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頁阿拉伯】即使剷除「伊斯蘭國」,也不能消滅極端主義
圖片


2011 年 5 月 2 日,賓拉登於巴基斯坦首都被美國軍隊擊斃,震驚全球,當時或許有人認為這是恐怖極端主義的終點,但時隔六年,恐怖主義的行動非但沒有消失,還出現了手段更極端的「伊斯蘭國(ISIS)」──這是為什麼呢?

我的心中不禁產生了許多疑問,比如,如果要消滅恐怖主義,是消滅恐怖組織的首領就成了嗎?為什麼對恐怖組織的恐懼,最後會演變成對整個伊斯蘭教或是對穆斯林產生偏見的「伊斯蘭恐懼症」(Islamphobia)?

最近讀了一本書,書名叫《對話:伊斯蘭與寬容的未來》。內文的呈現方式,是一名前伊斯蘭極端主義者馬吉德·納瓦茲(Maajid Nawaz)與一名美國新無神論者山姆‧哈里斯(Sam Harris),對於伊斯蘭議題的對談。今天想要跟大家分享書中,納瓦茲對於現今極端主義發展的想法,或許可以讓我們更了解伊斯蘭教的現況。

圖/林育全 提供


「伊斯蘭國」不會是最後一個恐怖組織?

首先,我們要先認識兩個名詞,那就是「伊斯蘭主義」和「聖戰主義」。

「伊斯蘭主義」是欲將一套意識型態或其對聖典的解讀加諸於社會全體,例如把一種版本的伊斯蘭教法(Shari’ah)定為一國的法律;而「聖戰主義」則是用武力或殺害人民的方式去推廣「伊斯蘭主義」(編按:「聖戰」一詞本無貶義,但由於廣泛被恐怖攻擊者使用,作為其攻擊行動的依據,因此在西方媒體的敘事中,「聖戰」往往被和「恐怖攻擊」畫上等號,書中,哈里斯也曾提到,溫和穆斯林尤其不認同把「聖戰」等同於武裝鬥爭)。

過去隨著蓋達組織的崛起,「聖戰主義」的思想早已在草根階層當中擴散,並且吸引無數的穆斯林投身其中,因此即便我們今天除去了恐怖組織的首領,「伊斯蘭主義」的意識形態仍舊存在,許多人依然相信過去的信條也好、願景也好,這給予比過去更殘暴的恐怖組織一個有利的發展背景。如果只著重於剷除恐怖組織的首領,這樣的景象將一再重演,「伊斯蘭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恐怖組織。

消滅一直存在的伊斯蘭主義

不管在對抗「蓋達組織」或是「伊斯蘭國」的時候,我們大家都知道要「對抗伊斯蘭國的恐攻威脅」和「對付伊斯蘭國的意識形態」;然而,有多少人已經「不小心」將我們所要對付的意識形態,假定為伊斯蘭教,進而產生並加劇「伊斯蘭恐懼症」的散佈,開始對穆斯林出現特定的偏見。

殊不知,伊斯蘭教只是世界上無數宗教的一種,與你我所信仰的宗教一樣有著不同的詮釋和派別;反觀「伊斯蘭主義」是想要將特定的思想強套在實際社會中,「聖戰主義」是利用殺戮以拓展「伊斯蘭主義」的極端主義。因此,人們真正要打擊的不是伊斯蘭國「啟發」的極端主義,而是原本就「一直存在」的「伊斯蘭主義」。

編按:其他關於聖戰、伊斯蘭主義的觀點與詮釋,請參考關聯閱讀。原書書摘:我怎樣成為一個極端份子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主圖/立緒出版社、附圖/林育全 提供

《關聯閱讀》
「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阿拉伯之春後,為何突尼西亞民主轉型成功,埃及民主卻「胎死腹中」?
什麼是「聖戰」?破除對伊斯蘭文化的偏見,看見更大的世界
我怎樣成為一個極端份子

《作品推薦》
在「世界上學潛水最便宜的地方」,浮潛、度假、學呼吸
他不壞,他是我朋友──在伊朗,遇見什麼都敢試的「駭客天才」

林育全/阿拉伯米勒

阿拉伯米勒,政大阿語雙修外交,2017 年的暑假,毅然決然地獨自前往中東北非,當了兩個月的沙發客,足跡遍及伊朗、杜拜、約旦、以色列、巴勒斯坦、埃及、摩洛哥等八國。由衷希望融合所學與淺顯文字,讓越來越多人一起跳脫過去的刻板框架,感受阿拉伯世界的樸實和脈動。
臉書專頁:阿拉伯米勒 Arabic Milad
部落格:Arabic Milad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