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敗為成功之母」,往往是「馬後砲的安慰」──事實是在急於成功之前,你本就該先「學會失敗」

「失敗為成功之母」,往往是「馬後砲的安慰」──事實是在急於成功之前,你本就該先「學會失敗」

近幾年不斷有朋友,或是有人透過朋友的介紹找我,希望能詢問是否有海外工作的機會,或是能否分享我如何「開啟」在中國大陸工作的職業生涯?

這些朋友,有許多是剛剛從大學或研究所畢業,對於未來充滿期待與未知;而有些,則是在台灣已經累積了一些經驗,撞到了所謂的「玻璃天花板」,因此希望能藉由海外市場的經驗,繼續在職場叢林中往上爬。

「我如果不成功,是否會『浪費』了寶貴的時間?」

無論是哪一種人,在與我對談時,總是會帶著一絲的不安:他們害怕那未知而不熟悉的環境,不確定自己是否能適應,擔心自己會否在闖蕩幾年之後仍然一事無成,甚至敗北回巢,白白「浪費」了幾年的好光陰。

這樣的「不安」,其實也滲透在許多希望轉換職業跑道的朋友當中。那無所不在的「玻璃天花板」,在經濟停滯的市場當中,能保有一份穩定的工作,好像比冒險離開現在的產業「降轉」來得妥當些。畢竟,放棄已經擁有的經驗和資源,跳入還不熟悉也不確定自己到底是否喜歡的產業,這樣的機會成本似乎太高,如果到最後,我不喜歡這個產業和工作,也許就回不來了呢?

我對於回答這一類「不安」已經生成了一系列有條理的安撫策略──首先,我會說,現在的世界變得太快,如果有人的職業生涯從頭到尾都只在一家公司,或是做一樣的工作,那麼他不是天才,就是笨得沒有其他求生能力。

再者,65 歲的退休年齡,是基於人的平均壽命大約只有 70 歲的基礎之下而定,現在的我們,在生活條件許可之下,平均壽命已超過 80 歲,你能想像退休之後 15-20 年都沒有任何的職業嗎?這等同自 22 歲大學畢業到 40 歲這麼長的獨立時間,若都是無所事事、坐吃山空,這是多恐怖的一件事?!

那麼,如果我們把勞動年限拉長到 75 歲,從現在到 75 歲,你還有超過人生一半以上的時間可以學習、成長,你現在所累積的職業經歷,就算長達 10 多年,也不過是職場競賽上半場的第一小節。

所以,從這樣宏觀的角度來看,在某個市場或行業累積了數年的經驗,希望能轉換跑道,是相當合理並且是有益處的。那麼,你到底在害怕什麼?

我們應該容許的「錯誤」,是指不符合「標準答案」、「大眾觀點」或「習慣」的思考方式和行為。換言之,我們應該在「還沒有面臨失敗」之前,先學習如何面對失敗。圖/Shutterstock

想走出不同的路,需要「跳坑」與面對失敗的勇氣

這樣的安撫策略,有時確實能夠起到鼓舞士氣的效應。而我也知道,大家在面對變化時,都會猶豫躊躇、裹足不前。這是人性當中最原始,也最純粹的自我保護機制,畢竟,如果人類看到有個坑洞,都會不顧危險、盲目地往裡跳的話,我們今日可能也不存在了。

然而,換個角度來看,當初不也是這些具有冒險精神的祖先,在勇敢與求變的驅使之下,不斷地嘗試往未知的領域拓展,我們才能一步步建立出今日的文明嗎?

那麼,看到了這個坑,我們到底應該還是不應該跳呢?我們應該如何學習「跳坑」的勇氣,才能確保自己不會錯失千載難逢的機會?如果跳進去卻跌倒了,該怎麼面對灰頭土臉的失敗,怎麼從中學習,然後面對下一個坑的挑戰?!

 

「失敗為成功之母」,往往是「馬後砲的安慰」

在成長道路的某個節點上,我們一定都聽過,或是說過「失敗為成功之母」這句話,在世界各地不同的文化、語言當中,也都有相當貼切的諺語,用以形容這次的「失敗」會如何導向未來的成功。然而,我們經常是在這個人「已經失敗了」的前提下才祭出這句名言,作為安慰和鼓勵,希望他能夠從中站起來。

因為失敗本身是一個大家都不喜歡的東西,是一個禁忌,如果我們不說,它似乎就不會存在。也可能,我們都不能接受錯誤的發生,不容許失敗;所以我們在行動之前,都不會預期「這件事情不會成功」,唯有當它真的不成功了,再用回那祖傳的 101 句名言「失敗為成功之母」,或是,換個口味:「從哪裡跌倒,再從哪裡站起來。」

追根究柢,現在的社會,缺乏讓人犯錯和成長的空間,在鋪墊完善的「康莊大道」上走久了之後,也愈發讓人害怕失敗。我所謂的「犯錯」,並不代表明知是道德與法律規範之外的行為而故意為之,像是偷竊、酒駕、侵犯他人生命和財產安全等不容挑戰的「惡行」。

我們應該容許的「錯誤」,是指不符合「標準答案」、「大眾觀點」或「習慣」的思考方式和行為。換言之,我們應該在「還沒有面臨失敗」之前,先學習如何面對失敗。

不一味地追求「標準答案」,容許「錯誤」的發生

我們傳統的教育方式,太習慣鼓勵所有人去追求標準答案、制式的規定、大家都這麼做,因為這樣做不會出錯。這般思維被廣泛植入在我們的教育體系內,在系統與公式化的求學生涯中,依照老師所教導和家長所期望的方式,慢慢往前,你就可以獲得成績、通過考試。因為對所有的學生而言,這是一條單行道,而在道路的盡頭,「畢業」是唯一的出口。

然而,現實社會卻不只有一個方向,我們的人生,也不只有一條既定的道路。即便你所嚮往的,只是所有人都擁有的平凡的小確幸,但這也不代表「失敗」不會出現在你按部就班的生活當中。

13 年前寒冷的 1 月,我隻身提著兩大箱行李,從台北前往北京,在中國大陸的第一份工作,是一個台灣總公司外派的「台幹」職位,當時我只有 24 歲,對未來有著無限的期待與嚮往,也希望通過這份工作來證明自己的價值。

在北京的每一天,我決大部分的時間與精力都奉獻給我的工作──拜訪客戶、打電話、出差、踩點、和不同部門同事溝通、應酬等等,甚至週末都欣然到公司加班!我相信只要我努力,就會有成績,有成績,就可以得到大家的認可,可以繼續往高處爬。

然而,10 個月之後,公司因為高層的人事變動和發展策略轉變,我們外派的部門被裁撤,過去 10 個月我辛辛苦苦工作的成果,即便扛著業績最佳的金字招牌,仍然毫不留情地被資遣。

當時的我在公司的會議室中痛哭失聲,自信心與自我認知,也因為這一場突如其來的資遣大幅下滑。然而在情緒退去之後,我了解這次的資遣並不是因為我個人的能力問題,而是公司整體發展方向的改變;並且,我所仰賴的主管也在這一次風暴當中遭受波及。

冷靜地釐清真相之後,我才漸漸對於這一次的「失敗」感到釋懷,同時也瞭解,工作並不是埋頭苦幹就一定會有回報,我們需要 work hard,但更要 work smart,了解公司的發展、動向,隨時為自己的下一步做好準備,才是應變之道。

現在的我非常感激自己在職業生涯的早期,就遭受了這樣一個失敗的打擊。因為唯有我經歷過如此殘酷的失敗之後,我才能鍛鍊出更強大的毅力與「韌力」(resilience),而這對於我其後在職場,甚至在人生當中所做的每一個決定,都有所影響:

我不再追求短程的「完美」和表面上的「成功」,並且,在做每一個重大決定之前,我都要問問自己:「我可以從中學到什麼?」無論這個決定最終是成功或失敗,事件與表相都只是暫時的,都會過去,但唯有你從這一個事件、一份工作、一次經歷、一場旅行當中所「學習」到的東西,會跟隨並影響你一輩子。

工作並不是埋頭苦幹就一定會有回報,我們需要 work hard,但更要 work smart,了解公司的發展、動向,隨時為自己的下一步做好準備,才是應變之道。圖/Shutterstock

那些看似「失敗」的經驗,往往是未來成功的關鍵

Steve Jobs 在大學時輟學,但因為自己的興趣,他參與了一門由修道士開授的字體書法課。輟學加上學習非主流又不實用的書法,當時的他在許多人眼裡,無疑是個典型「失敗」的例子。 然而,這一門課對他的影響至深,正是因為他對於字體和美的追求,他在後來設計麥金塔電腦時,創造了賞心悅目的字體,讓電腦不再只是單調無趣的程式語言,也成為了第一個把科技和美學結合的鬼才。

Jobs 在 2005 年史丹佛大學的畢業典禮自己說到:「如果不是因為我輟學,我就沒有這個機會修習書法這堂課;如果當初我沒有接觸到書法,那麼現在的個人電腦就不會有這些美麗的字體。在當時,似乎很難找出任何關聯,但 10 年之後回頭看,這一切都非常、非常地清晰。」

雖然我們也許終其一生都無法像 Jobs 一樣,對人類造成如此深遠的影響,但在我們自己的小世界當中,一次無心插柳,也可能造就出未來一片綠蔭的森林。

所以,對於出國工作和轉換跑道,其實不應該懼怕失敗,你要懼怕的,是你存在於一個完全無法學習與成長的環境。犯錯是人生必經的過程,當「失敗」發生,伴隨而來的氣餒、自責、灰心喪氣和打擊,雖然一時之間難以令人接受,但它終究會過去。

只要你有所得,無論是在過程中獲得了新的知識和技能,或是從錯誤中學到教訓,便沒有浪費你所投入的時間與精力。學習與錯誤和失敗共處,擁有「跳坑」的勇氣,勇於面對各種挑戰,才不會錯過拓展人生視野的機會!

參考資料
The Full Text Of Steve Jobs' Stanford Commencement Speech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