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壞,他是我朋友──在伊朗,遇見什麼都敢試的「駭客天才」
圖片

今年六月,我獨自踏上橫跨中東北非的旅程,為了體會伊斯蘭文化和經歷社會的真實現況,我在「沙發衝浪(CouchSurfing)」網站寄出一封封請求接待的信,原先只抱著省下住宿費的最低期待,沒想到卻變成一個個金錢也買不到的真情與體悟。

遇見「從不接待亞洲人」的 Attila

有時候緣分來得很奇怪,他叫 آتيلا(Attila),一個過去說不會想接待亞洲人的他,認為亞洲人就是中國人,講話很直接、做什麼事都很用功,尤其不懂得享受生活。然而,在收到我住宿請求信的當下,他一念之間,想說這個年輕人說不定不一樣,便按下確認請求的按鈕,連他女朋友也不敢置信地問他怎麼了。這偶然的決定,竟開啟了我們相識的機會。

在見面前,因為 Attila 家裡有事,晚上才會回到伊斯法罕(註一),於是在我搭乘巴士抵達伊斯法罕後,打算獨自搭乘計程車到市區打發時間。不意外地,司機看到我一臉觀光客的臉孔,死命地想坑我錢,我打給 Attila,他叫我把手機拿給司機,電話那頭此起彼落,雙方到最後還是談不攏,司機還不斷在我旁邊大聲嚷嚷,要求我上車。

Attila 冷靜地從電話那頭大聲地說:「米勒,聽我說,你不要上他的車,你再找別台車。」接著說:「你是個聰明人,你可以的。」當下我就明白,他是真心在幫助我。

我在市區遊蕩過後,他開車來接我,他跟我原本想像中的並不一樣。他抽著煙、開著大聲的音樂、在街頭踩著改裝的跑車油門,一看到我就非常熱情地說:"What' s up Man",當下我就知道他跟我是生活在不同世界的人。

來自幫派的他,因駭客行為被退學

後來的幾天,我們最常做的,就是在十七樓的家裡陽台,看著整個伊斯法罕的城市風景,聊著旅行、聊著宗教、聊著社會、聊著生活,而他依然抽著煙,怡然自得地彈著伊朗的樂器 Setar。

他的家庭是伊斯法罕附近村落的最大幫派,我到達的前一天,村落才剛發生槍戰,死了三個人,所以我才有機會見到他媽媽回到伊斯法罕的家裡。雖然他家人都不懂英文,但我總是盡力地和他們比手畫腳,有時候講一講就會突然相視而笑,我想這就是彼此溝通最好的語言吧。

而他自己,對未來非常有想法,也很聰明。前幾年因為駭進學校網站被迫退學,但他並不在乎,他說他不想當老大,也不在意沒有書讀,他不喜歡伊朗的社會和制度,所以有一天他將永遠離開伊朗和離開家。

好人?壞人?

我總開玩笑的跟他說他是壞人,但有一天我們要過馬路,他突然在馬路中央停下腳步,車子的叭叭聲彷佛大聲的問他在搞什麼鬼,他只是回過頭,攙扶著行動不便的中年男子一步步地跨越馬路。

有一天我們在外面,他突然跟我說我們回家吧,他心情很不好,有人騙了他,他最不能接受的就是欺騙,所以他很憤怒。當他看到前面兩台車子停得很近,擋住通道,便直接踩著車子後面的保險桿跨越過去,還說是他自己要停這樣的,活該,而我只在上車前跟他說回去的路上不要飆車,Be safe,我在旁邊,而他回我:「我知道你在旁邊,所以我很節制。」

最後他只開著平常的速度,甚至禮讓行人,安全地回到家,而我們又回到陽台,看著夜景。

這三天的相處中,他最常告訴我的一句話就是:"Try it!"他說他什麼東西都試過,姑且不論好壞,如果因為膽怯、因為過去舊有的資訊或想法,導致不敢跨出自己給自己劃的那條界線,在旅行當中就很難激發出新的火花。

他更說到:"We were born to die."如果他等一下就死了,他也不會怎樣,我想,就是因為有這樣的體悟,才讓他看任何事情都能如此豁達,也讓他有了許多與眾不同的特點。

孤獨的天才,教會我相信與熱愛

一名天資聰穎的學生年紀輕輕就擁有駭進學校網站的能力,在伊朗或許是天地不容,但在別的國家卻可能被認為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在宗教方面,他相信的是多數穆斯林所不能接受的蘇菲主義(註二), 其相當重視音樂和舞蹈在宗教上的地位,當他心情不好時能夠彈著自己喜歡的樂器,聽著能放鬆自己的音樂,又何嘗不是件好事。

我發現,儘管我們在社會或宗教甚至是各領域所看的視角是多麽不同,但,到頭來我們還是一樣,我們只是信我所信、愛我所愛,如此而已。

離開伊斯法罕的前一天,因為晚上有其他伊朗人帶我出去玩,十二點才回到家,他叫我陪他送媽媽去搭長途巴士。與媽媽道別之後,他問我要不要 Night Driving,我說當然好阿,於是我們就開著車繞整個伊斯法罕一大圈,一如往常地把音樂開到最大聲,其實心裡已經開始擔心隔天的離別。

離開的下午,他送我到車站,幫我買了票,特別要求售票員時間到了要帶我去月台,因為他還要趕去上樂器課,最後在不捨的擁抱之後,答應著下次我們德國或台灣再見。

註一:伊斯法罕為伊朗第三大城、伊斯法罕省的省會。
註二:蘇菲主義(Sufism),又稱蘇非派。以詩歌表述教義及思想為其特色之一,並致力於追求精神層面提升、注重內心苦修。

《關聯閱讀》
在科隆,遇見向上帝禱告的伊朗旅人──在他身上,我看到台灣人引以為傲的熱情
沒有護照、無法出櫃──不相信伊斯蘭教的伊朗人,與沙發客一起「環遊世界」
從中東到台灣:「非我族類」的分化與壓迫,才是我們必需面對的難題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林育全 提供

作者大頭照

林育全/阿拉伯米勒

阿拉伯米勒,政大阿語雙修外交,2017 年的暑假,毅然決然地獨自前往中東北非,當了兩個月的沙發客,足跡遍及伊朗、杜拜、約旦、以色列、巴勒斯坦、埃及、摩洛哥等八國。由衷希望融合所學與淺顯文字,讓越來越多人一起跳脫過去的刻板框架,感受阿拉伯世界的樸實和脈動。
臉書專頁:阿拉伯米勒 Arabic Milad
部落格:Arabic Milad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