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廢除學科」?──滿天亂飛的假新聞,隱藏著台灣對教改的焦慮與期待

「芬蘭廢除學科」?──滿天亂飛的假新聞,隱藏著台灣對教改的焦慮與期待

文/倒地鈴、Wasiq

假新聞的散佈感覺小事一樁,不知不覺整個社會卻被籠罩在它的謊言中。近日台灣「接收境外假資訊」嚴重程度,被評為世界第一;半真半假訊息感覺上無關痛癢,但卻很容易導致嚴重且廣泛的影響。假新聞可以牽動一個國家或區域的選舉動態,也能造成生命的殞落。印尼的總統大選,即是牽動國家又帶走人命的一例 。

假新聞是這個時代的隱形戰爭,思辨力就是最好的反抗工具。圖/rawpixel.com on Pexel

假新聞之所以為假,就是它誤導讀者、偏離事實真相。歐盟防治俄國惡意散布不實訊息(disinformation)的專責單位更是直接了當指出,事實也可能構成不實訊息。「就算是真有其事,只要是去脈絡、一句話、一個數字、一個聲明,甚至是一張圖,都可能達成造謠的效果」(Disinformation Review, 9 May 2019)。假新聞對事實的偏離程度不一,若是百分百為假,或許還可以判斷。更難的是半真半假;這對於一般民眾而言無疑是個覺知與判斷力的考驗。(註 1 )

最近在網路、Line長輩群流傳的「芬蘭廢除了學科」,就屬於半真半假的假新聞。

真與假之間,「芬蘭廢除了學科?」

兩年前這消息剛出來時,在很多英文的報導(比如說英國獨立報於 2015 年 3 月 20 日的報導)與各式教育相關論壇中引起廣泛的討論,繪聲繪影地討論芬蘭廢除學科這件事。

但上述獨立報的報導,其實是個半真半假的新聞。就真的部分而言,芬蘭的確是在新課綱中強化了以「以現象為本的學習」,並鼓勵各科目老師跨越學科藩籬來合作教學。

假的部分可分以下幾個面向來說,第一、芬蘭並沒有廢除傳統的學科教學。非但不廢除,他們反而肯定學科的存在,反對只單靠「以現象為本」來學習,因為沒有學科的支持,學生知識體系變得支離破碎。由於前仆後繼的詢問,芬蘭教育部特別在官網上以「芬蘭學校的學科教學沒有被廢除」為題,強調「2016 年 8 月開始實施的新課綱雖然有些變化,但絕非廢除各科的教學」。且「為了迎接未來的挑戰,重點是跨界(通用)素養(transversal (generic) competence)與跨學科方式的導入與實踐」。所以,獨立報斗大標題說芬蘭廢除學科,這是第一個假。

第二、既然學科並未被廢除,因此「全面」採取情境、主題式教學亦無法成立。目前芬蘭維持不同學科的教授,包含母語、第二國語(瑞典文)、外語、數學、環境、生物、地理、物理、化學、健康教育、宗教、倫理、歷史、社會、音樂、視覺藝術、手工藝、體育、家政等(詳見芬蘭教育部基礎教育新課綱新聞),但是導入一定比例的現象教學法(主題式教學),讓學生能統整真實世界發生的各種現象,並思考合適的解決之道。至於現象教學法的施行比例,課綱中規定 1 - 9 年級的學生,每一年至少要有一門跨領域的整合課程;首都赫爾辛基市就安排市內學校每一年至少兩門這樣的課程。

第三、儘管「以現象為本的學習」受到廣泛的報導與認同,但這理念本身並非甚麼史無前例、更稱不上嶄新激進。畢竟芬蘭的老師早就在課堂中實踐「以現象為本的學習」多年。之所以受到如此大的關注,是因為它被正式寫入了課綱當中。

在 2019 年初,芬蘭廢除了學科的假新聞又再一次從內容農場流竄到群組與臉書,造成瘋傳。當時,我們也在臉書專頁上澄清這個假消息,並提供幾則較可靠資訊來源的專訪提供大家參考。然而,為什麼這樣的假新聞得以捲土重來、流傳既深且廣呢?

教改,代表著人民對未來教育的美好期待。圖/Porapak Apichodilok from Pexels

台灣對教改的焦慮與期待

芬蘭大刀闊斧「廢除學科」的假新聞之所以會於近期再度出現,其中一個可能的原因是,台灣希望在「教育界領頭羊」的芬蘭中找得一種安全感,就像是在汪洋中需要有片浮木才能順暢呼吸;教育改革就像是無邊無際的汪洋。而芬蘭「廢除學科」的教育典範,則是浮木一樣為人所需。

另一方面,台灣在今年即將開始實施的新教改:108 課綱被認為是台灣史上最大的教改,長久以來引起各界熱烈討論(108 課綱內容已有許多資料,有興趣者可參考註 2)。教改所引起的變動,對於已經習慣現有體制的大眾來說,無疑產生一定的衝擊與懷疑;多數人對此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舊有的教學模式已經不能應付變化越趨快速的社會,改革勢在必行。但台灣社會自從解嚴以來已經歷過一連串的教改,過程爭議不斷,沒人說得準到底這次的教改結果會如何,大家需要一個可以參考的典範。而芬蘭,在多數人眼中的教育典範,就是大眾拿來參考的對象。因此,當有媒體開始報導芬蘭最新的 2016 教改,談及他們「廢除了學科」與主題式教學的模式,這剛好符合一般人對於未來教育的期待,大家七手八腳緊緊抓住浮木不願放手,所以再度令假新聞的流傳。

一般大眾接觸到的「假新聞」可分成兩種,一種是蓄意捏造人為刻意造謠、第二種屬於新聞工作者不小心擷取部分而導致誤傳。相較於印尼的總統大選跟失控的假新聞關係屬於前者,「芬蘭廢除學科」的假新聞則屬於後者。換句話說,這次的假新聞是源於記者的斷章取義所產生的半真半假,對於不了解芬蘭政策的人而言,常常很容易聽信媒體的一面之詞而全盤接收。不過正如一開始所說,假新聞可能會造成很嚴重的後果,因此尚未被證實的消息不應該被大量廣傳。每個人都需要培養思辨能力,特別是在這個假新聞作為隱形戰爭的時代,思辨力就是最好的反抗工具。

關於芬蘭教育,大眾的誤解與背後真相

芬蘭教育,如同世間所有事情一樣,都有其不同的面相,好壞參半。如果聽到所有的評論都是一面倒,可以想像實情或許大異其趣。若能對一件事有更加全面的了解,可以培養思辨力,也可以抑制假新聞的不斷發生與傳播。

芬蘭跟台灣一樣,也經歷了許多次的教改(註 3),上至政府官員下至一線教師都深刻經歷,也產生不少衝擊。關於芬蘭教育,琳琅滿目的書籍、討論會、媒體報導等多為認同與讚賞,因而大眾對其有許多美好的想像。不過,實情可能並非那麼單純。

為了更加深入的探討芬蘭教育,我們將會在後續文章中訪談幾位有過芬蘭教育經驗的學者,他們不論是在課室內的深入觀察、或與師生的實際接觸討論,都能讓我們從另一個角度來探討芬蘭教育的優點與缺點。

註 1:為因應日益白熱化的假新聞網路戰爭,政府亦修正現行法令,防制假訊息危害國家安全與公共利益。細節請參閱行政院 2018 年公布「防制假訊息危害因應作為」。假新聞不論是全假或半真半假,皆有一定的殺傷力,面對這樣的挑戰,需要善用思辨力,或許這也是在教育中,最需要讓下一代培養的重要能力!

註 2:台灣教育改革發展
「台灣教育改革之研究」(周祝瑛)
《未來Family》完整報導分析

註 3:芬蘭教育改革發展狀況
「芬蘭教育改革的歷史及其現況」(張家倩,2006)
「芬蘭教改的成功之路」(陳之華,2009)
「評析芬蘭教育制度的觀念取向:以共好取代競爭」(林淑華&張芬芬,2015)
芬蘭教育部基礎教育新課綱新聞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rawpixel.com on Pexel、Porapak Apichodilok from Pexels、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