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英雄們的後盾──《國體法》只是第一步,台灣「體育改革」之路還很長
圖片

「體育改革」對台灣來說,是一個說來順口,但深究之下卻很陌生的詞彙。

世大運中華隊的表現優異,但伴隨著網路鄉民指出「因為沒有體協」、「丁妹」丁聖祐的影片指控黑箱操作,加上 2016 年網球選手謝淑薇退賽、撐竿跳運動員葉耀文接二連三的「掉竿事件」,全台民眾對於各個體育協會的不信任與指控,也在同時間達到高峰。

這是一個十分特別的現象。因為在此之前,其實沒有太多人真正關心過台灣的體育制度,或甚至試圖去理解體育圈的種種現象。相較於「教改」和「年改」,體育改革過去更是一項看似和大多數群眾無關的項目。而如今隨著世大運熱潮,《國體法》在民意壓力下,此刻正於立院「拼三讀」

然而,完善的運動發展,始終是一個成熟社會的指標──正如同近年有越來越多的民眾開始參與慢跑、騎行、瑜珈和極限運動──因為社會的財富累積到達一定程度之後,運動和健康才會慢慢成為人們的關注焦點。並且,直接點地說,好的國家運動表現,最需要的便是金錢。

在此需要先科普一下:「體育」(Physical Education)其實並不等於「運動」(Sport)。一般來說的「體育」有教育成分,寓教於樂,或是以有系統的方式對大多數人進行身體能力的訓練。而「運動」的範圍則更廣,可以泛指單人或團隊的運動、休閒的運動或是職業運動。

在國際正式的稱謂中,通常是使用「運動」(Sport)而不是體育。但兩者之間仍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在所有的「運動改革」當中,體育,也就是「體能教育制度」的改革是必然的一環──因為如此才能啟蒙青少年對運動的興趣,並在體能的黃金時期經過訓練培養成為優秀的運動員,創造更好的成績。

運動可以很廉價,但好的國家表現,尤其是專業和世界級的比賽,除了招募有天賦的運動員,訓練團隊、醫療團隊和專業器材的重要性經常是賽場上一分高下的決勝點。無論是培養運動員或是其背後的團隊,建造合適、符合國際標準的場地,甚至是報名參與比賽以及差旅,都需要龐大的資金支持、打造一流的世界級隊伍。

當然,如今台灣的「體育改革」呼聲,隨著民眾的關心和憤怒達到高點。不過,一個讓人能稍微感到安慰(或自我感覺良好)的事實是:台灣並不是唯一一個經過體育改革創痛的國家。就在近 20 年,許多先進國家或甚至是亞洲的鄰國,也都經歷了運動改革的陣痛,才日漸收穫成果。

大不列顛奧運代表團 20 年雪恥之路

2016 年的里約奧運,英國隊(Team Great Britain)交出有史以來最好的奧運成績單,共收穫了 67 枚獎牌──其中包含 27 枚金牌,奪得金牌榜第二名,擠下體育大國中國、俄羅斯,僅次於美國(47 枚金牌)。

這個成果不是偶然,而是英國隊 Team GB(Great Britain)自 1996 年亞特蘭大奧運重創之後的體育復興之路所寫下的歷史高峰:

20 年前的亞特蘭大奧運,英國僅獲得一面金牌,對於一個在現代體育有相當影響力的國家(許多現代運動的國際標準是由英國整理公布)來說,這樣的成績令人汗顏。

於是英國開始透過體育彩券以及政府資助籌募資金,並在戰略考量下,投入最多資金在風帆、自行車與划船等,相對有利於英國奪牌的項目。

在接下來的 2000 年雪梨奧運、2004 年雅典奧運中,英國隊的表現以緩慢的速度復甦。直至 2005 年英國獲得 2012 倫敦奧運舉辦權,這項體育盛事對英國的運動代表團培訓帶來強勁的東風。

在硬體預算不斷飆升,為奧運改建原有場館與新建新場館之餘,各代表隊的訓練經費也節節升高──因為好的比賽場館,需要有一流的運動員襯托。而 Team GB 的表現也自 2008 年起不斷進步,最終在距離亞特蘭大 20 年之後的里約奧運開花結果。

德國足球戰車改造計畫

相較於英國推動整體代表隊的素質,德國在運動發展上更為務實,其中最為人津津樂道的,便是源自 2000 年開始的足球改革。

足球始終是德國最受歡迎的運動項目,在 2006 年之前,德國國家足球隊的踢法被足球界戲稱為「德國戰車」──因為在體能、個頭上,德國球員經常遙遙領先許多對手,且他們單刀直入、「勇往直前」的方式,確實讓人產生坦克車輾壓私家車的錯覺。

2000 年德國在歐洲杯足球賽戰績跌落谷底,連小組賽都沒出線,令德國體壇上下反思這陳舊的足球文化、日漸升高的球隊平均年齡,對這隻老牌的球隊究竟是光環還是牽絆?雖然 2002 年的世足賽,德國隊榮奪亞軍收場,但德國的足球體系已經感受到一股需要改革的壓力,而這改革的力量也在此期間蔓延至全國。

足球是一個高體能消耗的運動,但一線的運動員也需要同樣充足的經驗和技巧才能完勝,因此德國政府與足協在 2002 年開始,系統性地投入青少年足球訓練──這便是先前所說的「體育」與「運動」的結合。

青少年足球教育系統在全國招募對足球有天份、有興趣的青少年(小至 12 歲以下),在不同年齡層以不同的方式啟發他們對於足球的技巧、經驗與熱愛。德國足球系統最令人尊敬的,是它在生硬的訓練之外,仍然能讓這些小運動員保持對足球運動的熱情,這在整個體育和運動世界中,是非常難得而值得學習的。

2006 年,德國足球隊給全世界帶來一股清新的氣息:新的成員、新的戰術,雖然未能讓德國在自己的主場扛起大力神盃,卻已可以看到德國足球未來的縮影。德國隊的平均年齡在各屆比賽中逐漸下降,但表現卻不降反升,隊員也從以往的高大戰車形象,轉為更嬌小靈活、技術性更強大的全方位球員。這讓德國足球隊在體能上佔優勢(年齡),也讓德國隊免於明星光環籠罩的風險,因為每一位球員都具有充足的技巧和經驗,能夠以團隊的表現帶領隊伍向前。

在 2014 巴西世足賽,德國以平均年齡 26 歲,同時也是倒數第二年輕的隊伍,在足球王國巴西拿下世足賽冠軍。這「14 年磨一劍」的精神,終究讓德意志聯邦收穫了球衣上的第四顆星。

安賢洙的出走與韓國冰壇醜聞

在 2014 索契冬奧會的短道速滑項目,一個亞洲面孔代表俄羅斯獲得了三枚金牌和一枚銅牌,而我有幸目睹其中兩枚金牌的誕生。這個亞洲人當時使用的名字是 Viktor Ahn,而他代表俄羅斯出賽的故事,和他傳奇的成就一樣引人入勝。

Viktor Ahn 在 2011 年之前,是一個土生土長的南韓人,原名安賢洙(Ahn Hyun-soo)。他在 2006 年都靈冬奧會代表南韓獲得 4 金 1 銅的驚人成績,並且在 2014 年之前,已獲得 5 次世界冠軍。

但即便他有 2006 年的奧運優秀成績和無數世界冠軍金牌的加持,安賢洙因為南韓冰協的政治鬥爭,竟無法取得 2010 年溫哥華冬奧會的參賽資格。

我不知道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究竟是什麼,但我知道絕大多數的運動員,在資格允許的情況之下,絕對不會放棄代表自己原生國參賽的機會──迫使安賢洙變成 Viktor Ahn 的原因,便是運動系統的腐敗和鬥爭。

Viktor 在索契奧運中,以俄羅斯人的身份獲得了巨大的成就,這無疑也重重地打臉南韓冰壇。他在訪問中表示,之所以加入俄羅斯,是希望受到最好的訓練。而俄羅斯因為舉辦 2014 冬奧,也希望在金牌榜上更靠向前,為此廣納賢才,這也是促成 Viktor 出走的一大關鍵。

這也證明了,即便是天資優越的運動員,在沒有完善的訓練人才、設備的陪襯下,只能落入英雄無用武之地,而被世人遺忘。

社會與商業的力量如何協助體育和運動發展

體育和運動發展是一連串複雜而彼此影響、牽制的流動體。我們無法從單一面向改變而轉變整體發展,但卻可以透過不同的切入點,逐漸推進向前。

政府的政策改革固然是一個開端,人才與資金的募集,將會是更大的挑戰。我們需要跳脫出傳統思維,用科學化、系統化的方式去改善台灣的運動環境。運動不是粗俗的,四肢發達的人頭腦也必定不簡單。

要知道,站在國際賽場上,代表國家比賽的人,除了體能,還需要具備非常多戰術、心理抗壓和分析能力,才能在失之毫釐、差之千里的最高競技殿堂中勝出。

而以商業的角度而言,所有世界一線品牌都有運動贊助項目,因為一旦你的競爭上升到品牌層面,運動的感染力是最能牽動消費者情緒,甚至最有效轉化消費的方式。例如諸多的國際啤酒品牌,贊助各類型的運動賽事和團隊,甚至是個人運動員。

許多技術型產業也以此作為自己技術的證明:例如腕錶品牌歐米茄(OMEGA),便是奧運和田徑項目的大型贊助商,為此告知世人他的技術領先業界,能夠偵測微乎其微的分毫差距,這些都是企業主可以貼近體育發展的有效方式。

再者,贊助和支持不是沒有直接利潤回報的。在我的第一篇文章〈被贊助商遺忘的世大運,是誰的錯?〉當中,便舉了許多的例子可以促進商業發展。這和贊助商如何使用自己的商業權益有相當大的關係。如果使用得當,不但成本能夠打平,更甚者還能夠獲得品牌優勢,增加長遠的收益。

最後,我還是希望聊一聊個人對於運動的態度。

是的,這個社會固然還有很多其他待解決的重要問題。但我們不要忘記,也不要否認這次世大運中華隊確實讓我們跨越族群、意識形態,享受這久未體驗的凝聚力。

而這種驕傲、認同和向心力,也不是任何政客、藝人,或是政黨、社會團體能夠促成的──這不正是解決我們許多社會問題癥結的催化劑嗎?

這次的體育改革,結論如何,此刻的我尚不知曉。但英國花了 20 年從谷底爬到頂峰,德國花了 14 年磨一劍創造出輝煌,把運動融入成為生活的一部分,不是一朝一夕能夠達成。

我們需要監督我們的立法機構,用社會輿論和壓力迫使運動協會正視人民的意見而改革,支持那些成就運動員的贊助商,關心自己喜愛的體育比賽,更甚者,鼓勵大家親身參與,或是買票入場感受體育的美好。

整體社會對運動的追求,是一個國家發達的指標。我們已經在世大運的籌備舉辦中受到國際的認可,這需要每一個人持續不斷地投入,才能讓運動和體育改革走向正確的道路。

《參考資料》
The Telegraph, London 2012 Olympics, How Team GB Went from Zeroes to Heroes After Atlanta ’96 Low Point
The Guardian, How Germany Went from Bust to Boom on the Talent Production Line
Wikipedia – Viktor Ahn

《關聯閱讀》
十年苦練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台灣的角落,還有多少等待發光的「郭婞淳們」?
「陰溝裡游出來的榮譽」──荷蘭人天生游泳強?他們是與水共生,把危機活成日常

《作品推薦》
台北世大運的救贖
醜話關起門來說:被贊助商遺忘的世大運,是誰的錯?(贊助篇)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總統府 CC BY 2.0 中華民國總統府│政府網站資料開放宣告

楊永苓 Sandy Yang/一路上 On the Road

楊永苓(Sandy Yang)東吳大學政治系畢業,只因為覺得去北京工作可以看奧運很酷,在2006年投入中國職場,從出版跨足公關、行銷、旅遊和諮詢行業,又誤打誤撞地經歷了三屆夏季、一屆冬季奧運會的籌辦。熱愛旅行與結交朋友,喜歡研究跟說教,下一個目標是到俄羅斯看世足賽。目前定居上海,在國際專業知識分享平台擔任戰略合作副總裁。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