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用心打造的音樂殿堂──赫爾辛基音樂中心:我們屬於這裡的每一個人

一座用心打造的音樂殿堂──赫爾辛基音樂中心:我們屬於這裡的每一個人

文/聽.見芬蘭


聽音樂會,是芬蘭人度過漫漫長冬,一個重要的休閒選項。位在赫爾辛基市中心的音樂中心(Musiikkitalo),更是當地民眾聽音樂會的極佳去處。

雖然,在芬蘭的一般酒吧中也常有樂團演出,但在音響效果絕佳的音樂廳聆聽音樂會,氣氛還是跟輕鬆的酒吧有些不同。

赫爾辛基音樂中心,公共空間展出「芬蘭指揮家指揮棒」。


在赫爾辛基音樂中心建好之前,音樂家們主要在芬蘭廳(Finlandia)發表作品,但是其音響效果實在讓音樂家們不甚滿意。1990 年代,芬蘭知名音樂家們於是登高疾呼:「我們需要一個理想的音樂廳」,數個音樂團體包括赫爾辛基愛樂、赫爾辛基廣播樂團以及西貝流士音樂學院兵分各路找資源,最終歷經市政府招標公開徵選設計、議會表決是否設立、到多方協調設立地點與投資公司......等重重關卡,才於 2011 年,正式成就了今天的赫爾辛基音樂中心。

西貝流士音樂學院為鄰,芬蘭音樂人的搖籃

音樂中心不只辦音樂會,也提供商業用途或公司行號租借。音樂廳的另一邊,則是芬蘭唯一的音樂大學「西貝流士音樂學院」(Sibelius Academy)使用的空間。

這個以芬蘭「國寶級」知名作曲家西貝流士命名的音樂學院,對於芬蘭十分重要──它是培養芬蘭音樂人才的重鎮,在赫爾辛基市區有好幾個校區,目前約有 1,500 名的學生以及 400 名的教職員工。西貝流士音樂學院的科系涵蓋非常廣:從大家熟悉的西洋音樂系、民謠音樂系、爵士音樂系、教會音樂系,到科技音樂、音樂製作人、藝術管理等等都有。

而赫爾辛基音樂中心,也經常作為西貝流士音樂學院學生們用來「期末考」的場地。

西貝流士(Jean Sibelius,1865-1957)小檔案:

芬蘭重要作曲家,著名作品《芬蘭頌》,功績:讓芬蘭被世界聽見的國寶級人物。作品特色藏著一點憂鬱、一點芬蘭地景,以及充滿北歐味的濃厚和聲。凡有關西貝流士的小手稿被發現,絕對會在芬蘭以頗可觀的篇幅上報,芬蘭人愛他、景仰他。

每年接近夏天到秋天這段時間,由於日照變得較長,音樂中心常常有英文導覽的服務,票價合理,不管是觀光客或是長住的僑胞、留學生,都非常推薦參加一次這樣的行程。

導覽員會解說音樂中心的歷史背景,也會逐步介紹五個音樂廳的空間與特色,是一窺芬蘭人如何思考空間規劃,如何將音樂落實到生活裡的好機會。

由於造訪時春天剛到,英文導覽行程才剛開始。很幸運地,參訪導覽的時段內竟只有我一個人買票入場,整個行程就好像一個私人導覽。

以下將這次的參訪經驗,分享給各位讀者朋友:

五個音樂廳,服務不同音樂類型

一進音樂廳,位在天花板上閃爍著的雕塑,是來自拉普蘭地區的芬蘭雕塑家所創作,上面有 29 種瀕臨絕種的動物。除了自然的元素之外,整個雕塑外型還有樂器的意象,像個小號,雕塑使用鋼材,整體的重量達 2,000 公斤。

音樂中心裡主要有五個音樂廳,座位數不一定,演出的音樂會類型也不一樣,以下逐一介紹。

巨型雕塑。


最大的音樂廳──大音樂廳(Music Hall)共有 1,704 個座位,由日本音響大師豊田泰久設計,與芬蘭建築師合作。大音樂廳的演出,多以大型管弦樂為主。

不同於台灣人比較熟悉的對稱式、舞台正對觀眾席的設計,這個音樂廳的座位設計是「環繞式」的,特色是連管弦樂團的後方都有座位。

此外,大音樂廳的結構非常特殊,舞台是由地平面「往下」挖 30-40 米深而成。陰暗卻頗為溫暖的質感,更是我每次進去最強烈的感覺──經過導覽員解釋之後,才知道這個感覺並不虛假,因為據說芬蘭人真的是用「桑拿」(芬蘭浴)的概念,設計這個大廳的。

專業攝影下的大音樂廳,浩瀚無垠(我的相機拍得黑成一團無法見人)。圖/Musiikkitalo 臉書專頁


且由於音樂廳特殊的結構設計,樂團演出不需要放大器來增加音量,導覽人員表示,每個座位享受到的音響效果是平均的,聽到此處我不禁讚嘆:原來空間內部不規則、不對稱的座位安排和結構設計,主要是為了成就音響上的品質。

更值得一提的是,芬蘭愛樂管弦樂團,平均一周在大音樂廳裡面有三場演出,賣票的完售率高達 98%!芬蘭都市人聽音樂會頻率之高,讓人難以想像。

其他幾個小音樂廳如 Black Box、Sonora、Camerata,座位數則大約在 230-280 之間,以演出民謠、聲樂、室內樂等需要擴大器的音樂會為主。

小音樂廳,適合編制較小或需要擴大器的音樂會。

小音樂廳,適合編制較小或需要擴大器的音樂會。


一般而言,只有教堂比較容易見到管風琴這個樂器。而在台灣,也必須得到國家音樂廳,或是有宗教傳統的大學,裡面的音樂廳才有管風琴。但赫爾辛基音樂中心裡面,卻有三架(你沒看錯,一次給三架!)不同歷史、產地的管風琴,他們在「管風琴廳」(Organo)裡。

三架琴裡最老、也是體積最小的,來自義大利巴洛克時期,製作者不明,大約製於 1700 年左右;最大的管風琴於 1898 完成,這個管風琴一直被西貝流士音樂學院收藏在倉庫當中,直到音樂廳完工才重新裝置;另外還有一個 1994 年完成的荷蘭管風琴。這個場地主要是音樂學院「教會音樂系」的學生在使用,平時也有免費音樂會。

管風琴廳收藏三架不同時代、產地的管風琴。

管風琴廳收藏三架不同時代、產地的管風琴。

音樂、市民、生活

很多人對於音樂會的想像是:穿得漂漂亮亮,「很有氣質」地走進音樂廳,微笑享受,輕聲細語,中場休息還點紅酒喝,愉悅。

但本人身為一個匆忙的音樂研究者,聽音樂會通常是一項工作──從學校趕到音樂中心,手刀切進要聽的音樂會地點,坐定、筆記、思考,離開,很有目的性,從沒在拖泥帶水跟注意啥氣的(笑),漸漸地,也對音樂廳無感了起來,甚至連自己都沒注意到。

然而,透過這次參加導覽,以「深度認識赫爾辛基這座城市」的目標,結合觀光客的興奮及人類學者般的凝視(有嗎?),對芬蘭當地的音樂環境,對這座得來不易的建築,對赫爾辛基市民的愛樂生活,又重新找回了一些感動:

音樂中心平常日一景,期末音樂活動吸引熙來攘往的民眾。


赫爾辛基音樂中心位在市中心,其理念十分清楚:「讓音樂融入民眾的生活」,這不是一句口號──為了達到這個目標,從音樂廳的選址就已經開始。
音樂廳特別選在市中心離交通設施很近的區域。除此之外,制定合理的票價、以圖書館的公共性理念來經營音樂廳、身障人士也很容易自行到達等等,都構成了一個一個音樂廳成功的元素。

成功的意義不僅在於票房,而是聽音樂會已經成為芬蘭人生活一部份,而音樂家們可以較無後顧之憂地,全力為聽眾做出好的作品。

住在北國體驗過酷寒的人們,「內行的都知道」──冬天就該去聽音樂會!酒吧也好,音樂廳也好。

而像赫爾辛基音樂中心這麼用心的場館,是了解芬蘭文化的內涵絕佳之地,怎麼可以沒去過呢!

*赫爾辛基音樂中心
英文導覽資訊
票價:10 歐(學生票,音樂廳票口購買)
11.5-14.5歐(網路購買價)
地址:Mannerheimintie 13 A

備註:本文原刊載於《換日線》合作夥伴「水鹿遇到馴鹿」,授權換日線重新編輯後刊登,原標題為:《赫爾辛基音樂中心:我們屬於這裡每一個人

《關聯閱讀》
音樂家「放暑假」,樂壇卻更耀眼──歐洲的夏季,處處是美麗的樂聲
當音樂不再遙不可及,而是隨時隨地──波士頓渾然天成的音樂風景
素顏的古典音樂──從王室特權、精緻商品到夏日的草坪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flickr@Timo Noko CC BY 2.0、附圖/水鹿遇到馴鹿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