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也有民歌運動?──埃及流行樂 Sha'abi,與人們耳熟能詳的「哈珊媽媽」

中東也有民歌運動?──埃及流行樂 Sha'abi,與人們耳熟能詳的「哈珊媽媽」

記得小時候,我媽最愛在車上播的一捲錄音帶,就是他高中最喜歡的「民歌合輯」,A、B 兩面大概集結了 16 首歌左右,包含〈蘭花草〉、〈走在雨中〉、〈秋蟬〉等歌曲,長大後讀了一些台灣歷史,才發現原來這些民歌是紀錄台灣 7、80 年代歷史的重要產物。時值台灣流行音樂蓬勃發展,國語流行音樂開始在國際樂壇嶄露頭角,台灣社會發展與流行音樂的變遷緊密的牽動著彼此。

這種社會發展影響到流行音樂的案例,幾乎在全世界的流行樂壇都可以看見,比較常見的討論包括歐美地區 70 年代的龐克運動、牙買加的雷鬼,詳細專業研究可以參考馬世芳張鐵志等專家著作。

70 年代,當全世界的流行音樂都大放異彩,似乎鮮少人知道或在乎中東流行樂壇發生了什麼事。

1960─70 年代的中東社會,在政治、經濟各方面的劇變程度,應該不輸任何世界上的其他地區。多數的中東國家,如摩洛哥、阿爾及利亞、敘利亞獨立還不到 30 年的時間,埃及比起其他國家,較早正式獨立於西方統治,但也是至 1950 年中期,才成為共和國體制。

這種由動亂漸漸趨於穩定的社會,往往伴隨著中產階級的興起,人們有了一點小錢,希望追求一些關於藝術、文化等有格調的生活;而另一方面,藍領階級希望透過更多元的管道來抒發對社會、政治現況的不滿,多元且大眾的流行音樂有了新的需求──於是,在 70 年代初期,一種叫做"Sha'abi"的新興樂風,開始在埃及流行了起來。 

Sha'abi 是什麼?

Sha'abi 來自阿拉伯文"شعبي ",意思是「流行的」、「大眾的」,這完全解釋了 Sha'abi 這種樂風的精髓,那就是大眾;而以一句話說明 sha'abi 是什麼,那就是「埃及藍領階級在聽的流行音樂」。

在 70 年代之前的埃及,幾乎所有的音樂,主題都是關於愛情,而且主要是那種壓抑、矜持、保守的愛情,你鮮少會在歌曲中發現其他的主題。除此之外,由於聽音樂的成本很高,你必須至少是小康家庭,才能負擔得起一張演唱會門票,或一張黑膠唱片。

到了風雲變色的 70 年代,正值埃及經濟開始起飛,許多鄉下人湧入城市,他們帶著他們家鄉的傳統音樂來到開羅、亞歷山卓等大城。在物價高又陌生的環境打拼,他們需要一些聽得懂的音樂來抒發他們對政府、貧富差距的不滿,而不是那些曲高和寡的高級音樂。

70 年代是錄音帶出現的年代(一種如果是 2000 年以後出生的人,大概就不會知道的產物),錄音帶大大降低了聽音樂的成本,即使是最最最沒錢的人,多少都還買得起一張盜版錄音帶。因此,多數 sha'abi 歌手的專輯,都是以錄音帶(以及盜版)的形式發行,在各種街坊小店間流通。

Sha'abi 怎麼唱?好聽嗎?

與其用文字解釋曲風,不如直接聽一曲 sha'abi:

嗯,相信你一定沒有聽完,因為感覺沒有很好聽,樂器組合、編曲等,都跟我們平常聽的歌差很多。

這首歌是 sha'abi 歌手 Ahmed Adaweya 的一首經典歌曲,叫做"Bent El Sultan",意思為「蘇丹的女兒」,對台灣人而言,這首歌實在是非常實驗性質,結合各種古怪的元素,包含「異國感的樂器」、「怪腔怪調的唱法」、「聽不懂的語言」──沒錯,這就是 sha'abi,雖然通俗,卻又同時充滿實驗性質。

sha'abi 歌曲裡面常常不只使用一種樂器作為伴奏,通常可以同時聽見中東傳統樂器,如拉巴布琴(rebab رباب)、中東笛(ney)、中國古箏(Qanun قانون),以及 keyboard、吉他、double bass 等西洋樂器,許多近代的 sha'abi 歌曲則加入電子合成的音樂元素。

此外,sha'abi 幾乎都是用方言來演唱。阿拉伯語有分標準語和各地方言,標準語用於報章雜誌和正式場合,在日常生活中,即使是總統也是使用各地的方言作為溝通語言,而身為通俗到不行的流行音樂,sha'abi 幾乎都是用方言(尤其埃及方言)演唱,不然就不通俗了。

另一個 sha'abi 音樂的特點,就是那些我們覺得怪腔怪調的、特別拉長音的唱腔,在阿拉伯語中稱為"Mawaal"。這種唱法也是源自埃及地區,特點是把阿拉伯文中的母音拉得非常長,產生的原因,可能和傳統埃及歌謠特別的吟誦方式有關。人們為了製造一種強調或陶醉的語氣,在 sha'abi 歌曲中,通常 mawaal 會以無伴奏的方式,出現在歌曲開頭,其實聽久了會發現蠻好聽的。

Sha'abi 教父 Ahmed Adaweya

一臉埃及大叔樣的 sha'abi 經典歌手 Ahmad Adaweya。圖/Ahmed Adaweya 臉書專頁

Ahmed Adaweya 是第一位真正走紅的 sha'abi 歌手,也是 sha'abi 曲風的奠基者。

Ahmed Adaweya 原本在餐廳裡當服務生,但 70 年代初期,他決心轉行,專心當歌手。他最著名的是他(可能因為吸菸過度)而沙啞的嗓音、獨樹一格的 Mawal,以及帶有諷刺意味的歌詞。

他的歌曲中最常出現的主題,是他對埃及政府隱晦的批判,如他著名的歌曲"Salametha Om Hasan "(願哈珊的母親快好起來),內容是在訴說哈珊的媽媽受到「妒忌之眼」的詛咒而生了重病,而哈珊媽媽試圖透過民俗療法(zar)來治療,卻仍舊徒勞無功的故事。

歌詞分析如下:

سلامتها ام حسن من العين ومن الحسد
願哈珊的媽媽快快從忌妒之眼的詛咒康復
وسلامتك ياحسن من الرمش اللي حسد
願哈珊也快快從忌妒你的睫毛好起來

這首歌發行的年代,正值 1967 年第三次中東戰爭,埃及被以色列徹底打敗,全國壟罩著一股哀痛的氣氛,這首歌中的「哈珊媽媽」指的就是遭受重擊的埃及,而可憐的哈珊就是為國家賣命打仗的埃及士兵。

歌曲中段提到一段有趣的敘述,是得了重病的哈珊媽媽,試圖透過焚燒線香或敲鑼打鼓等民俗療法來治療病癥,但卻徒勞無功──最後這種民俗療法似乎還使得太過頭,讓哈珊媽媽的病越來越嚴重。

عملولها الزار لطشها
他們為哈珊媽媽進行的民俗療法
وكانو عيار دوشه
但似乎這個療法太強大了
ياريت كان حد حاشها
沒有人來拯救哈珊媽媽實在太糟了
معذوره ام حسن
但哈珊媽媽沒有藉口

聽信民俗療法執迷不悟的哈珊媽媽,象徵著當時觀念落後,想法停滯不前的埃及,唯一能拯救哈珊媽媽的,不會是民俗療法,而是真正的清醒過來: 

لا الدور والزار بينفع ما تقومي وترقصي
那些民俗療法儀式都沒有用,快點醒醒吧!

Ahmed Adaweya 為埃及奠定了 sha'abi 曲風的基礎,埃及流行音樂開始有了不一樣的風貌,歌曲主題趨於多元。時至今日,sha'abi 曲風仍然可在大街小巷、計程車、小餐館、婚禮等場合聽見,許多年輕音樂人也在 sha'abi 歌曲中加入不同的元素,如嘻哈、電子、雷鬼等,sha'abi 成為一種與時俱進的歌曲風格,也在近代埃及流行音樂發展的歷史中,扮演要角。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 ChameleonsEye@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