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組自救篇】政府沒說、媒體沒寫、老師沒教的事:芬蘭求職有多難?(上)

【文組自救篇】政府沒說、媒體沒寫、老師沒教的事:芬蘭求職有多難?(上)

文 / Wasiq

不熟悉芬蘭的人,可能會從許多媒體報導上,誤以為芬蘭時時都是像上圖那樣太陽高掛、天色湛藍美好,外加教育一流生活愜意福利多多;不熟悉芬蘭職場,也容易誤以為在芬蘭工作又好找薪資又高,是個不用多努力就可以輕鬆就職的地方。

芬蘭駐臺灣貿易及創新辦事處(Finland’s Trade and Innovation Office in Taipei)的臉書在今年 1 月 5 日,分享了一則負責提升芬蘭國際形象的《This is Finland》文章,並提到了芬蘭的「就學與工作資訊」──其中除了充其量是行政程序的連結外,也四兩撥千斤地把外國人在芬蘭找工作的艱難,可說輕描淡寫一筆帶過。

有感於資訊的缺乏,希望透過這上下兩篇的芬蘭求職資訊,給有興趣來芬蘭找工作的舊雨新知一個參考。

首先必須說明:由於科系領域的差異對找工作來講有很大程度差異,比如說阿爾托(Aalto)大學的設計、資訊與工程學系等,確實不乏「畢業即就業」的(鳳毛麟角)成功業界人士。但本文是以赫爾辛基大學(University of Helsinki)、人文社會科學研究相關領域的碩博士生視角,並納入剛來芬蘭的求職者經驗撰寫而成。

當然,因為篇幅有限,如果有什麼可以繼續補充的,也請前輩先進不吝指點。

外國人在芬蘭找工作的實境:步履艱難,好比是在小山般的雪堆中自己找路前進。圖 / Wasiq.

本篇文章,先就外國人相對最容易找到工作的芬蘭首都──赫爾辛基之就業市場與工作型態做介紹;下篇,會再以具體找工作的建議,來提醒在芬蘭求職的你,應該要注意的一些面向。

在芬蘭找工作有多難?

在芬蘭找工作難嗎?首先要了解的,是芬蘭就業市場的「國際化程度」。

語言是其中的關鍵之一:在赫爾辛基商會的調查中顯示,雖然 73% 的芬蘭企業會在商務中使用到英文;但高達 96 % 的芬蘭企業,還是以芬蘭語作為主要的溝通語言。

而且,因為就業保障的要求高,雇主通常不願意輕易釋出全職的職缺(permanent job),移民們甚至連一般兼職工作都不好找。根據統計,外國背景的一般全職職員,只佔全芬蘭職員的 5% ,其中以赫爾辛基所在的新地( Uusimaa )區最高,佔 10-13% 。

芬蘭不是沒有工作,相對的,芬蘭首都赫爾辛基區每年的工作缺逐年增加,人力卻是逐年遞減(來源:Uusimaa Council),甚至預計到 2030 年之前,每年人力都會以一萬人的規模減少。

藍線:職缺;紅線:職場上所剩人力。圖/ Presentation by Markku Lahtinen

照理來說,需求大於供給,在芬蘭應該很好找到工作。但是實際找起工作,卻往往不如想像中容易,這是為什麼呢?

答案是,因為在芬蘭,僅有「某幾個產業」特別容易讓移民進入:例如房地產生意( 40% 是移民背景),其次是餐飲與住宿( 24% 是移民背景),再來是營建業( 22% 是移民背景)。

此外,大部分芬蘭的移民都從歐盟來;另愛沙尼亞及俄羅斯由於地理位置,更是芬蘭路上最常見的「外國人」。反觀一開始到芬蘭,可能只會講英文及中文的台灣人,求職之路將僅限於在某幾個「跟中文相關」的產業:如旅遊、餐飲、中文教學等。

反之,如果會講流利的芬蘭語,求職之路將相對寬廣許多。

市場國際化程度低,芬蘭面臨緊迫的人才外流問題

近年來,雖然芬蘭就業市場急遽邁向「國際化」,但白紙黑字指名「求職者需諳芬蘭語」的企業仍然不在少數──很多芬蘭公司的求職廣告,用英文洋洋灑灑寫了大半頁,捲軸下拉後卻發現要求「流利的芬蘭語能力」,令許多國際求職者大呼吃不消。

2016 年,我參與赫爾辛基商會舉辦的「多元文化人才實習計畫」,遇到了許多非常優秀的國際學生,他們都是在芬蘭的高等教育學府(赫爾辛基大學、阿爾托大學、Laurea, Haaga-Helia、Metropolia 等等)剛畢業或即將畢業,從念社會學到商業、法律、機械、電子都有。

但幾乎無一例外的是,每個人都有一段在芬蘭找工作難唸的經──大家最常抱怨的就是明明芬蘭雇主都會用英文,但是仍然強調受雇的人要會芬蘭文。

但即使有流利的芬蘭文能力,也未必代表在當地求職之路會一帆風順:很多在赫爾辛基大學就讀碩士、甚至博士學位的人文社會科學學院國際學生,也因為在芬蘭求職不順而離開芬蘭。

在PhD career 課堂的最後,我們邀請了業界成功的學長姐來分享經驗並且Q&A。圖/ 水鹿遇到馴鹿 提供

這個問題,在近 10 年來非但完全沒有改進,反而有種越來越嚴重的趨勢。赫爾辛基大學在去年(2017)才開始注意到這個嚴重的「人才淨流出」問題,慢慢透過投注資源在career service 以及 PhD career 等課程與服務來改善。

我在 career service 尋求老師協助提供求職資訊時,他們就提到「概念翻轉」 (比如 transferable skills 界定)以及「學生自發連結產學策略」(比如 information interview )兩個找工作小撇步。

那時候血氣方剛剛開始唸書、聽過後也沒放心上。一直到隔了兩年,因為沒有拿到獎學金、心中悲憤想要尋求往業界發展、大修特修所有跟業界求職規劃相關的課時,修到了一門 PhD career 課程,赫然發現這兩個「撇步」又再次被提出。

到底這兩個概念,是什麼意思呢?

碩博士的求職路:概念翻轉

概念翻轉,簡單講就是讓學生理解「象牙塔裡面的知識及know-how,其實轉一下,到業界也可以變得非常好用」。

聽起來像是「嘴砲」,但其實在芬蘭的碩博生脈絡下,是蠻有道理的:著力於研究者職涯諮詢的英國非營利組織 Vitae 提供了以下的概念架構,來說明「概念翻轉」可以如何具體實踐。

它把研究所蘊含的能力分成四個象限:知識與智性的創造、個人效率、研究執行與組織、影響力與團隊力。各四個象限裡面又對應了三個次能力,非常清楚地說明了:研究並不是閉門造車、「象牙塔非塔」,只是差在會不會應用而已。

Vitae 的四個象限用四個顏色區別,外圈則是研究過程中會培養的諸多能力。圖/ Information literacy lens on the Vitae Researcher Development Framework 2012

以芬蘭博士生的研究經驗而言,我們做的絕對不僅僅是單純地爬文獻跟寫論文而已:

首先,我們要想辦法「自力更生」申請獎學金。而所謂的獎學金申請,其實就需要處理與吸收龐大的資訊,以及努力「行銷」自己看起來微不足道的研究(透過寫一份亮眼的研究計畫);再者,我們需要定期投稿期刊,以完成論文(如果你選article-based 論文)或是想要磨亮自己的筆跟思緒,整個期刊的「投稿、退回、修改、再投稿」,猶如業力輪迴的過程都得自己概括承受。

再來,我們要學會跟指導教授做「實質有效率的溝通」──因為指導教授 99.99% 都不是亞洲人,也都不會了解台灣的歷史脈絡及教育體制,是如何規訓學生的性格狀況,所以在溝通、交換意見的時候,如雨後春筍浮現的自我懷疑以及焦慮,也都要自己概括承受。

像上述簡單舉例 3 個芬蘭碩博生生活中稀鬆平常的一部份,就可以透過「概念翻轉」,「轉繹」成業界中具有價值的特質:第一個申請獎學金,就包含了時間管理、資訊處理彙整分類、行銷、計畫撰寫、自我價值肯定;第二個投稿期刊,包含了時間處理、效率最大化、危機處理、平心靜氣處理批評、有效率處理大量新資訊;第三個「與指導教授過招」,則包含了跨文化溝通、將複雜資訊有條不紊地彙整分類、井井有條的報告分層分析、自我肯定與認可、壓力有效處理、人際關係經營等等。

「概念翻轉」應證了芬蘭職場上,雇主重視的求職者應有條件:不是單純的要本科生或一定得吃過這行飯,而是希望找到有動機、自主積極樂觀的團隊夥伴(見下圖)。

人力資源網站統計芬蘭公司聘雇最重要的前兩大面向,分別是「動機」與「與團隊個性契合度」,第三才是「之前的工作經驗」 source: Duunitori

碩博士的求職路:學生自發的產學連結策略

另一方面,以 information interview 作為一個產學連結策略而言,真的是一個低成本,但非常高效益,幫助學生獲取資訊的方法:

簡單來講,就是學生自發性地去找一個,在自己嚮往業界中工作的對象──不論是自己領域中、是以後想要轉行的產業都可以。比如說以後想要在學界發展,就去訪問學校老師教授;以後想要創業,就去找一個創業有成、背景又跟自己一定程度相似的。

然後,就去聯絡這個人──如果聯絡不到,學校會透過校友會協助。聯絡到之後雙方約個時間,做個簡單的訪談。問題大抵是這個人的學經歷、怎麼會在畢業之後找到這個工作、找到這個工作之前經歷過哪些工作、並請這個人給自己一點就業上的實質建議與小撇步。

透過「概念翻轉」以及「 information interview」,讓人文社會科學的碩博班畢業生在芬蘭職場面臨的困境,得以有著獲得翻轉及實質建議的機會。儘管還是缺乏真的在業界工作的經驗,但透過概念的翻轉而心安理得、透過 information interview 而更穩健踏實,對以後找工作不吝是一大助力。

赫爾辛基大學幫助學生找工作的漫漫長路,效果值得持續關注。

(未完待續,下篇請見《【實戰策略篇】政府沒說、媒體沒寫、老師沒教的事:芬蘭求職有多難?(下)》)

備註:本文原刊載於換日線合作夥伴水鹿遇到馴鹿,授權換日線重新編輯後刊登,原標題為:《老師沒教的事:芬蘭求職(上)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