活動頁面: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33916753955807/
報名連結:https://goo.gl/forms/9Zb0KOsZNFM0xtql1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Tanongsak Sangthong@Shutterstock

世代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