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轉型「革命」實錄】 (四):不當所謂「名媛千金」──3 位台灣年輕女性,如何推動家族企業轉型?

【企業轉型「革命」實錄】 (四):不當所謂「名媛千金」──3 位台灣年輕女性,如何推動家族企業轉型?

系列文章請見此:《【企業轉型「革命」實錄】

如同前文所述,「參與」家族企業,以及「協助家族企業轉型」,看似是一個相同的目標,但方式卻大不相同。我訪談的這 3 位「二代」女性成員,雖然彼此有著許多的共通性,但每一位都用不同的方式,協助家族企業走過轉型的階段。

Sarah:運用自己的優勢從旁輔助,只希望能透過參與更瞭解爸爸

我在一次活動上,遇到了同樣來自台灣的 Sarah ──她熱情、活潑,和富有創意的表達,很快讓眾人留下深刻的印象。Sarah 的父親自 1979 年創立公司,經營特殊膠帶研發製造的產業,並於 1993 年因兩岸逐步開放,到中國大陸設立工廠。

對於一般消費者來說,「膠帶」感覺起來似乎沒有太多的技術成分,但其實在工程、製造以及電子產業當中,膠帶的運用非常廣泛──例如作為防護、包裝、黏著特殊材質,或是在特殊產業中的無菌要求等等,各自的配方和製作工藝不同,技術含量很高。

Sarah 向我介紹,他的父親至今仍是整個公司發展和營運的核心,掌握了所有的關鍵技術和知識,並且直到現在還不斷親身參與研發、訓練新進人員,用以身作則的方式影響員工、推進公司;但她自己在大學與研究所學習的,其實是教育,和家裡的事業沒有什麼直接的關係。

她之所以決定加入父親的企業,其實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希望能「更瞭解爸爸」。因為成長的過程當中,父親總是忙於工作,沒有太多時間與女兒溝通,因此能夠加入父親一手創辦的公司,對 Sarah 而言,是了解父親的好方法。

她說:「二代並不是要複製一代,而是要在企業當中延續一代的精神。」因為背景和所擅長的事物,無法直接幫助父親研發產品, Sarah 轉而投入「工廠管理」:她把公司幾十年下來所累積的、管理制度上的種種包袱一一釐清,制定更明確的規則,讓管理與流程更為公平、合理。同時,她也利用自己人際關係的優勢,為父親和企業拓展人脈資源。在家族事業工作之餘的空閒時間,Sarah也和其他的合作夥伴發展自己鍾愛的教育行業,期望自己能變成像父親一樣優秀的「一代」。

參與家族事業,對她而言是一個「使命」;但她也希望能透過努力,在自己擅長的領域和舞台上,找到一席之地。

Sarah 的父親自 1979 年創立公司,經營特殊膠帶研發製造的產業,並於 1993 年因兩岸逐步開放,到中國大陸設立工廠。圖/Shutterstock

Mona:「原來,我們家也可以做出這麼美的產品!」

相較於 Sarah 以「輔助性」的角色參與家族事務; Mona 對於家族企業的產品和發展方向,有著更大的影響:

Mona 的父親與合夥人同樣在 30 年前創立了公司,主營美耐皿器具的製造,而其生意多數來自為大廠牌代工,工廠也在兩岸開放之後搬遷至廣東。

 Mona 笑稱,在以前的印象中,她始終覺得自家的產品「很醜」;而 OEM 的代工思維,也僅僅是注重「成本」、「品質」和「良率」,並不在意產品研發,或其他商務發展的面向。因此也讓求學時期的她,對於家族事業始終興趣缺缺,進而出國研習自己喜歡的時尚與設計。

然而,在一次偶然的機緣下,在美國唸設計的她,有機會到某大品牌的 showroom 參觀──這一看,Mona才驚訝地發現,這些造型優雅、做工精細、看似瓷器質感的器皿,竟然全是出自父親工廠之手!

原來自己家裏的工廠,其實擁有製作出高級產品的技術。但因為欠缺行銷包裝,並且光是依賴 OEM 的訂單便有很好的回報,公司始終沒有加碼投資自有品牌的研發、設計,自家的產品只講求功能性和便宜,才會讓她留下「很醜」的印象──這樣的機遇,讓學習設計的 Mona 下定決心,要回到家族企業,把自己的想法實踐在產品研發當中。

一開始,父親與他的合夥人其實並不看好她的想法:因為光是依賴目前的營運模式,公司已經有相當不錯的營收,所以長輩們對於投資開發產品這件事存疑,甚至覺得這樣的東西沒有人會買單。

法國買家專程飛來下單,終於向長輩證明自己

然而, Mona 頂著巨大的壓力,不斷跟長輩溝通、爭取更多的資源,硬是推出了由自己操刀設計的品牌和新型態的產品線,並且成功在今年初的「廣交會」當中首次登場展出。

當然,新的品牌和產品不可能馬上取代穩定、大量的代工訂單;但她的設計和品牌概念,確實讓法國的買家專程飛到中國和他們簽單,甚至有公司的大客戶希望能使用她的設計,作為自己品牌旗下的產品。

這樣的外界肯定,回頭也讓長輩們更為接受 Mona 在公司裡所扮演的角色,並且也賦予她更大的責任和空間──現在 Mona 除了管理一個產品線的開發和行銷團隊,從設計、研發到銷售通路等均一手包辦,為公司拓展更多業務空間;同時也在公司內扮演「改革者」的角色,透過更為獨立、超然的角度,改善許多不合規、不透明的管理制度和陋習。

圖/Shutterstock

Wei Wei:命運的齒輪,讓她重履父母的創業之路

而相較於 Sarah和 Mona 融入於自己家族企業當中,另一位訪談的對象 Wei Wei ,則是用「大破大立」的方式,和家人一起走過轉型的關卡──抑或是,當時的他們也許並沒有發現,原本只是一個單純的財務和人生規劃決定,卻進而促成了一次企業的轉型、重生:

在企業轉型當中,出售企業「脫手」其實是一門藝術,也是許多專業經理人尋求的「Exit Plan」。但對於家族企業來說,許多人其實很抗拒「賣公司」這條路,因為如果是父輩的公司,感覺像是變賣了祖產一般「不孝」;而如果是自己一手創立的公司,則有非常多的情感與羈絆,尤其如果還在經營得好的巔峰期,大多數人都捨不得放棄。

然而,Wei Wei 與她的父母親用不同的思考模式,把經營了幾十年的農業科技事業售出。

Wei Wei 父母親共同經營的農業科技公司早年相當成功,兩人名聲遠播,更把台灣的產業與技術在國際間發揚光大。而隨著兩岸開放,父母把重心轉移到中國大陸,並和當地的地方政府、台辦等都建立了良好的關係,可謂是台商的「模範企業」。

Wei Wei 在父母的影響和帶領之下,漸漸成為台商界年輕世代的代表,結交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年輕夥伴,也有機會發展自己的人脈。但相當有主見、想法的她,卻在市況看好的時機,建議父母親賣掉原有的農業科技公司股份,卸去經營管理的重任,再以顧問的形式返回、重新參與業界──如今觀之,隨著產業環境和兩岸局勢的變化,當初這個決定確實價值連城。

而因為她本身良好的人際關係,又正好趕上中國大陸的「青年創業」風起,Wei Wei 獲得了不少資源與邀約。於是在此契機之下,她開創了自己的農業科技諮詢顧問公司,父母親的經驗和支持,也是她向前推進的最大動力與助力。

然而,即使有再多的「東風」,創業的過程還是相當艱辛、困苦的。但這也讓 Wei Wei 對父母當年白手起家的過程有了不同的體會──即便現在她所創造的公司,與父母當年的事業不盡相同,但這種二代延續一代的創業精神,也經由這樣大破大立的傳承,賦予了新的詮釋。

「轉型」沒有既定的成規,但「人」永遠是改變的核心

面對因為互聯網、移動技術、人工智慧與數據分析⋯⋯而瞬息萬變的今日社會,無論大或小的企業,勢必要重新思考自己在市場中所扮演的角色。

企業「轉型」的方式千百種,但這核心的「人」的價值,必定要貫穿整個轉型的過程。無論從消費者的思維和使用習慣出發,研究、分析、預測、規劃,創造出具有顛覆性的新商業模式,強化消費者「體驗」,賦予產品更多「價值」;或是從企業內部的核心員工向外發散,在不斷挑戰傳統制度的同時,也需要營造出激勵人心的氛圍,凝聚一個團隊的力量。

在「公司就是家庭、同事就是家人」的家族企業之中,轉型的過程固然有許多「歷史包袱」和「親情羈絆」;但如果能善用這些原生的「情感」與「愛」,把衝突轉化成動力,則更可以加倍地發揮「人」在轉型之中所扮演的角色,加速前進的步伐。

很感謝在過去幾個月當中,願意與我分享這些經歷的朋友。你們的故事除了協助我撰寫這一系列文章之外,更開啟了我對家族企業和企業轉型的新認知,接觸了許多以往不曾思索過的面向,我的世界似乎也因此更大了些。

也希望系列文章中的這些故事和歷程,能夠為同樣經歷企業轉型的專業經理人或「一代、二代」們帶來一些靈感;或只是單純地「分憂」也好──因為有時候,知道還有其他人和你一樣,正在這條艱辛的道路上努力行走,便往往能平添一股動力。

無論科技如何飛速進步,「人」永遠是改變的核心,共勉之。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圖非當事人)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