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芬蘭「雙普會」,看小國擠在夾縫中的「生存策略」

從芬蘭「雙普會」,看小國擠在夾縫中的「生存策略」

文/Wasiq

美國總統川普和俄羅斯總統普亭的高峰會談(下面簡稱雙普會),在 2018 年 7 月 16 日,將近攝氏 30 度的芬蘭赫爾辛基展開。
 
雙普會在芬蘭舉行,不僅單純是因為之前美俄領袖有來開過幾次歷史會談(見中央社,2018 ),更是因為芬蘭謹小慎微的小國生存策略。


 2018 年 7 月 15 日因應雙普會舉辦的  Helsinki Calling 人權示威遊行。圖/倒地鈴 提供

芬蘭的小國生存術
 
芬蘭在過去將近百年的時間是俄國領土,在那之前更是幾百年的時間在瑞典王國裡面。芬蘭這個看似不起眼的蕞爾小國,夾在民主與共產陣營中間,卻也在坎坷多舛的際遇中,習得了夾縫求生術:比如說,芬蘭雖在 1995 年加入歐盟,仍小心翼翼維持中立地位,所以遲遲沒有加入北大西洋公約組織( NATO )。歡迎參閱我們之前寫的芬蘭建國百年大事記來做全面的了解。
 
更重要的是,我們對芬蘭的理解,不能只停在它現在是個「教育好又幸福的先進北歐福利國家」,更應該了解它身處世界的邊緣、又無奈地夾在大國之間的「絕地逢生」歷史:

芬蘭與俄羅斯的邊界長 1,380 公里,在這 3.5 個台灣長(南北縱長)的邊界中,芬蘭在強鄰俄國陰影下的生存術,就是採取「不反俄也不結盟」的微妙中立立場(TVBS News, 2018)。二戰後美蘇冷戰時,領導芬蘭近 26 年的強人總統吉科寧(Urho Kekkonen),讓芬蘭民眾至今很難忘懷——原因不僅是他是史上任期最長的總統(他卸任後,芬蘭開始立法限縮總統權力);也不只是他在政治立場上一直拒絕加入美國主導的北約( NATO )、也與蘇聯保持一定的關係與距離;更是因為他強調中立國路線,「用獨立自主與中立當北極星」,指引芬蘭在強權角力下,逐步走出蘇聯陰影的步伐。(見 Wiskari , 1986)。


 
Helsinki Calling 抗爭,在白教堂前搭台,邀請女歌手用裸體做政治饒舌演出。圖/Wasiq 提供

價值的選擇,是 2018 年芬蘭的生存術
 
在 2018 年的今天,芬蘭社會也用價值的選擇,讓自己跟西方民主國家站在同一陣線。那是什麼價值?
 
第一,肯定人權的價值。像是 7 月 15 日舉辦的遊行演說中,第一個不是院長或是市長致詞,而是讓受俄國迫害的烏克蘭民眾上台,向群眾分享他們面對的人權侵犯(俄文—英文翻譯)。

第二,包容多元意見的價值。遊行演說中除了芬蘭政治人物(綠黨歐洲議會代表 Heidi Hautala )、芬蘭商業領袖(憤怒鳥老闆 Peter Vesterbacka )、關心人權的暢銷書作家(《救贖》作者 Sofi Oksanen )以外,更是有敘利亞難民代表、伊拉克反遣返代表、烏克蘭代表等。

第三,讓不同意見被看見與理性討論的價值。#HelsinkiCalling遊行統合了 100 多個NGO,有很多民間組織對大遊行的不溫不火、政治正確的標語感到不滿,因為不能真確代表他們的訴求。為此,芬蘭公視對不同意見做了持平報導(不是以台灣常看到的「爆料」形式),進而促進了不同陣營的對話與討論。(見 Wall 2018, Lovino 2018)
 
「雙普會」固然重要,但是對我們而言更核心的,或許是芬蘭怎麼在關鍵時候做關鍵的價值選擇。

參考文獻:
http://www.storm.mg/article/463285
https://yle.fi/uutiset/osasto/news/finns_party_backers_praise_trumps_immigration_policy/10306574
https://news.tvbs.com.tw/world/956408
https://yle.fi/uutiset/osasto/news/helsinki_calling_organisers_refute_claims_of_language_policing_exclusion_at_trump-putin_demo/10304522
https://www.nytimes.com/1986/08/31/obituaries/urho-kekkonen-85-is-dead-finnish-president-for-25-years.html

備註:本文原刊載於《換日線》合作夥伴「水鹿遇到馴鹿」,授權換日線重新編輯後刊登,原標題為:〈赫爾辛基雙普會,看小國生存術〉。

執行編輯:關卓琦
核稿編輯:張翔一、關卓琦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