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一個『阿拉伯穆斯林同志』,可能嗎?」──在中東,第一本關注LGBTQ+的雜誌

學阿語

2017/08/22

圖片

由於中東在歷史發展、傳統文化和宗教上,與世界其它地區有很大的不同,因此,在許多議題討論上,我們必須將上述因素一併納入考量,才能提出較公允且脈絡化的分析──其中,中東的同志議題便是其一。

事實上,中東國家已經有許多組織在為同志團體發聲,近幾年來,也漸漸取得主流媒體的注意,比如今天要介紹的 My.Kali 雜誌,即為一個典型的例子。

中東世界第一本關懷酷兒的線上雜誌

My.Kali 是一本成立於約旦安曼的雜誌,創辦人正是下圖封面中的 Khalid Abdel-Hadi,綽號 Kali。

2014 年 1/2 月刊封面,封面人物為創刊人 Khalid Abdel-Hadi。圖/My.Kali


2007 年,Khalid 在一個安曼的地下派對上,首次發放他自己編輯的 My Kali 刊物,當時的他年僅 18 歲,刊物的封面正是他自己。很快地,這本自編刊物引起了約旦保守勢力如英阿雙語報紙 al-Haqiqa al-Dawliya 的關注,他們甚至刊登了一篇名為〈約旦同性戀革命〉(The revolution of the homosexuals in Jordan)的文章諷刺 Kali;同時,Kali 也成為各個網路、新聞媒體攻擊與誹謗的對象。

然而,正因為 My.Kali 在公眾輿論上引發的軒然大波,讓 Kali 堅定了正式發行雜誌、支持性別權益的決心。2008 年,Kali 和朋友沿用 My.Kali 之名,發行了中東第一本專注在酷兒及其生活的線上雙月刊。

不只是同志雜誌,更是阿拉伯社會中所有人發聲的平台

事實上,My.Kali 並不僅只是一本「同志雜誌」,而是一個讓阿拉伯社會中的所有族群,都能夠表達個人意見的平台。

My.Kali 的官網中,他們如是寫道:

「我們致力於呈現多元族群的樣貌,並且藉由藝術治療、攝影和影像,挑戰壓迫人的規範和形式……在多元社會中,人們傾向以團體的方式聚集以達到身分認同,而 My.Kali 支持那些從出生便不被列入任何團體的人們……我們並未將自己視為『同志雜誌』,而是一個任何生長在阿拉伯社會的人,都能參與的平台。」(Here at My.Kali, we aim to demonstrate diversity and fight repressive forms and norms with art therapy, photography, and visual innovation. ……In a pluralist society where people tend to identify with a group, My.Kali is the backbone for all those who are not welcomed in the categories assigned to them at birth.……We do not identify as a "gay" magazine, but rather as a space that is inclusive of all members of the Arab society regardless of their identity.)

2014 年 7/8 月刊,黎巴嫩樂團 Soupkills 主唱 Yasmine Hamdan 為 MyKali 拍攝雜誌封面。圖/My.Kali


此外,Kali 也在官網上,寫下一段令人動容的話:

「從 2007 年開始創辦雜誌,為的就是表達自我。我試圖抓住時間並防止它被遺棄。它將不會受到染指與破壞。我試著放下許多艱難並學習分享,而現在正是分享 My.Kali 這本雜誌的時候。光是說出 My.Kali 雜誌的名字便能讓你擁有它,並且擁有我所擁有的一部分,也就是 My.Kali 本身。」("In 2007, creating My.Kali was for the purpose of expressing myself, my attempt to capture time and protect it from being discarded. It can't be touched, and it can't be torn. I learned to let go of many hardships, and I learned to share, and it was time to share My.Kali. Uttering the magazine's title gives you access to own it, and to own a piece of what I own too. My.Kali.")

在東、西文化間拉扯──阿拉伯同志的難題

雖然 Kali 所處的社會對他的性別認同並不友善,但他並沒有遺忘身為約旦人、阿拉伯人的身分,相反的,在創辦雜誌之後,他開始質疑歐美國家長期以來,在媒體上對於中東世界的詮釋方式。

在接受線上雜誌 i.D 訪問時,Kali 提到,政府十分害怕人們討論政治或宗教這些敏感的議題,因此 My.Kali 盡量避開這些議題,以藝術、時尚、文化作為雜誌的主軸。

此外,身為約旦人,他們也必須思考關於 LGBTQ+ 這個議題,是否是另外一個西方文化殖民的產物。阿拉伯社會是一個以部族社會為基礎的群體,在過去,必須大量倚賴男性勞動、打仗,在如此的社會結構和文化下,人們傳統上認同男子氣概與雄性生理性徵;據此,同志社群的發展,在阿拉伯社會中必然相對緩慢,且更具爭議性。

在約旦,雖然許多人從小收看諸如《同志亦凡人》、《歡樂合唱團》或《威爾與格蕾絲》等帶有同志色彩的美劇,但在真實的阿拉伯世界中,卻缺乏相對應的榜樣。

因此,同志議題在阿拉伯世界,必須面臨東、西文化的相互拉扯。同志及女性是西方主流媒體喜歡用來批評中東的議題,在西方的敘事中,落後阿拉伯世界的同志是被壓迫、孤立的完全受害者,而先進的白人和歐美文化則是這些弱勢族群的救世主。

同志與阿拉伯人,是西方主流媒體的論述中,概念相悖的兩種身分。一方面,阿拉伯世界的 LGBTQ+ 社群試圖仿效西方社會,透過各種形式捍衛社群權益,但另一方面,卻又不想失去自己作為阿拉伯人的身分認同。

宗教、地區發展、歷史脈絡和性別議題在中東地區,以特殊的方式彼此結合,國族認同和性別認同,加入宗教元素,以更複雜的方式呈現。對此,Kali 回應:「我是一個信教者,我是一個庫德族巴勒斯坦裔約旦籍的阿拉伯同志(約旦有大量巴勒斯坦移民),許多人問我如何同時是一個穆斯林和同志──我就是我,我的宗教信仰和性別認同一點關係也沒有。

約旦國會議員反對,My.Kali 被迫吹熄燈號

2017 年 8 月,約旦反同國會議員 Dima Tahboub 表示,My.Kali 宣揚同性戀這種不正常的性別取向,違背了整體約旦的文化禮俗和宗教,雖然約旦的法律未明文將同性戀視為罪犯,但她呼籲 My.Kali 應該尊重「約旦正常的社會規範」。

約旦反同國會議員 Dima Tahboub 在她的 Twitter 上發表反同言論。圖/Twitter 截圖


事實上,My.Kali 在 2016 年就已經因為政府的施壓而停止發行,而 Dima Tahboub 在今年發表的言論,再次引起支持 My.Kali 的團體和反同人士的激烈爭辯。My.Kali 在 8 月 3 日發表聲明,向 Dima Tahboub 喊話,期待她善用人民和民主賦予她的權力,捍衛全體約旦人民的權利,包括同志社群。

無論在約旦或是其他中東國家,同志平權仍有好一段路要走。儘管如此,My.Kali 的出現,仍可被視為整個阿拉伯世界在同志議題上的一大邁進──越來越多人投入同志平權運動,並建立管道為同志族群發聲。只要人們開始願意談論同志,便是個好的開始與契機。

換日線全新秋季號《背包裡的地球》
2018 換日線季刊「早早鳥優惠」

《關聯閱讀》
美國飛舞的彩虹旗,何時飄揚在中東?
「這不只是我們的事情而已」──在LGBT權益開倒車的印尼,同志們也期待著台灣婚姻平權的進步
馬修再見─關於死刑、關於LGBT、關於仇恨與憐憫

《作品推薦》
連國王都不滿意的約旦「指考」──你以為,全世界只有台灣在「升學主義」嗎?

 

執行編輯:張媛榆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主圖/My.Kali、附圖/My.Kali、Twitter 截圖

學阿語

學阿語專注在提供中東和阿拉伯文化的完整資訊,包括旅遊經驗、中東政治、阿拉伯語學習、音樂藝文評論等深度分享,我們以淺顯易懂又不失幽默的方式,介紹中東及阿拉伯文化中的生活大小事,書寫這塊區域的多元樣貌。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