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 25 美元,變成 471 所學校!──從亞當・布朗的進擊之路,看公益組織經營學

他把 25 美元,變成 471 所學校!──從亞當・布朗的進擊之路,看公益組織經營學

在你心目中,是否有義無反顧擁護的組織?你還記得自己是如何被吸引的嗎?這些組織具備什麼樣的特質?又是怎麼煉成的? 

台灣人與「公益組織」(NGOs、NPOs)的關係緊密:在超商投零錢箱、買街頭的愛心餅乾、在飲料店前順手捐發票,甚至實際挽起袖子擔任志工⋯⋯多數人都參與過公益,卻鮮少有機會,了解這些公益組織如何走到今天。

事實上,經營一個公益組織與一般營利企業,存在著許多不同──公益組織的三大關鍵:「創辦初衷」、「團隊文化」、「服務理念」,也各自挑戰了許多傳統企業思維。

接下來,就讓我們一起隨著一位青年不可思議的創業路程,逐一探討吧!

圖/pencilsofpromise instagram

找到創辦初衷:蓋一所公益小學,獻給流離一生的祖母

亞當・布朗(Adam Braun)在世界各地旅行的途中,總是會問當地孩子:「如果你有很多錢,你最想要的是什麼?」「一台車子、一棟房子、一個機器人⋯⋯」世界各地的孩子們,大多說出有些奢侈的夢想。

直到有一天,一位貧窮的印度男孩回答:「一支鉛筆」,打動了亞當──
    
當時 25 歲的亞當・布朗,是貝恩顧問公司(Bain & Company)的高薪顧問,可說擁有別人渴望的一切。然而,他卻在華爾街的菁英體制中,漸漸失去對生活的熱情,並開始思考自己活著的意義。

亞當・布朗於是開始追溯自己的過去,發現他的猶太裔祖母 14 歲時就被抓到集中營,她的家人更紛紛遭到殺害。然而歷經顛沛流離、輾轉來到美國成家之後,她義無反顧地犧牲了一切,只為了成就兒女的教育。

深受鼓舞的他,決心辭去工作,以「蓋一所學校」的方式,給祖母一個禮物──用行動告訴祖母,她堅持了一輩子的教育正在發芽,而自己也將接下這個甜蜜的承擔。因此亞當・布朗在銀行存下 25 美元,創辦「鉛筆的承諾」(Pencils of Promise)。

2009 年至今,「鉛筆的承諾」公益組織,已經在包括非洲的迦納、亞洲的寮國、美洲的瓜地馬拉和尼加拉瓜等地,陸續主籌或協助創立了 471 間學校,並協助師資培力,為各地因經濟等基本條件而缺乏教育的 30 多萬名貧童,造就了正面的影響。

公益組織的創辦初衷,往往源自於創辦者深刻的個人經驗;但光靠動人的故事,遠遠不足以成就一個持續經營茁壯的公益組織──要如何以個人經驗,吸引、號召上百名擁護者、建立團隊呢?

建立團隊文化:打造能夠「傳染熱情」的團隊

「鉛筆的承諾」創立之初,與多數公益新創相同,靠著不支薪的志工支持著團隊。一開始大家會聚集起來,多半源自於對教育議題的關注。

但亞當・布朗清楚了解,他的任務是把成員們對「議題」的關注,轉變成對「團隊」的熱愛;把不同的初衷,凝聚為同步的動能。

一般來說,大企業總希望員工改變,以迎合「公司文化」。但亞當.布朗認為,公益組織要不斷調整、改變組織文化,以凝聚成員。於是,他在每個中午設計「午餐點歌活動」,鼓勵成員透過播放自己喜愛的音樂介紹自己,並且邀請講者前往辦公室上課,讓成員共同學習,傳遞「為了組織,我們一起變得更好」的思維。

知名設計師吳季剛,也曾參與 PoP 的教學活動。圖/pencilsofpromise instagram

久而久之,大家於是開始把「鉛筆的承諾」當作第二個家,志工人數更因此激增。

但是問題出現了:亞當・布朗發現,有些志工總是單方面地「接收」團隊的熱情與溫暖,卻沒有「傳遞」熱情、散發正向能量。他反覆掙扎,最終做出讓人驚訝的決定:請這些沒領薪水的志工離開。

公益組織對於「團隊文化」的重視,往往大過工作績效的評估,他們總是先問「你為何而來?」而非「你能為我們公司(組織)做什麼?」亞當・布朗當時的堅持,則讓團隊文化得以持續深化、擴散,成為每次行動背後的最強後盾。

堅持服務理念:打破「上對下」的服務關係

在建立第一所學校的時候,亞當・布朗用行動宣示了組織的服務理念:他先在地方凝聚共識,邀請居民也共同參與新學校計畫的構思,並且支付部分費用、或是以提供勞力的方式,共同建設學校──他渴望建立平等的服務關係,而非居高臨下的給予,讓居民們也一起為自己努力。

他思考:為什麼許多服項目,只能為居民帶來短期影響?並發現,當服務關係失衡,居民習慣開口要求、而非加入行動時,原先立意良善的「服務」,便很容易反讓居民陷入長期的貧窮循環中──享受短暫的滿足,長期來說卻停滯不前。

因此,對於想達成長期影響的組織來說,服務從來不是上對下的施予,而是一段並肩前進的歷程。

除上面所述之外,隨著「鉛筆的承諾」快速成長,亞當.布朗更在組織對外的溝通與架構的建立上不斷調整、進步──包括:財務的公開透明、承諾網路小額捐款 100% 用於專案、以教育為核心逐步擴大完善的不同領域服務內容⋯⋯等,讓這個跨國公益組織,能夠持續發揮其正面的影響力。

擁擠的紐約市、興奮熱情的青年、皺巴巴的 25 美元⋯⋯這是屬於一趟奇幻旅程,再平凡不過的開始。

然而,亞當布朗卻用不平凡的經營方式,將「鉛筆的承諾」拓展至全球,至今更成就了 471 所學校的建立、並影響了無數的教育者與學童。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 :pencilsofpromise@ig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