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轉型「革命」實錄】(一):橫空奪下台灣「泡麵王」寶座,一碗花雕雞麵的華麗轉身

【企業轉型「革命」實錄】(一):橫空奪下台灣「泡麵王」寶座,一碗花雕雞麵的華麗轉身

一碗「花雕雞麵」的華麗轉身

對於「流行」相對冷感的我,一直到最近為了要湊足超市外送的最低金額,才購買了幾年前「暢銷到缺貨」,由台灣菸酒公司出品的花雕雞麵。想著哪天懶得煮飯、不想吃外賣的時候,可以「改口」吃吃家鄉來的泡麵。

就在不久前的某天,因為連續幾天都出門聚會吃大餐,於是偷懶想簡單在家裡打發,便泡了一包傳說中的花雕雞麵。麵體和調味油、粉包固然一如其他台灣泡麵優秀,但最讓人著迷的,當然是包裝內那一小包「花雕酒」調料!撕開包裝,酒香飄來陣陣,倒入滾燙的熱水中,酒精隨之蒸發後,剩下的便是一碗熱騰騰、帶著黃酒香氣但完全不苦澀的花雕雞麵!(這真的不是菸酒公司的業配文,但歡迎大家跟我一起泡一包麵,繼續讀下去)

重點在於,這一碗「不簡單」的花雕雞麵,讓過去並未生產此類產品的台灣菸酒公司,打開了「泡麵經濟學」的藍海,重燃方便食品的火熱市場,也「創造」了消費者的需求:

根據尼爾森市調公司(AC Nielsen)2017 年底的資料,台灣菸酒公司推出不到 4 年的新產品「酒香系列」泡麵,年銷量如今已超過 2,400 萬碗;其中單是花雕雞麵口味就狂銷 1,200 萬碗,打敗長青品牌「維力炸醬麵」,奪下全台銷量最高的「泡麵王」寶座。

同時,也反轉了大眾對於「菸酒公司」(前身為菸酒公賣局)老邁而臃腫的形象,反而覺得這類「復古風格」的食品新作相當有創意。系列商品的熱銷,也使得菸酒公司整體的形象與其他產品的銷量,都有大幅的提升。

中國泡麵市場備受打擊,原因竟是......

然而,台灣這股「瘋泡麵」的熱潮,卻沒能延燒至對岸。對於在中國建立起「泡麵帝國」的台商們來說,新的競爭者更遠遠不只台灣菸酒公司而已。

就在台灣菸酒公司推出花雕雞麵的 2013 年,海峽彼岸的中國,泡麵(方便麵)的市場需求卻一落千丈—— 2013 年,中國與香港共售出 426 億包的泡麵,創下歷史「天量」;但這個數字由此之後便不斷下降,到 2016 年,泡麵的銷量總數降至 385 億包,跌幅近 17% 。這使得泡麵市場市佔率最大的「康師傅」(頂新國際集團),不但整體營業額下滑,來自泡麵區塊的營收對整體集團營收的貢獻,也在 2016 對比前一年的業績當中,降低了10% 。

然而,嚴重扼殺泡麵市場,讓康師傅營業額下跌的,並不是任何一家泡麵或食品廠商,而是近年來在中國瘋狂崛起的「外賣平台」:這些以互聯網、移動通訊為基礎的新興產業,與傳統食品製造業的營運與盈利模式截然不同——然而,它的崛起卻不偏不倚地打中了泡麵當初的市場受眾人群(TA):沒時間做飯、或無法外食的民眾。

隨著智慧型行動裝置與手機應用程式的市場普及,外賣服務成為空前的新興熱門市場,也衝擊了傳統產業的商業模式。圖/Denys Prykhodov@ShutterStock

移動科技與互聯網發展成熟,助長顛覆產業的「第四次工業革命」席捲而來

曾幾何時,企業的競爭不再是面對「和我們一樣」的對手,而是來自四面八方,讓人毫無頭緒的新興產業。這些產業之所以在近年瘋狂增長,皆「歸功」於互聯網與移動技術的成熟,帶來的「第四次工業革命」——這來自於世界經濟論壇創始人兼執行主席 Klaus Schwab 的論述。

Schwab 在著作中提到:「革命」這個詞,代表的便是「巨大而強烈的改變」,而每一次的「工業革命」,除了對生產技術的提升外,更重要的是對人類社會結構、生活方式,均帶來無與倫比的影響。如今移動互聯網技術的發展與普及,伴隨著人工智慧、深度學習的成熟,以及傳感器、新材料等技術的蓬勃發展,我們正身處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前沿,而這次工業革命的來襲,將發展地更快、更猛。

這個趨勢除了對於我們的職業、社會發展帶來無可逆轉的改變之外,甚至會重塑我們彼此溝通、交流的方式,以及身為「人」的意義。

近年如此的案例早已不計其數,最廣為人知的便是 Uber 與傳統計程車產業的競爭,以及百視達面對 Netflix 誕生,而錯失投資、併購機會的一步錯棋。(詳見:《全世界最後一間百視達:曾經雄霸市場、回絕 Netflix 的併購提議──真正終結它的,不是網飛、也不是新科技》)

Uber 與 Netflix 所帶來的,不只是產業中的「新產品」或「更吸引人的品牌」,而是顛覆整個(傳統)產業,結合科技與創新的「新經營模式」。

回到開章所提的「泡麵」,我相信這個產品並不會因為外賣平台的坐大而消失,但以泡麵為營業主軸的企業,諸如康師傅、統一等,勢必要在這一場工業革命當中重新調整市場策略。並且,認真考量企業的轉型發展。

搭乘數位匯流及隨選視訊的趨勢,過去的影音租賃龍頭百視達沒能及時轉型,地位與市場也逐漸被 OTT 平台 Netflix 取代。圖/sitthiphong@ShutterStock

顛覆性產業的浪潮,擊中的並不只是大型企業

面對這類具有「顛覆性」(disruptive)的新興產業,傳統產業的巨頭正在儘速調整自己的腳步與營運方式,甚至從投資這一步,便開始涉足產業中可能擴大自己營運優勢的創業公司,確保自己能夠與時俱進。

然而,隨著第四次工業革命的推進,企業轉型的挑戰,絕不只限於大型企業與上市公司:曾在 70 年代創造「台灣經濟奇蹟」的中小企業,其實也正面臨著巨大的轉型壓力。因為科技的改變,不僅僅是帶來終端產品或使用者習慣的改變,它的影響力更不斷擴張,如同蝴蝶效應一般,使得整個供應鏈的管理,以及供貨的需求,都在不斷洗牌、重組。

相對於大型企業或上市公司,台灣的中小企業轉型所面臨的挑戰,除了在科技與創新的技術應用之外,經常還伴隨著「家族」情感的牽絆——這些我們經常聽到的「二代」,通常都在家族企業當中扮演著轉型的推動者。

然而,相較於專業經理人的就事論事、追逐數字指標;家族企業在交棒與轉型的過程當中,有著所謂的「血緣羈絆」與「信任」的同時,卻也牽扯了更多因為「親情」而產生的溝通問題、誤解,以及情緒。

在原本就不擅長情感溝通的台灣,兩代之間要怎麼排除成見,耐心、客觀地去解釋自己的觀點?要如何才能不因為反對或是缺乏耐心而否定對方的提議?父母要如何接受子女已經長大、成熟的事實,而子女又該如何理解父母對於時代變動的困惑與畏懼?這些都在原本已經相當複雜的企業轉型難題之上,增加了更多的變數與困難。

台灣、台商呼喊「轉型」已久,但具體來說從大企業、外商到中小企業、家族企業,是怎麼做的,又該怎麼做才對?在以下的系列文章中,我遍訪許多企業的轉型操盤手和經營者,希望能和大家一起尋找答案。

(未完待續)

執行編輯:莊承憲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artemisphoto@ShutterStock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