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550萬人口,有330萬個「桑拿」──芬蘭人向世界說:這是我們的文化,我們的驕傲

全國550萬人口,有330萬個「桑拿」──芬蘭人向世界說:這是我們的文化,我們的驕傲

文/聽・見芬蘭、Wasiq


桑拿(Sauna),是極北國家芬蘭及其居民,為了對抗嚴寒氣候「老祖宗」的偉大發明。

最近十年,在芬蘭首都赫爾辛基出現了新的風景──越來越多大型的桑拿出現在市區,結合國際化的華麗外觀與芬蘭在地的樸素內裝,形成令人驚艷的特色。

為什麼桑拿在芬蘭越蓋越大、越來越走向人群呢?目的很簡單,就是向不了解「桑拿文化」的外國人介紹它的美好,以及它在生活中的不可或缺。而介紹的方式也很簡單:就是打開大門,歡迎你直接親身體驗。

桑拿比車還多──向芬蘭人說起它,如同對台灣人說起電鍋

很多國家都有其「桑拿文化」,但芬蘭低調而狂熱地擁抱桑拿,並做出了享譽國際的品質。

對芬蘭人提起桑拿,猶如對台灣人提起「大同電鍋」,這是一種無須多言,就能立刻讓彼此相視一笑的熟悉,甚至如同親子間那種血濃於水的感情。

根據 BBC 的數據,我們先一窺桑拿在芬蘭的實際數目:「目前芬蘭總人口數為 530 萬人,全境有大約 330 萬個桑拿(比車多),分佈在當地的公寓、廚房、辦公室、工廠、運動中心、船上,以及礦坑中。」(編按:芬蘭人口統計數字因報導時間,與目前現況 550 萬人有所差異)

事實上,過去有很長一段時間,桑拿在芬蘭,就跟現在我們熟悉的臉書一樣,是一種「社群網路」──芬蘭各個城市都有大眾公共桑拿,與一般常民生活強烈連結在一起。就像是源自日治時期的台灣公共澡堂一樣,是一種在地人能夠建築共同感情的場域。

但是,在二次世界大戰前後,隨著城市化公寓裝備的演進,桑拿開始轉向「公寓化」,公共桑拿漸漸從歷史中淡出,它的社群連結功能也逐漸消退。

由於這個因素,如今芬蘭許多實業家及創業家,都希望能夠將「公共桑拿」的文化重現於赫爾辛基──這個曾經被稱作「Spa 之都」的城市。

大型觀光桑拿出現在赫爾辛基:Löyly、文化桑拿

坐落在港邊的 Löyly,演繹了桑拿再次由芬蘭家庭中出走、並成功走向群眾的案例。

"Löyly"這個芬蘭文單字,指的是將水澆到熱石上所產生的「蒸氣──在 Löyly 裡面,包含了傳統的「煙燻桑拿」(smoke sauna, 芬蘭語 savusauna),以及家常的木材加熱桑拿。

煙燻桑拿是一種古老的桑拿,基本上就是用木頭加熱桑拿,但是它沒有排煙的設備,而是以一個像是控窯的石堆以火燒木材,讓煙瀰漫整個房間而得名。

另一方面,木材加熱的桑拿則是芬蘭在都市以外地區,最常見的桑拿:通常是以石頭填滿金屬爐子(芬蘭語:kiuas),再用木材加熱上面的石頭。當爐子夠熱、可以把撒上石頭的水瞬間「呲」地一聲蒸發,這樣就叫作一個「好的」 löyly (發音:樂玉呂)──而「好的 löyly」,是每一個芬蘭人在桑拿裡面,都渴求達到的境界與水準。

赫爾辛基觀光桑拿 Löyly


如今在芬蘭,都會地區裡或家用的桑拿,多採用電加熱,相對於傳統的方式,耗電量往往大上許多,在都市大樓裡的桑拿,空間也通常不大。但是 Löyly 為服務國際客人,除了拿出古法吸引顧客外,也有著寬敞的空間規劃──不只三五好友,20 個人一起體驗都沒有問題。

在現場實際體驗,除了聽到許多不同的語言──大概是旅客、短居的學生等等慕名而來。裡面也有不少芬蘭當地人。

更妙的是,Löyly 位在工業轉型住宅的港口區 Hernesaari,由於鄰近港邊,也因此它還有項特殊的體驗:在 80 度以上蒸烤完後,可以直接跳進海裡游泳。

Löyly 因為高額的投資和詳盡的規劃,建築本身就是景點,又附帶餐廳以及酒吧,所以在當地非常熱門。相較之下,另一間「文化桑拿」(芬蘭語 kulttuurisauna),由一對芬蘭—日本夫妻共同經營,就屬於「小而美型」的公共桑拿:

在開始自己的事業之前,他們先調查過同樣有著「桑拿文化」的其他歐洲國家,並在當地的計畫資助下,提供赫爾辛基在地人以及遊客另一種桑拿選項,也豐富了赫爾辛基的都會桑拿風景。

文化桑拿的公用休息空間,融合了芬蘭的設計家具,與日式的造景陳列,有其特殊的「混搭」風格,讓芬蘭在地人直呼這是間「頗富禪意的桑拿!」文化桑拿也位於海邊,同樣可以在蒸得熱騰騰之後暢快「跳海」游泳。

文化桑拿在規模上,自然與 Löyly 等大型場所不能比,但是小而美的「禪意」魅力,卻深深吸引著想要尋找獨樹一格桑拿的我們──只見這裡在不起眼的角落,放著一個芬蘭民俗樂器;斑駁的木桌上有著燃燒的蠟燭;桑拿歷史與文化的文獻隨意放置供人閱覽。花上一個時間細細品味,樂趣同樣盎然。

真誠──鐵粉眼中的芬蘭

在諾基亞退出全球手機版圖之後,芬蘭一直在重整腳步,希望再一次被世界看見。如今芬蘭人深深地知道,唯有回頭擁抱傳統和具獨特魅力的在地文化,才能在瞬息萬變的世局中找到獨一無二的利基──芬蘭桑拿的「文藝復興」,就是一個例子。

它不高調,卻以自己希望的姿態擁有、經營自己的「粉絲」。赫爾辛基市區的「變形桑拿」,雖然本意絕對和發展觀光脫不了關係,但實際走一遭之後,我發現芬蘭人並不因如此,而隨意地端出掛羊頭賣狗肉、只為「討好觀光客」的「假桑拿」。

在我這個芬蘭「鐵粉」的眼裡,芬蘭人如今正帶著一股絲毫不偷工減料,「獻上最純正」的決心,用復興自己的傳統文化,向世界招手,邀請全世界的人,一起體驗這純粹純正的芬蘭精神。

備註:本文原刊載於《換日線》合作夥伴「水鹿遇到馴鹿」,授權換日線重新編輯後刊登,原標題為:〈芬蘭向世界說 ː「桑拿」是驕傲、但考驗你的韌性

《關聯閱讀》
俄羅斯的「酷刑」──暴力桑拿Banya的全記錄
北歐,並非處處完美──挪威冬季的SAD,讓我願意忍受台灣的酷夏

《作品推薦》
畫出來的國境線,如何真實影響人們的生活?──芬俄邊境 Karelia 的文化地景(上)
一座用心打造的音樂殿堂──赫爾辛基音樂中心:我們屬於這裡的每一個人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Pekka Keränen(獲 Löyly 授權使用)、附圖/Löyly 授權使用

世代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