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留學面面觀(一):「芬蘭,適合讀博士嗎?」

芬蘭留學面面觀(一):「芬蘭,適合讀博士嗎?」

前言 

相較於近年來不斷增加的交換生和碩士生,來芬蘭念博士的人數實在屈指可數。水鹿遇到馴鹿成立的初衷之一,為分享第一手芬蘭留學資訊。留學特輯由 4 位正在赫爾辛基大學就讀博士班的 Wasiq、倒地鈴、Continyu 及聽見芬蘭,分享他們在 2014 年之後進入博士班的經驗,以及其中的所見所想,提供把芬蘭列入博士班選項的讀者朋友作為參考。
 
本篇以先介紹「個人學術背景與經費來源」及針對「博士班攻讀之必要性 」這個一般性的問題進行回答,並說明 4 位博士生「選擇來芬蘭的原因」。這個介紹和問題看似和「芬蘭適不適合讀博士班」沒有直接的關係,實則影響相關細節的問題,因此做為文章的前菜,配合食用。

專業背景與博班期間的經費來源

Wasiq

社會科學院的政治系。
我一開始是拿教育部公費留學獎學金,後來沒錢,就在芬蘭兼職;在 2017 年幸運獲頒芬蘭文化基金會攻讀博士獎學金,目前在學校正式體系裡做有支薪的博士生 (salaried doctoral position) 。


論文題目是從老人照顧政策與實踐看台灣原住民族主權。我的論文揉合了批判政策分析法以及批判民族誌,前者是來分析台灣當前長照政策(尤其是針對原住民),後者是連結在地部落文化健康站作為老人照顧的實踐。研究的動機是藉由重新省視作為泰雅族的奶奶她的想法與際遇,來深化自己泰雅原住民族認同跟開展回家的旅程。

聽.見芬蘭

民族音樂學。我先在 2014 年底拿到博士班的入學許可,2015 年通過教育部留學獎學金才決定回到芬蘭(曾在 2011-2012在西貝流士音樂學院交換一年),目前在赫爾辛基大學音樂學博士班做芬蘭傳統樂器岡德雷琴(kantele)的跨國移動研究。


研究動機是交換學生回台灣後發現自己好像是唯一一個彈芬蘭琴的人,在網路找自學的過程中發現芬蘭琴在日本的音樂小圈圈已經存在了 25 年以上,因此很好奇芬蘭國家樂器在日本人濃烈的改編文化下,有什麼新的樣貌和意義。

Continyu

自 2016 年起成為赫爾辛基大學農林學院下環境經濟學博士班學生,專長在海洋資源與漁業經濟、生態系統服務衡量與會計(ecosystem services valuation and accounting)。


博班經費來源主要是一個薪水為期三年的歐盟計畫(project-based position)。

倒地鈴

在赫爾辛基大學的生物與環境科學院主修植物分類學,以蕨類為主要研究材料;研究方法包括分子生物學與形態學的應用。博班經費來源多樣,除了第一年是自己的經費之外,2015 年開始有教育部留學獎學金的支持。此外,在共同指導教授的實驗室研究學習期間,亦獲得研究與生活的經費支援。

 

赫大農林學院生物與環境科學院所屬 Viikki 校園一景,學校的溫室。圖/Continyu 提供

念博士班有何必要性?

Wasiq

「要不要念博士班」這種問題實在是因人、因時、因地、因際遇而異,就像是問「要不要生小孩?」一樣,可能每個人狀況不同,不可能有標準答案。但是,無論是念博士班還是生小孩,雖然聽起來這兩件式南轅北轍,但還是有共通點:兩者都意味了你將踏上一段把舒適圈遠遠拋棄在後面的未知歷險。而且如果你全心全意、義無反顧投身去做,這趟歷險會改變你的一生。
我那時候決定要唸博士班,是因為剛好還有一年半的教育部公費獎學金,想說繼續念一下看看喜不喜歡博士班,就開始了。  

聽.見芬蘭

建議先就業。
如果你很確定願意花上幾年的時間來探索你想要研究的主題,那麼,趕緊寫份說服力夠的研究計畫,並趕緊調查可以申請的研究補助。如果你既沒有找到錢的來源,想要到銀行借錢唸上去,「施主,母湯阿!」到芬蘭念博士班一直不畢業(因為指導教授一直消失)的壓力,過年光是回答親戚的質問就讓人吃不消阿。

Continyu

是否念博士班可以問自己幾個問題:
1.是否熱愛你的研究主題:此熱情要能支撐你專注在一個題目多年,並渡過可能面臨的研究或是心理層面的挫折。
2.是否有足夠的資金來源:研究會花費你大部分的心力,確保博班期間的資金來源可以減輕很大的心理壓力。
3.未來職業規劃:走學術的話,瞭解一下你們領域學術界的現況 (雖然領域有差,但學術界大抵上是趨於飽和的狀態。萬年博後大有人在)。
以及考慮一下,學術這條路不通時的其他可能性。

倒地鈴

在工作了一陣子之後,想要在自己的領域內多學習一些;並且發現自己對於知識的發現與分享還蠻喜歡,故而決定念博士班。自己的學習歷程並非一路連續,在學碩士之間,以及碩博之間都有幾年的工作與生活經驗,最後才決定走上博士學習之不歸路。做這個決定需要考量許多因素,最重要的除了興趣與熱情,也要有適當的經費來源。若無此條件,那麼在這條路上會走得很辛苦。


為何選擇芬蘭?

Wasiq

大三到赫大當交換學生,踏出舒適圈、認識了非常棒的五湖四海朋友、也開啟了對未來的不同想像。畢了業就想要出國深造,因為想要跳脫一種台灣島內令人窒息的畢業既定框架。
若不出國,覺得每個選擇都對讓我對自己越來越陌生、越來越不知道自己為何而活、一直嚮往畢業後的自由空氣也瞬間稀薄起來。為此,我選擇出國唸書。2011 年,由於公費獎學金不支付已經考上的 LSE 的雙聯學位,我就選擇回到芬蘭讀碩士,2014 年續讀博士。

聽.見芬蘭

2011-2012 年交換學生收穫很多,對芬蘭樂器有興趣,在有獎學金的前提下決定回來念書。

Continyu

本來碩士畢業後沒有想要直接念博士,但剛好看到這個博士的職缺,計畫主題我很喜歡,機會難得就申請了。只是碰巧這個職缺在芬蘭。

倒地鈴

由於碩士及以下的教育都是在台灣完成,因此在決定要念博士班後,就計畫要到海外體驗不同的體制。由於沒有過交換學生與任何海外教育的經驗,故在博班的申請上花了相當多時間。首先先設定想去的國家,再者在該國家中搜尋有興趣的大學、科系與相關領域的指導教授;之後就是開始寫信給自己有興趣的指導教授。
我的目標國家包括澳洲、紐西蘭與芬蘭,最後有幸與芬蘭的教授連結並因此決定來到北歐國家。
冬季赫大校園一景。圖/Wasiq 提供

執行、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Continyu、Wasiq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