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陌生人主動打招呼會害羞?你心裡可能也住了一個「芬蘭人」

看到陌生人主動打招呼會害羞?你心裡可能也住了一個「芬蘭人」

讀家選書:卡洛莉娜‧柯爾霍寧 ,《芬蘭人的惡夢:你今天社交恐懼症發作了嗎?

文/Wasiq、Continyu、倒地鈴、聽見芬蘭

芬蘭人的惡夢》是再現芬蘭人性格的經典暢銷圖文書,這本簡單易讀的書,某個程度上精準地捕捉到了芬蘭人的害羞、內向的世界。讓原先芬蘭資訊比較稀少的台灣市場,增添了一本易讀、邊讀嘴角邊微笑的溫暖小書,拉近了台灣與這陌生千湖之國的距離。水鹿與馴鹿成員分享旅居芬蘭的真實體驗,帶我們一窺書中內容與居住於芬蘭、直接與芬蘭人交手的經驗。

芬蘭雖然近年移民不少,但是相較於其他歐洲國家,由於位居邊陲,芬蘭的人口組成同質性高──芬蘭獨特的地理環境(湖泊、森林密布)更是塑造芬蘭人性格重要的外部因素。一個廣為人知關於芬蘭人的性格的諺語「害羞的芬蘭人跟對方講話的時候會看著自己腳尖,不害羞的芬蘭人會看著對方腳尖」,就像書中的馬蒂一樣,動不動就臉紅。住在芬蘭的外國人圈子中,半開玩笑地有這麼一個觀察:要是走在芬蘭街頭路上看到一陌生人眉開眼笑地走來,不出下面幾種狀況:(1)他酒醉了(2)他是美國人(3)他瘋了(4)以上皆是。

與芬蘭人交手過的台灣人或是外國人,多多少少都曾經有過這樣的疑惑:「為啥芬蘭人如此冷漠?」、「路上行人看起來不苟言笑又心事重重」、「都在首都赫爾辛基了,為啥如此冷清又寂寥?」。與其說「芬式社交」是個問題,不如說,芬蘭簡直是害羞內向者的一個天然避難所。為什麼這個世界排名宜居城市的國度,日常生活人際之間這麼疏離?甚至不回應外國人禮貌性的微笑?

我們推測,也或許因為芬蘭人尊重個人空間、不隨意打擾人,也因此沒有在路上打招呼的習慣,甚至是被陌生人打招呼的準備;也或者是太害羞,被陌生人打招呼太過刺激而當下不知做何反應;而首都之冷清,只是如實地反映芬蘭本就不多的總人口(註:芬蘭國土面積約 338,424 平方公里,是台灣的 9 到 10 倍,人口只有台灣四分之一左右,更遑論遇到仲夏節或暑假,許多人遠離塵囂,旅行到森林、湖畔、海濱等地享受大自然,以及與自己或家人相處的寧靜時刻)。

芬蘭人雖然害羞,並不意味他們對陌生人完全不關心。圖/Shutterstock

不苟言笑的芬蘭人卻不一定冷漠

芬蘭人雖然害羞,並不意味他們對陌生人完全不關心,水鹿成員提供的小故事可以佐證,一個曾經發生在小城鎮 Lappeenranta(芬蘭東部,人口 7 萬多人),大家並不是那麼有距離。故事是這樣的:有天早上,一輛載滿芬蘭民眾的公車被一個印度學生攔住,他用流利英語在上車後詢問該公車路線是否經過某處。公車司機一臉困惑,用芬蘭語回答,兩人雞同鴨講;公車裡面雖然都是乘客,但大家一片寂靜,看外面的看外面、玩手機的玩手機,連針掉到地上都聽得到。印度交換生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跟司機搖搖手就跳下了車。公車門關了、緩緩駛出公車站,然而駛出不出五分鐘後,車上的芬蘭人像是水裡憋氣已久的泳將浮出水面呼吸一般,不約而同交頭接耳,「他是不是要去那個哪裡哪裡?」「他找得到他要去的地方嗎?」「看來他不熟我們這邊ㄟ,到底到不到的了哪,真令人憂心啊。」這個故事,或許呈現芬蘭人表面的不苟言笑之下,有顆不能小覷的火熱的心,只需要慧眼跟耐心去觀察。

不管是否認同這樣的社交模式,事實上在芬蘭住久了,我們也漸漸被同化;像是出門時會刻意避開鄰居、面對主動打招呼的人不知怎麼應對,不知所措,甚至以為對方喝醉了。

芬蘭人性格的形塑,也許是跟遠古的地理環境有關。芬蘭人在湖上划船打算靠岸休息時,不會選擇已經有人上岸盤據處,而是另覓一處安靜的角落、一處讓自己在大自然空白之地。他們的夏日小屋的地點,就如划船休憩一樣以獨戶的方式落在隱密湖畔。城市化後的芬蘭人,並不因為住在都市而改變太多,頂著世界最幸福國度的頭銜、享受著世界名列前茅的福利,他們依舊在社交待人處事上面,保留著湖畔上無形的獨立空間概念,人際之間如同小屋,彼此有互動有距離,但卻是平淡地真誠。

《芬蘭人的惡夢》因為寫實,所以很受歡迎;書中簡短的幾筆勾勒,比長篇大論的文字描述還要精闢。對於想要了解芬蘭人的外國人,這可以是一套很不錯的簡介書。廣義來說,每個人內心都有著或多或少的芬蘭人元素,只是比重不同,以芬蘭人的行為特徵來檢視自己,這才發現,或許大家多少都含有一些芬蘭人元素!

芬蘭人元素百分比。圖/水鹿遇到馴鹿、倒地鈴製作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