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們為何失去了姓名與聲音?關於「貝佐斯的配偶」、「史蒂芬金的太太」和「莫札特的姊姊」

她們為何失去了姓名與聲音?關於「貝佐斯的配偶」、「史蒂芬金的太太」和「莫札特的姊姊」

事件一:「亞馬遜式」的離婚

不久之前,亞馬遜創始人傑佛瑞.貝佐斯(Jeff Bezos)與前妻 MacKenzie Bezos 達成史上最昂貴的離婚協議:由於兩人的婚姻是在傑佛瑞.貝佐斯創立亞馬遜之前便存在,他們可以說是一起白手起家,建造這佈及全球的互聯網帝國,當然,這也代表兩人之間不存在所謂的「婚前協議」,在婚姻制度的保障之下,共享所有的財產。

MacKenzie 最終獲得了四分之一兩人共享的亞馬遜股權,市值估計最少 350 億美金(約新台幣 1 兆 787 億元),放棄在董事會當中的投票權,也並未獲取其他共同財產(如《華盛頓郵報》與太空探索公司 Blue Origin)的任何部分。350 億美金的身價,讓她躋身全球富豪榜第 23 名,也是全球第四富有的女性。而傑佛瑞.貝佐斯即便在分去了 25% 財產的情況下,其全球首富的地位仍未被撼動。

圖/MacKenzie Bezos 臉書專頁

事件二:史蒂芬.金的「黃臉婆」

今年 2 月,聯合通訊社發布了一則關於著名小說家史蒂芬.金(Stephen King)「與他的妻子」共同捐贈了 125  萬美金(約新台幣 3,856 萬元)給新英格蘭歷史家族研究社(New England Historic Genealogical Society)的新聞。

為此,「史蒂芬.金的妻子」,同為小說家的 Tabitha King 發了一封信給聯通社的編輯,其中說道:「妻子只是一個關係稱謂或婚姻狀態⋯⋯你大可說我是『史蒂芬家的』(Of Stephen)、『他的黃臉婆』(His Old Lady),或是『他的枷鎖』(His Ball and Chains)。」

Tabitha King。圖/維基百科

事件三:搖滾莫札特的姊姊老了

著名的歌舞劇「搖滾莫札特」,自 2009 年開始演出至今,已經長達 10 年之久。然而,從開始即飾演莫札特姊姊 Nanneral Mozart 的法國女演員 Meave Méline,卻在 2017 年被換下,劇組給的回覆是,她要在家帶孩子。

但其後,Méline 在臉書發表了一篇文章,表示新製作人希望「女演員年輕化」,她說她不希望因為自己被列入黑名單而保持沈默、假裝微笑,她可以告訴她的孩子,你的媽媽不是個懦夫。當時被換角的 Méline 正值 37 歲,但飾演她弟弟莫札特的演員 Mikelangelo Loconte 比她還要大 7 歲。

圖/Meave Méline Instagram

在「最平等」的歐美國家,女性仍只是某人的女兒/妻子/繼承人

經過 200 年的努力、艾瑪.華森在聯合國的演說,與好萊塢的 MeToo 事件,你或許會以為在「最平等」的歐美,講「女權」已嫌老套,然而,以上 3 個故事,就發生在女權運動發展最早、相對於整個世界而言,也最「平等」的社會。女人的地位卻仍然被限制,只因她們宛若「更加才華洋溢的」男性的附屬品。

MacKenzie Bezos 幫助她的丈夫成就世界第一的家業,但世界首富永遠是他的先生,而不是她本人。而更讓平權運動者覺得難過的,是全世界第一女首富,是歐萊雅公司的「繼承人」Francisoise Bettencourt Meyers,第二首富是美國零售巨頭 Walmart「創始人的女兒」Alice Walton,第三名是知名食品公司 Mars 的聯合創始人 Jacqueline Mars,第四名則是我們剛剛達成離婚協議的、Jeff Bezos 的前妻 MacKenzie Bezoes。

難道女人天生就比男人無能嗎?為什麼這些生活在第一世界,人生豐富多采又能幹的女人,最終被人知道的方式,還是「誰誰誰的太太、女兒、繼承人」?

當然,這麼說可能會讓許多人覺得我以偏概全,因為我們也可以看到像是德國總理 Angela Merkel、英國首相 Theresa May,或是其他影響力巨大的公眾人物,如 Oprah Winfrey、Lady Gaga、Susan Wojcicik(YouTube CEO)等等,那些我們熟知並且不附屬於任何男性或家庭的獨立女性形象。

但是,硬生生的數字和報告告訴我們,女權也許已經提升到一個「歷史新高」,但男女在「高階職位」和「影響力」的比例上,仍然非常、非常、非常地懸殊:

在 Jeff Bezos 為首的世界富豪榜當中,前 20 名,只有 4 位是女性,比例僅佔 20%;2018 年財富(Fortune)報告中顯示,財富 500 強公司當中,僅 24 位女性 CEO,占比 4.8%,低得讓人汗顏;在 2017 年,全球平均女性年收入為 12,000 美元(約新台幣 36 萬 9,853 元),男性則為 21,000 美元(約新台幣 64 萬 7,243 元)──而即使在美國這個相對最「平等」的國家,男性每賺 1 美元,女性則只能賺 0.8 美元;換句話說,美國女人的收入基本上可以「打八折」,那麼,其他平權運動尚未如此發達的國家,女性薪資的「折扣」應該會更大吧!

不只是 #MeToo:好萊塢電影如何弱化女性之聲?

當大家在想到「女性模範」時,許多人會提到成就非凡的公眾人物、明星,或是想到許多電影裡的角色。那我們來看看,全球電影聖殿──好萊塢,女性的角色為何:

在 2017 年,好萊塢排名前 100 名賣作的電影當中,「女性主演」的電影僅 24%、「女性為主要角色」也只佔了 37%;更讓人驚訝的是,所有的電影台詞當中,僅 34% 是由女性角色發聲。

在經過 Bill Cosby、Harvey Weinstein 長年性侵事件爆發、以及被起訴調查之後,女性演員與工作者在娛樂、電影和藝術界的整體氣勢確實受到提升,但這樣的「氣勢」仍然無法掩蓋數字告訴我們的事實,明明佔了地球人口一半的女性,竟然在「反映生活」的電影當中,僅說了 3 成的台詞。

透過以上的數據和故事,我只希望在這一篇文章當中闡述一個觀念:女權發展至今,還沒有達到真正的平等。我們需要的「平等」,是被視為同樣獨立的個體,並且在競爭當中,獲得同樣的機會。

我不會因為自己主張女權,就鼓吹女人仇恨男性,相反地,我認為女性更應該要產生更多的自覺,為自己,以及自己的姐妹在女權的道路上爭取更多的權益,而不是醜化、抹黑異性。他們固然是現實世界的既得利益者,但仇恨與負面情緒,只會加深兩性的隔閡。在任何平權的道路上,「理解」與「尊重」,進而彼此「幫助」,才是真正解決社會分歧的方法。

現在,讓我們接著回頭看看我文章最初提及的三位女性,與她們自己的故事:懷疑「女性自己不爭取,卻要男性背『原罪』?」、哀嘆「男人扛家計好辛苦」前,你可以有的幾點思考。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換日線編輯部 後製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