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教育的美好形象,有可能只是一個成功的市場行銷」──芬蘭教育第一線觀察

「芬蘭教育的美好形象,有可能只是一個成功的市場行銷」──芬蘭教育第一線觀察

系列專題:「芬蘭廢除學科」?──滿天亂飛的假新聞,隱藏著台灣對教改的焦慮與期待

文/倒地鈴、Wasiq

最近幾則關於教育的新聞在芬蘭人之間討論得沸沸揚揚,裡面突顯了芬蘭教育現場面對的困境,以及芬蘭並不盡然全盤美好的事實:

一、芬蘭南部小學老師面對班上有特殊需求的孩童(行為偏差)總是帶頭擾亂教室秩序,2010 年的課綱非但不肯認問題、支援老師,卻火上加油鼓勵學校把特殊需求的學童與其它孩童在同一個教室學習,他最後因身心俱疲而決定不再繼續職務。(註1)(註6)

二、投身教育界近 30 年的高中國文(芬蘭文)老師投書,提到每次教改增加了工作量,卻沒有給教師足夠支持,導致教師被迫獨自應付承擔,只能花下班後的時間力挽狂瀾、拯救學生低落的閱讀能力。長久下來,逼老師與最初的教育理想漸行漸遠(註1)

三、趨勢顯示,芬蘭高中老師備課壓力增加,高中生學習疲乏狀況也與日俱增。造成壓力的原因亦無定論,可能的原因是 2015 年高中剛換新課綱,學生才適應不久,今年秋天又有新的高中法要施行。以後大學入學會更看重學生的高中會考成績(註1)

以上本地新聞所帶出來的討論顯示:芬蘭教育也有它需要改進的地方。很少為人所知,乃因語言隔閡,無法即時被國際社會所知曉。我們這集希望透過描述芬蘭教育掙扎的一面,讓夢幻美好的童話回歸現實,才更有他山之石的參考價值。

圖/Shutterstock

芬蘭教育現場的另一種看見

陳巧茵老師身為芬蘭赫爾辛基國際學校資訊科技總監,對芬蘭教育光鮮亮麗的外表實際上有點名過其實,有深刻的體會。

已來芬蘭 3 年,陳巧茵老師不僅每天浸泡在芬蘭教育的第一現場、參訪與觀察了 50 多間芬蘭中小學,也與 100 多位芬蘭與國際教育領域的老師對談交流,陳老師觀察到了不同於主流媒體所認識的實踐芬蘭教育典範課綱的掙扎面。

芬蘭課綱的理念和其他國家一樣,在實際執行上有一段的差距,很多部分尚未在教學現場實踐。陳老師指出以科技資訊領域來說,芬蘭課綱和她所觀察的教學現場相距甚遠。以下分兩點說明:

第一、孩子前面跟不上,後面就沒有選擇

芬蘭教育尊重每個孩子有個別的學習進度,學得慢的可以慢慢來,不需要特意去補課加強;芬蘭家長一般而言不會有把孩子送去補習班上課趕進度的行為或壓力。這樣執行下來形成的常態,就是有些孩子在六年級時程度或概念並沒有達到傳統所謂六年級「應該有的水準」。雖然這在芬蘭社會氛圍中是件可以被接受的事,陳老師指出,其實芬蘭小學和中學的銜接有很大的落差。 小學進度慢的孩子到了中學如果沒有跟上進度,到了中學會自然而然走職業學校路線,沒有其他選擇。

大家一般接受到的芬蘭教育印象,看到的是它讓孩子天份發光,適才適所;也沒有大學迷思或放牛班,職業學校跟一般學校一樣受歡迎。但是,事實上並不盡然。比如上面所述這些在小學沒跟上進度的孩子,到了中學因為課業上的挫折,產生學習意願低落的狀況,之後會「自然的」選擇非學科為主的職業學校。這裡的選擇其實不完全是適性適所,而是沒有選擇。也有很大一部分進入職校的芬蘭孩子念了一年職校發現興趣缺缺,而轉而插班高中或大學。

第二、老師給高度自主權,但如何拿捏看個人功力

課堂老師給予學生高度自主權,有意識地不過度干涉。聽起來非常理想美好,但是現場上來看,大多數的青少年學習態度低落也犧牲了班級經營以及秩序。從更廣的面向上來看,芬蘭的教師水準,一般大家耳熟能詳的是它「完整扎實的師資培訓」以及「令人稱羨的職業自主」。但是在課堂現場又是怎麼一回事呢?陳老師延續上面這個例子,說明在學習被看作是學生自己的責任,老師通常不會特別積極的要求學生學習。孩子缺少了職涯輔導的狀況下,同儕的影響則占了相當的分量:青少年在面對升學的選擇時,可能會因為同學呼朋引伴而決定自己未來的選擇。

中山大學顏聖紘教授觀察到台灣學生面臨的困境是生理成熟、心智退化,也生動形容台灣大學生獨立自主的挑戰可以說是「從幼體到成體的過程中如果都是關在小籠子裏吃飼料,一到大學忽然把籠子打開要求他們變成放山雞」。那在芬蘭是甚麼狀況呢? 上面的情況似乎暗示著另一個極端:在幼體時就毫無引導的自由自在放山雞,吃飼料喝湖水都隨便雞飛狗跳,當然自由自在;但變成成體發現這雞有弱有強,能力參差不齊;雞中龍鳳輕而易舉飛黃騰達,但弱雞就「自然地」走上了弱雞之路。真的是這樣嗎?

芬蘭學生面臨的困境可以在這份 2018 年底普查的問卷中略知一二。在問卷中,427 位國中小老師與 180 位校長接受訪問,百分之 61 的老師認為新課綱加深了學生學習程度參差不齊 (註3);老師們也憂心新課綱跟學習趨勢背道而馳 (註4)。為什麼呢?芬蘭公視引用心理學研究者 Aino Saarinen 報導,指出「現象為本的教學」把學習責任過度放在孩子自己身上,讓本來學的很好的學生表現優異,卻把天資不那麼突出的孩子甩在後面。此外,「現象為本的教學」恐怕也加深教育鴻溝,比如說是外來移民或難民,讓結構上弱勢的家庭更形弱勢(註2) 。而不僅學生在面對新課綱時可能有適應問題,老師們也感受到不小的壓力。

芬蘭第一線教師的壓力

在號稱教育世界第一的芬蘭當老師,又是怎麼樣的光景?其實第一線教師,不論芬蘭或台灣都一樣,都是喜樂參半。每一個老師不僅要在教學現場因材施教引導孩子,也忙著把課綱抽象的理想化作事實,這樣的大任務執行起來,其實並不簡單。

陳巧茵老師觀察到芬蘭老師們普遍沒有持續進修。一方面是因為自主性高,是否進修端看各人意願;再一方面也是因為大部分學校分散在鄉間,取得進修的機會少,鄉間難找代課老師和經費的限制。

除了個人層面外,芬蘭老師面對的壓力也包含了結構上的限制。芬蘭教師工會早在 2019 年 1 月憂心忡忡表達政府大砍教育資源,端出「現象為本教學」卻無視各個自治市以及自治市內不同學校能協助教師的資源差距,不給資源、放著教師自生自滅,真的是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的不可能任務(註5)。這種打著新自由主義「個人理性的自由選擇」以及「市場機制」卻造成大的資源落差,在芬蘭已經不是什麼新新聞。比如在 2018 年芬蘭幼兒園老師因為血汗低薪走上街頭,或是跨國老人安養中心  Attendo  外包人力所積藏的問題與醜聞,都是結構上的大問題。

不管個人因素或是結構因素,新課綱下芬蘭教師授課,可說挑戰重重。除了孩子學習能力下滑,學習動力低落,師資培訓不足,預算被砍,學生的未來職場技能可能只能因應芬蘭職場。這各種狀況,無疑地讓人懷疑芬蘭以平等立國的精神,是不是在撙節政策下慢慢開始打折呢?

訪談的芬蘭教師們對於政府不斷地在國際媒體上吹捧芬蘭教育其實非常地不以為然,如同進香團般的大量參訪者行禮如儀進出芬蘭課堂,其實也嚴重干擾了學校課室的學習進程。「芬蘭教育的美好形象,有可能只是一個成功的市場行銷」陳巧茵老師如此說,而有此看法的顯然不只有她一個(註7)

圖/Shutterstock

教改非必須?

雖然芬蘭政府努力讓每位國民有工作,能將所學用於創造價值;但平心而論,沒有哪個國家的課綱與教育體制可以一成不變,畢竟適應未來世界所需的技能日新月異。為因應不斷變動中的時代與職場,定期修正教育目標有其必要性。可想而知的是,教改在實際執行上想必會有許多衝擊,從芬蘭的教育現場也看到他們有需要面對的問題。儘管如此,芬蘭教育與教改也是有許多很棒的面向與價值觀值得他國來學習;將在下一篇中繼續討論此主題。

陳巧茵老師小檔案:
Anita Chen 陳巧茵:芬蘭赫爾辛基國際學校資訊科技總監,芬蘭 HundrEd 教育顧問,同時也是台灣親子天下駐站作家。陳老師在教育界有 20 年經驗,研究芬蘭課程課綱 3 年,參訪過芬蘭 50 多間小學,中學實地課室觀察和與 100 多位芬蘭老師訪談。陳老師也曾任美國哈佛教育學院 Future of Learning 講師,台灣國立師範大學國語教學中心師資培訓講師,台灣僑委會華文網路種子師資培訓講師,香港大學教育系客席講師,澳洲新南威爾斯州獨立學校聯盟講師。

註1:來自北歐四季 粉絲頁貼文,原始報導如下:
特殊需求的學童新聞(芬蘭文)https://www.iltalehti.fi/politiikka/a/17022dcc-7940-4fab-ae03-8209682c6cf7?fbclid=IwAR2pHEwBGwsSZ3RTl88OSup9Bw0rJl464XUVSQfEJh5ETSdO6Aj-voQ1wtY
高中語文老師投書(芬蘭文)
https://www.hs.fi/mielipide/art-2000006092788.html?fbclid=IwAR2AXhZTl80fRVp9aTcJLOp8xdR5Tk_rUXIbNzmHML59H4bM_pZh5WEUb2Q
高中生壓力大(芬蘭文)
https://yle.fi/uutiset/3-10763591?fbclid=IwAR3Xm0cfcixDMUpxW7ixcvQLc1_WiJRGBp-Ev2cxHBn5pO9BztkrcbU5Fz0

註2:
https://yle.fi/uutiset/osasto/news/finlands_digital-based_curriculum_impedes_learning_researcher_finds/10514984

註3: https://yle.fi/uutiset/3-10606166

註4:https://yle.fi/uutiset/3-10598923

註5:https://areena.yle.fi/1-50049479

註6: https://www.iltalehti.fi/politiikka/a/17022dcc-7940-4fab-ae03-8209682c6cf7?fbclid=IwAR2pHEwBGwsSZ3RTl88OSup9Bw0rJl464XUVSQfEJh5ETSdO6Aj-voQ1wtY

註7:芬蘭教育(一):一場成功的營銷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