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貧童去買衣服、吃大餐?當台灣青年把志工「花園」,誤認為國際援助「荒野」

帶貧童去買衣服、吃大餐?當台灣青年把志工「花園」,誤認為國際援助「荒野」

志工帶貧童看醫生、買衣服、吃大餐?這些行為其實有理可循

「短期志工 short-term volunteer」是當前台灣青年參與國際援助的主流模式。經營者將整體服務中已然穩定的項目,交由短期志工執行。

若以荒野譬喻一個地區複雜的結構性(Structural)需求:教導教案、蓋房子、陪伴這類易上手的服務內容,便彷彿是荒野中的一座花園,提供不同的短期志工「定期澆水」。克服短期挑戰之後的成就感,總能帶給青年豐碩的心靈成長。

然而,透過花園的圍牆縫隙,志工們依舊能夠窺探荒野世界的真實,有太多觸動人心的問題發生在眼前,卻因為時間與個人能力的限制無力解決,於是隨即產生的無力感佔據了志工的心靈。

「我必須做些什麼!」的同情心態便悄然萌芽。

「我覺得我需要帶她去看醫生。噢!還需要幫她買點衣服,孩子應該是因為著涼才感冒……」

值得留意的是,這位志工將自己心中的「我需要」定義成了「孩子的需求」。

這樣以自我為中心詮釋區域需求的現象並不是志工的錯,只是志工在同情心的引誘之下走出了花園,卻依然認為手上澆花的器具,能夠拯救一片乾涸的荒野。

從政治鬥爭到經濟研究?!一窺真實的國際援助荒野

但是明明就身在同樣的地方,服務同樣一群人,短期志工與國際援助(International Aid)真的有所差距嗎?一起來看看以下這些真實情況吧!

當校方為台灣志工舉行歡迎開幕式,國際援助經營者卻需要知道與會的人之中,哪個與隊員一塊兒又唱又跳的「當地大叔」,正透過引介 INGO 累積當地選舉的政治資本。

當完成一份問卷是台灣志工一天內的最後一項活動,隔天國際援助團隊卻必須要爬梳上百份問卷,試圖探索當地人的需求。

或許對於台灣志工來說,完成一連串教案的教學之後就啟程回國,國際援助團隊卻需要與當地校方擬定出能夠長期傳承的教學制度。

或許對於台灣志工來說,蓋好一間教室之後就要離開當地,國際援助組織卻必須帶領校方規劃這棟教室未來 30 年的使用。

短期志工之於國際援助,絕對沒有價值上的孰高孰低,只是兩群人用完全不同的工具測量受助者的需求,而所謂的工具,也就是不同的「援助思維」。

短期志工往往專注於一群孩子,而國際援助看的是一個地區;
短期志工專注於當下,而國際援助思索著一個世代的過去與未來;
短期志工專注於當地缺乏的東西,而國際援助更常在既有的資源中創造價值。

短期志工想要留下,國際援助的宗旨卻在於「離開」……

在認清自我定位之後,短期志工將充滿價值

在我投入國際援助領域的七年之間,同情、同理、陪伴與改變並非像季節一般依序更迭,而是重複循環於每一次解決問題的歷程中。「同情」觸發我們靠近問題,「同理」激勵我們了解問題,「陪伴」是嘗試解決困境的過程,而「改變」發生於服務者開始思索如何離開之後。

常有人說:「同情是由上而下的施予,同理是相伴左右的經驗。」因此同情就此遭受污名化的命運,然而我在工作中所接觸過的上百位志工身上看見,是真情流露的瞬間,開啟了長遠且深刻的同理。

沒有國際援助團隊能扮演揮灑綠洲的造物者,靠著微小力量連結起的河道,才能使綠意長存。

若志工在服務當下能認清自己在荒野裡的位置,跳脫對於一花一木的嘆息,專注於自己在長期援助計劃中的角色,那麼一座座花園將不再是孤立的繁榮,而是傳遞水源與種子的生命廊道。

當長期的計畫獲得紮實的優化,短暫停留因此造就了長期影響,那便是短期志工展現的價值。

後記:認識有趣、弔詭、變化萬千的援助荒野!

你知道嗎?台灣是亞洲最大的國際志工輸出國。

雖然短期服務已然是台灣青年參與國際援助的主流模式,身為台灣民眾的你我,卻不必停留於短期思維。你未必會親身踏勘國際援助荒野,但這個情節弔詭,角色變化萬千的異想世界,絕對值得你略知一二!

INGO 故事蒸餾所,在此為您開張。

換日線全新秋季號《背包裡的地球》
2018 換日線季刊「早早鳥優惠」

《關聯閱讀》
一本小手冊,看見對人的尊重──西班牙馬德里紅十字會志工經驗談
十九歲女孩,勇闖北歐當國際志工,CHING:我想離世界近一點
離開美國頂尖大學,過著每日只需一美元的生活──我的尼泊爾國際志工體驗

 

執行編輯:張媛榆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Daniel Thornton CC BY 2.0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