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小學牆上畫滿「韓國國旗」,志工卻早已「人去樓空」──國際援助如何變調為「血淚戰爭」?

當小學牆上畫滿「韓國國旗」,志工卻早已「人去樓空」──國際援助如何變調為「血淚戰爭」?

「你們在這裡不受歡迎!」一句話,就足以讓整個房間沈默。

3 年前尼泊爾震後,我們深入廓爾喀山區(Gorkha)探勘教育需求,與小學的校長初次見面,他卻臉色遽變。還好在地夥伴立即說破盲點:「台灣,他們是台灣來的啦。」只見校長一臉靦腆尷尬,會議室裡的所有人瞬間爆出一陣大笑聲。

「對不起,嗯⋯⋯請跟我來吧!」於是一群人莫名其妙被帶到室外。

「看!他們留下了這個。」只見斑駁的牆上一隻「落漆」的大企鵝,肚皮上大大的畫著韓國國旗。「他們承諾好多事情,卻只來那麼一次。」他大步走進灰暗的房間。

「你看那些電腦,是當時他們帶來的,這裏原先預定變成電腦教室。但是他們留下電腦走了,我們不知道怎麼使用,只能看著電腦一台一台壞掉。」

在國際援助的第一線,與在地人的關係建立不外乎是最重要的環節,弄得不好,小則丟了國家顏面,大則造成戰爭──沒錯,你相信嗎?國際援助計畫演變成戰爭!

從你不能不知道的「玉米戰爭」說起

事情發生在 1960 年代的布吉納法索,當時布吉納法索居民種植「高莖玉米」,這種玉米枝葉高大,但是實際產量卻少得可憐。

某國際組織注意到這個現象,深入調查後,專家表示:只要引進「矮莖玉米」,就能讓玉米產量倍增,解決糧食短缺問題!隨後,一連串的援助行動立刻被實現,國際組織不只貸款、贈款,還引進技術支援。

然而,誰都沒想到,當地居民竟然群起反抗,拒絕種植矮莖玉米。同時間,國際援助組織向當地政府表示,如果計畫沒有持續進行,寧可撤回所有援助。當地政府心想:唉呦慘了!如果丟了經濟援助,我們承受不起啊。最後他們竟派遣軍隊逼迫居民就範,官民流血衝突就此爆發。

事後國際機構才發現,原來村民堅持已見,是源自於「高莖玉米桿」是在地建材的主要來源,它的枝葉曬乾之後,還能當成當地的主要燃料。要他們更換作物,等於是剝奪了村民的基本生活必需品。

在地關係經營,從平等對話做起

在玉米戰爭的故事裡,國際機構、在地政府、在地人三方呈現上對下供給鍊(Supply chain)關係,而非平等的合作關係,國際機構彷彿一位演講者,他滔滔不絕地說著,期待所有人乖乖配合。這是單方向的宣示,而非平等的雙向對話。

但是,平等對話要如何做到呢?你恐怕得先試著「相信在地人」,甚至讓他們感受到自己也是改變的推動者。

舉例來說,國際組織「鉛筆的承諾(Pencils of Promise)」致力於在世界各地蓋學校,在每一所學校興建之前他們會要求在地居民共同投入一小部分的興建資金,「如果沒有錢,那沒關係,就一起挽起袖子來蓋學校吧!」創辦人亞當・布朗(Adam Braun)這麼告訴在地人。

曾有人對我說:「服務者喊出口號,這不夠,但是當受助者並肩行動,改變才能發生!」如果你希望在地人對你敞開心房,那麼請先視他們為經營計畫的一份子,先相信他們有引領改變的可能。

圖/Nicram Sabod@shutterstock

台灣新創團隊,挑戰 100% 在地獨立經營

遠山呼喚(Calls over Ridges)成立 3 年,說到在地關係經營,我們有一個夢想:有一天我們想「離開」當地,落實由當地人 100% 永久經營教育計畫,從需求探索、計畫發想,到資金籌措、評估機制都由在地人獨立完成。

「怎麼可能?」當一個平均年齡不到 21 歲的台灣團隊說出這個夢想,一開始連尼泊爾人都不敢置信。

3 年前,我們嘗試培養一群在地夥伴,當時他們跟我們一樣都是學生,我們用不同的生活習慣,在不同的時區,分享著同樣的教育夢。跨國建立在地團隊並不容易,起初,我們總要掛在線上等一個小時,習慣遲到的在地夥伴才會上線開會,但是現在,變成他們敲著鍵盤叫我們趕快上線。

「為什麼?你們變得那麼積極?」有一次我們終於忍不住問。

「因為有一次我發現,我說的話你們真的會聽,而且還因為我的想法大幅修改計畫。」 在地夥伴 Sang 說:「記得嗎?3 年前我只是翻譯,只是負責傳達大家的想法,但是現在我能實踐自己的想法。」

2018 年 3 月,這群並肩作戰 3 年尼泊爾青年,獲得尼泊爾政府核發正式 NGO 身份,成為正式非營利組織,組織名就叫做 Calls over Ridges Nepal(CoR.N),目前超過七成的教育專案都由 CoR.N 接手經營──可見在地化的實踐之路,已經不再是遙遠的夢想了。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omjin Klong-ugkara@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