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芬蘭到雲南,我的地方觀察:那些關於廁所的二三事

從芬蘭到雲南,我的地方觀察:那些關於廁所的二三事

傣族風格的植物園內廁所。圖/倒地鈴 提供

文/倒地鈴

廁所對每個人的生活都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場域,佔了基本生活需要之吃喝拉撒睡中的 2/5,不過由於太普通而常常被人忽略,就像是生活中的空氣一般。會意識到這種很平常的生活空間,通常是在離開了習以為常的生活環境之後,才會有強烈感覺。

旅居在外,體驗到各國不盡相同的廁所;即便同樣在中國,不同省份的廁所也不一樣。我在雲南西雙版納進行學術交流期間,一次同事們間的小討論,成為這篇文章的開端:法國同事不喜愛雲南廁所還情有可原,但一位留法的上海姑娘也很不習慣此地的居家廁所;頓時讓我意識到對於中國其他省分的居民來說,這裡的廁所樣式可能並不常見。

雲南廁所:就是愛蹲蘿蔔坑

其實這裡的廁所也沒有非常特別,就是我們常看到的蹲式廁所。這在台灣算蠻普遍,特別是在公共區域;且基於衛生的理由,大家在公廁的首選通常都會是蹲式廁所,有時坐式馬桶的廁間還會被嫌棄。

但若是回到了自己家中,居家大部分會使用的還是坐式馬桶,沒想到當我來到雲南西雙版納,發現這裡的蹲式廁所根本就是 everywhere,不論是公廁或是一般民居內都是,這就給我一種奇怪的感覺。

民居內的廁所幾乎都兼浴室使用,若這個空間大些也還好,但很多時候都是小小的一個地方,讓淋浴處與蹲廁非常緊密地靠在一起──至少植物園內的學生宿舍就是如此。廁所兼浴室的空間,比起台灣高速公路休息區的廁間也沒大多少,洗澡的時候都會很擔心手一滑肥皂就沒救了。

原以為中國大多省份都像是這樣的廁所設置,但自從上海姑娘對此感到驚訝之後,再問了其他來自山西、四川與山東的同事,才知道大多數省份的民居還是以坐式馬桶為主,雲南就這點來看還真是特別。

開放空間:膽識的測驗

記得小時候曾聽到有關旅遊中國的故事,其中我印象最深的部分也與廁所有關,內容是說在雲南的鄉鎮有許多廁所沒有門,因此觀光客必須自備雨傘來遮羞──當初聽到時就只當個有趣的旅遊見聞,但現在自己親自造訪這塊土地,還真的遇到這樣的廁所;且不是只有小鎮,曾看過城市公園內的廁所也是如此。

雲南中南部某小鎮餐館內的開放式公廁。圖/倒地鈴 提供

上這樣的廁所對當地人來說稀鬆平常,但對多數外地人來說可就是個挑戰。就如同第一次體驗傳統的日式泡湯或是芬蘭桑拿一樣,相較於當地人對裸身的自在如常,「閉俗」的新手總是得先過心理那道關卡。

我倒是成功的使用過了這樣的開放空間廁所,但是當時只有我一個人在廁所內。不過打算旅遊雲南的人也不用擔心,其實這樣的開放廁所在這裡已不多見了,大多數還是正常有門的廁間,而且公共廁所也設置得不少,整體來講算很方便,特別是跟許多歐洲國家相比。

歐洲廁所:膀胱力的考驗

說到歐洲廁所,它給人的印象就是既不方便(設置少)又貴(使用者付費),因此而讓許多長輩感覺無法安心而不願赴歐洲旅行。的確,相較於多數亞洲國家而言,許多歐洲國家的廁所設置並沒有那麼普及,因而常常讓人產生疑惑,是否歐洲人的膀胱特別有力?!

以芬蘭而言,在首都赫爾辛基市區也是有許多如廁地點,除了一般設置在建築物如賣場、博物館內的廁所之外,也有位於街邊的公共廁所。這些廁所很多都是免費使用,但是重要的交通樞紐區像是中央火車站、巴士轉運站等廁所就有收費。設置量雖不像亞洲那麼方便,整體而言還是可以接受。

但出了首都市區就比較難了,除了住家之外,許多車站與超商並不一定有公共廁所,或許這也是造成在某些公眾建築的角落會聞到尿騷味的原因。不過在芬蘭郊區也有個好處,就是森林、綠地到處都是,這⋯⋯其實也不用愁找不到地方解決?

最後查了資料才發現,其實坐式馬桶起源於西方;在傳入東方之前,亞洲這一帶都是基本以蹲式廁所為主,包括早期的台灣。而對於這個重要卻易被人習以為常忽略的空間,也有各種屬於它的文化與小故事默默發展出來,例如廁所文學(註)廁所革命等;日本強大多功能的洗屁股馬桶也是在他們進行廁所革命後才慢慢發展出來的現代化設備。有關廁所,看來還有許多可挖掘的故事呢!

赫爾辛基大學主建築內的廁所,門上創作有各種有趣的調查或小品文。例如右圖的小普查「有誰跟叫做 Antti 的做過愛?」(圖/Wasiq 提供)

註:指人在如廁的時候,為打發時間、抒發情感或其它特定目的,而在廁所牆壁上塗鴉,進而衍伸出的一種創作文化,可見於公共廁所。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倒地鈴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