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x爭議,一位執照策展人的告白、說明與呼籲

TEDx爭議,一位執照策展人的告白、說明與呼籲


文:TEDxTaoyuan 執照策展人 吳以璿

編者導言:

你參加過 TED 或是 TEDx 不同分會的「年會」嗎?身為講者,你是否因為沒有「講師費」而感到不滿?身為觀眾,你是否認為參加過後「值回票價」? TED 作為「非營利組織」,可以向年會觀眾收費嗎?又既然可以收費,為什麼不能給講者「講師費」?

近日,在台灣的網路社群中,上述的討論十分激烈,甚至瀰漫著濃濃的火藥味。

原因是,部分受邀參加過台灣不同「TEDx」年會的講者質疑:擔任「講者」,卻無「講師費」,彷彿是「做功德人」。也有不少網友激烈抨擊:「既然是分享理念的公益組織,憑什麼收門票?」

但另一方面,TEDx 的策展人們也有話要說,包括:總部規定不可違背,「講師費」外已盡力補貼;策展、工作人員,依據組織方式,絕大部分甚至全都是志工、學生,不應被妖魔化;以及即使是「公益組織」,辦活動、錄影音,沒有不需要成本的⋯⋯等等。

此後,隨著討論日趨熱烈,也衍生出許多人始終對「TED」與「TEDx」之間的差別感到模糊;以及不同 TEDx 之間無監督、管轄權,因此「策展方式、品質標準不一」,以及少部分策展人「疑似違規」等等問題。

這篇文章,由現任 TEDxTaoyuan 策展人具名撰寫,帶來他真誠的告白⋯⋯不論你對 TED 與 TEDx 的評價如何,相信這篇文章都值得關心此議題的你,花點時間閱讀:


「為何要申請 TEDx?」這是大家對我們最大的疑惑。如果全是志工,勞心又勞力,我們到底為何要做這樣的事?

TEDx 的起源與授權

TEDx 是 2009 年由 TED 內部的人發想的計畫。以「公開授權」的方式,讓全世界的人用很低的門檻,即能申請授權(TEDx某個屬地)執照,而門檻是什麼?門檻其實是一個稍多問題的表單、一些規則 (大概近百條)、一場(或多幾次)線上面試。

有授權費用嗎?沒有。
申請者有無財力資格限制?沒有。
有年齡限制嗎?幾乎沒有。

TED 的 TEDx 計畫沒有針對申請者的身分加以限制,幾乎可說是有心想舉辦類似 TED 大會的人,就能申請。也因為如此,我和另外三位最初的夥伴,才能順利地以國立中央大學學生的身分,申請 TEDxNCU 的執照(執照者是我,但需要特別強調的是──若只有我一人,不可能開始這一切)。

TEDxBrussal、TEDxTokyo、TEDxLincoln⋯⋯認識更多同個社群的人,發現大夥兒來自各行各業、不同國籍,但相同的是,不因為財力、年齡、性別等,而有所限制。

我不能替所有其他的 TEDx 發言,但至少對我和我的團隊而言:從經濟角度看,我們沒有收取任何人事費用;從理念角度看,這是大夥兒自發性的活動,我們利用工作/課業之餘策畫,無論外界覺得這樣的我們,在他們眼中是否「傻」──金錢,從來不是我們起心動念,起身行動的第一、第二甚至第 N 考量。

若我們一開始就將資金做為最優先的考量,那麼這場旅程可能永遠不會開始。至少對於當時身為普通學生的我們而言,是如此。

規則的原意是什麼?

但別忘了,前段提及「一些規則」。這些規則就是 TED 給全世界 TEDx 的策展準則:跟著官方的規則與提供的策展指南,各地 TEDx 得以在獨立運作的條件下,創造數萬個類 TED 大會的活動──秉持 TED 的精神、TED Talk 的時間規定與內容指標──而若不照著這些「基本準則」執行,嚴重的情況就是撤照。

TED 總部「公開授權」「TEDx」這個品牌,並用規則與指南讓各地 TEDx 獨立策畫類 TED 大會的活動。各地申請者幾乎都是策展素人(還記得上段提到 TEDx 的策展方組成來自各行各業嗎?),TED 官方也不會每個團隊都派人駐點,若沒有平一的準則,如何形塑相同的風格?TEDx 計畫可能在開放的 2009 年,就因為空有虛名而宣告不可行。

公開 TEDx 品牌授權,並授規則約束,在規則以內,各團隊可以自由發想議題、設計活動,這和星巴克總部與分部、分店是看似相同但實則不同的情形。的確,TED 大會或由 TED 主辦的活動,會邀請 TEDx 策展人參加,一起交流、彼此學習,但不是每個人都有經濟能力與時間可以參與活動,臺灣、南韓、日本的情況都差不多,能親身參加的策展人仍是少數,此外,TED 也提供社群內討論的社群網站,但並沒有企業一般的強制性,有東西在那裡,但願不願意學習吸收,是個人的責任。

而其中一條規則明確規定:

"TEDx events may never pay speakers. No one can pay to be included in the program. Speakers at your event cannot sponsor any part of your event, in-kind or otherwise."

這就是各地 TEDx 未能給講者費用的緣由,同時也是近期熱烈討論的主因。

要解決問題,首先得釐清問題為何:各地 TEDx 遵守規則不能給與講者費用,也不容許因任何人花費(贊助)而登上舞台。

許多人想知道規則的原意是什麼,卻將矛頭指向遵守規則,否則可能直接被撤照的策展團隊,我粗淺地認為這樣的作法不大合適。問題應該直接指向制定規則的人,是吧?

規則訂在這裡,違規的代價則可能是撤照。但這不也是法律,若要解釋,則要看解釋者所站在的角度與立場為何──以下,我可以用在 TEDx 策展幾次的淺薄經驗,以及與各地 TEDx 夥伴交流、與總部的人們詢問後,所得到的邏輯來解釋:

TED最初,不是「一名講者只有 18 分鐘」的分享形式,但原本即是以分享的概念作為其核心精神。

今天假設有 100 人在現場,講者是「其中的」10人。講者上台簡短分享後,下台也成為觀眾。

TED 是一個多元領域的研討會,「Multidisciplinary(多元的知識領域)」是TED/TEDx的基本概念。這場研討會不走專精深奧,而是希望大眾都能參與、了解、學習。一場活動不會只有設計、科學的內容,可以談教育、社會現象、更多有趣的想法。

Ideas Worth Spreading 而不是 Speakers Worth Spreading。TED 不是因為你是誰而邀請,而是因為「你做了什麼」、「你想分享什麼」而發出邀請。而這樣的基本精神,為了避免因為「講者費」而受到限制,後續才有「不得給付講者費,與因接受商業贊助而讓特定講者上台分享」等等規定。

講者邀請企劃書即會附上的基本規則。圖/吳以璿 提供


問題來了:「講者費怎麼會是辦活動的限制?」

很容易直覺冒出這句話,對吧?

首先,TEDx 絕大多數都是志工團隊,當然不排除少數背景富裕的策展人,但大多身家普通與你我一樣。若 TED 或 TEDx 一開始邀請來的「大人物」全數用「業界標準」給予講師費,我想,1984 年,最初那個辦完即赤字的 TED,不可能走到今天。

那既然「不給講師費」,為什麼全球還是有無數在商業演講中動輒「價碼」數萬甚至數十萬美元的講者,願意登上這個舞台?

在 TED 的知名度已經遠較當年為高的今天,我相信有少數為了「名聲」等原因的講者存在的可能性,但真正的關鍵,應當是認同它的理念──

TED 的理念從成立之初即非常清楚:不是因為「你是誰」而邀請,而是因為「你做了什麼」、「你想分享什麼」而發出邀請。

此外,TED/TEDx 的觀眾取向是「大眾」,許多講者在他個人的專業領域極有內涵與實力,對於大眾而言卻是陌生的──講者是來分享「自己領域」的專業內容,並與大眾接軌。

一個以演講為專業的人,很可能以參與各式演講賺取報酬而支撐生活,但絕大多數 TED / TEDx 的講者並不是以演講維生。這裡可以回顧一次:基礎的概念是分享(還是短短的分享)。

隨著網路上的討論愈來愈多,有些立場甚至開宗明義表示:「TED 本身不給演講費就算了,能上 TED 的人都是看到後續的商業利益。若各個 TEDx 能保證短講上網後,後續的點閱率,不收講者費才合理。」

這種說法除了標籤化所有講者之外,更可能已倒因為果──畢竟當初的 TED,不是瞬間即有龐大的觀眾群。

各個講者出席活動收取講師費的行為,這合理。在台上講了兩、三小時,甚至是短期課程,認真準備的結果,理應有相對報酬。而以我們身為其中一個 TEDx 的策展人身份來說,儘管站在規則角度上,無法直接給予「講者費」,但我們會努力做出另外的補償(後續會提到)。

給講者的訓練資料截圖。圖/吳以璿 提供


別以為 TED 只是發出邀請函,講者接受之後,就任講者自由發揮了。他們有 Content 部門,專門幫助講者釐清最精華的概念,聚焦、聚焦、再聚焦,將最重要的概念傳達給觀眾。許多時候,講者想講的東西並不是他需要講的東西。TED 也有 UX 部門,專門協助製作簡報、動畫,那些精美的投影片和流暢而吸引人的動畫,許多都是 TED 在背後操刀。

TEDxTaoyuan 也一樣。我們只是志工,不若 TED 規模。但上述能做的、能協助的,一樣不少。

同樣一位講者,可能會在不同時期,因為不同議題而被不同的 TEDx 邀請。「上次對方給我10,000元講者費,你們這次有10,000元嗎?」這句話將會遏止很多可能。而「大家來比財力」的概念,也很容易限縮絕大部分申請者的「機會」。

一個財力雄厚的策展團隊,無論來者何人,一律開高講者費用。後果顯而易見,對吧?

TED 本身也是如此,但他們也提到「TED 會給講者最好的住宿、飲食、交通等相關費用,當然還有最佳的實體體驗與各類工作坊」。

給講者的訓練資料截圖。圖/吳以璿 提供


所以我們做了什麼?

從 TEDxNCU 到 TEDxTaoyuan 都是如此,只要我是執照者,不容許在策展規則上有所違例。雖然我們只是志工,而且是沒帶錢的志工,但能夠給予講者的補貼,仍盡力做到最好。

2013年,當我們邀請 Baobao 從澳大利亞飛回台灣,我很想個人為講者負擔機票錢,但當時連三萬都拿不出來。退一步,至少負擔前兩晚的住宿費用,這是我們能做到的。Baobao 人太好了,禮貌性地詢問後,即說正好想回來見家人朋友,機票她自己出就好。

其他講者搭高鐵、火車或自行開車,我們也盡量「實報實銷、從優補助」──亦即我不會介意那零頭。680 元的車票,我們在能力範圍能給 800 或 900 ,何樂不為?搭火車以外,總有其他可能開銷,不是嗎?自行開車從臺北到桃園(中大),當時油價貴,我補貼 500 元,應該合理?

其他成本方面,人事我們採志工形式,大家通通不支薪。「志工」成員當然來來去去,有些經驗不容易累積,雖然可惜,但這也是人之常情,何況多是以學生為基底的獨立組織,連個協會都沒有。畢業後決定先找工作、打拚事業的,當然要先專注自己的工作。我和夥伴們都支持這樣的基本精神。

時序跳到 2016 年,轉申請並升級為 TEDxTaoyuan 。活動規模的限制解除了(這也是規則之一,暫且不提),做事的精神不變。針對講者這塊,雖然規則明訂不能給講者費,但能做多少,我們盡力就是了。以下公布 2016 年會時,我們給予講者個補助:

〈TEDxTaoyuan2016 年會 〉
講者住宿:
桃園福容大飯店 (考量舒適度與距離,這是合理的選擇)。青年旅舍是我們自己出國自由行的好選擇,但我們選擇讓講者更舒適,也更體面。
機票補助:
(1) Salam 和 Eyad 從敘利亞飛來,他們必須先經過邊界,進入黎巴嫩,再搭乘土耳其航空「黎巴嫩─土耳其─臺灣」的航線。這兩張來回機票,加上旅遊旺季提高價格逼近 10 萬元新台幣。可以選擇不要負擔,但我們做了另一個選擇。
(2) Sonya 的香港來回機票也是一樣,我們全額負擔。
(3) Caltech 葉乃裳教授的部分,正好我的指導教授對於邀請教授到學校交流很有興趣,就以科技部訪問學者的名額負擔。葉教授在台期間,同時於中大進行學術參訪。

有多少錢,做多少事。今年(2017),住宿地點不變。因為去年虧不少 (機票佔大宗),今年先鎖定國內講者為主,這是我們的應變之道。

老話一句,能做多少,我們盡全力。只要是我為領導者的 TEDx,不論是 TEDxNCU 或 TEDxTaoyuan,都仿效 TED 本身,盡量以住宿、交通等,為講者補貼他們所花費的時間等成本。

而講者花費多少時間構思內容,團隊夥伴就花更多時間聆聽、討論,一起調整。

「沒講者費,為何收取門票?說是非營利組織,為何收門票?」

這是如今網路上對 TED 與 TEDx 的另一項主要質疑。

首先,非營利組織是不以營利為目的,也不會將單次年會或活動的剩餘收入轉投資,但不代表不能有自籌款來源。

TEDx 因為規則不能給予講師費(好的 TEDx 也會盡量補貼其他開銷),但場地、技術設備、錄影、合理的文書宣傳品等,都是必要的開支。這點不只是 TEDx,希望閱讀這篇文章的讀者,在面對其他看似不以營利導向的活動,動輒批評「憑什麼收取費用」的同時,也能想到主辦方支出的成本有哪些。

另外,也有許多批評,認為「場地費高昂,是因為不懂得選擇便宜的場地」。我想,任何人都可以選擇將活動辦在戶外、連舞台都不要,讓觀眾風吹日曬雨淋;也可以用很低廉的價格,租借一個小集會場、小禮堂,但設備陽春,也沒有專業舞監維護,導致觀眾參與的觀感不佳。

我們盡量為講者著想,同樣地,也應盡量替觀眾設想。在能力所及規劃雙方都能接受的活動。

是否認為門票價格合理,活動是否值得,願不願意參加,當然都是個人的決定──但必須再強調一次,非營利組織所辦的活動,不等於沒有成本,不等於「必須免費」。

錢用去哪裡?

我們在今年(2017)的 1 月 26 日,即公布 2016 年度大會的相關開銷收支表這是一種負責,實際上也是坦白──我們沒有需要遮掩的地方。

今年年會尚未完成,但支出表也可以大方公開。

學生票最便宜 500 元一張、一般票最貴 1200 元一張。距大會時間已近,我們的收入是新台幣 355,200元。讀者也能簡單計算,我們應該要賣幾張票才能打平開銷。同時也可以考量,多少的票券價格能平衡消費者需求與成本金額?

收支明顯不平衡,支出大於收入,和去年一樣。賠錢是我個人的領導能力與人脈不足,和 TEDx 一點關係也沒有。去年的差額,我用研究所以前的存款補足,這是我該負責的。

所以怎麼會有其他 TEDx 違規?

上述內容,都是我們在做的。但我無權干預其他同掛在 TED 計畫下的 TEDx 如何運作。我們也不能問各別的 TEDx 彼此邀請到的講者名單,這樣隱含的可能情形是──資深的策展團隊與新進的策展團隊,在討論上的言語份量差異。

因為 TED 公開授權 「TEDx (x = independently organized TED event)」, TED 本身並不會直接管理各地方 TEDx 的運作。TEDxSydeny、TEDxTokyo、TEDxTaoyuan 都是獨立運作的,從來沒有 TED 部門派人主導策展。

而臺灣的 TEDx 夥伴彼此認識,雖有彼此學習、請益的時候,但實際運作還是各自努力。

曾經,臺灣 TEDx 社群有「未更新執照繼續策展」的案例,還是學生做出來的事。我和其他策展人很氣憤,但當時較資深的、其他團隊的策展人教我一句:

「我們都是獨立策展的,彼此也沒有絕對的約束力,真的要直接處理還是要靠 TED。」

於是,我同意選擇較溫和的方式處理,在發出聲明給該團隊的講者、合作單位後,剩下的回報給 TED 處理,TED 後續也讓這件事情有個結果。

是的,雖然我代表 TEDxNCU/TEDxTaoyuan 團隊向臺灣的社群呼籲,絕大多數的成員們也都恪守,但總會有違規者。

比如說,很遺憾的:許多社群熱點提到的張翠容記者對 TEDxTaipei 的質疑;或部分網友指出有私下給演講費等事件;以及主視覺設計疑似抄襲等事件,幾乎都是過去最早在台成立,也最負盛名的 TEDxTaipei 團隊沒做好的。

何況當時的他們,還以公司為運作模式(讀懂前面的說明,就應該知道這是可以的,但他們的處理,真的還是有不合理的瑕疵)。

不過,請在閱讀過我的文字後,別再將標的放大至「整個 TEDx 社群」──這些危害整個社群的事,我只能呼籲,無權干預。

這不是切割,僅僅說出彼此沒有權責干涉的事實。

(當時看到張翠容記者的發文,也是直指整個 TEDx 社群,未曾謀面的我還私下聯繫對方,希望釐清什麼是事實、什麼是誤會。被網路社群討論,重新提起這個小插曲,我仍感謝張翠容記者的聆聽和分享。)

圖/TEDxTaoyuan 臉書專頁


策展素質不一、經驗心態有別,是必須面對的問題

TEDx 社群的素質不一,造成觀眾或講者體驗相異,或是暗自違規的策畫方式,都是問題。品牌的力量讓 TEDx 受到矚目、議論,但無論 TED 或 TEDx,它本身不是一件商品,在基礎的策畫精神上,也不該淪為商業工具。

或許有些團隊規劃方式偏頗,讓活動成了大拜拜;或許違規者用「價值交換論」而自滿。提出這些問題是非常好的事情,部分打從一開始根本不讀懂規則與指南就胡亂策展的 TEDx,也應該深自反省,是什麼樣的自私行為,影響整個社群受人指責?

TED 並不完美,它也存在某些受人議論的問題。這值得後續另外寫一篇短短的文章分享。

TED/TEDx 更不是宗教,但錯的策畫方式、宣傳方式、解釋方式,盡是用虛無的說詞填滿,也很容易讓人皺眉不滿。

但是,若策展的人能回顧最開始提到的「這是一場多元領域的研討會。有人用短短的時間分享,但更多的是聽者在講者下台後,面對面互動、交流」,則活動的內涵便不該是講究多麼豪華的排場,而是專注在與講者討論如何傳遞好點子、專注在如何創造講者與觀眾的互動。

TED 和優秀的 TEDx(例如澳大利亞的 TEDxSydney、奧地利的 TEDxVienna、德國的 TEDxBerlin、美國的 TEDxBeaconStreet),就是能做到以上幾點,讓參與者不會認為「這只是一場講座」而是我到了一個可以跟講者、旁人、不同觀念的人交流,跳出自己專業領域,學習新知的場域。

能否做到一樣的內容規格,可能牽涉策展團隊的經濟規模、人力資源等,但誠如世界上許多小小的 TEDx 能做到的精緻小巧,我們至少要能維持住基本的精神。

參與 TED/TEDx,或任何其他講座、工作坊或更多形式的活動,都不會讓參與者一夕之間「碰」的一聲,變成「厲害的人」。而是看看台上的分享者,他們的行動、所思所想所做,吸收好的部分,讓自己擁有更多元的內涵。

對內對外的小小呼籲

由於絕大多數團隊都是志工(更多是學生),大夥兒先來後到,策展技術上或有粗糙、策展能力或有不足。正因為 TEDx 計畫的低門檻,才會有這樣的現象。新的策展團隊,我或許能以較多的經驗分享,避免大家再犯同樣而不必要的錯誤,這是未來在短期內可以嘗試做到的。

但若有講者接受到不好的邀請經驗,我也想冒昧地尋求您的體諒,讓年輕的孩子有失足但不成千古恨的機會。讓他們有失誤的機會,同時也讓他們成長。可以給予立即的回饋、指導,甚至討論,但別單純將不滿積聚在心裡,或用太過尖銳的語調表達諷刺、嘲笑、謾罵。

沒做好的策展人們與志工,也應該謙虛地學習,「認真地擔起責任」,這樣才會有所成長。回饋無論好壞,都是讓自己成長的養分,只是有些甘甜、有些苦澀。

我自己的反省:一開始的 TEDxNCU 沒有完整的講者訓練流程、良好的講者指南,持續成長後,TEDxTaoyuan 才有較完善的內容。我們肯定也有很多未竟之處,雖然限於志工的時間限制,不見得能立即改善,但真心感謝一路走來,講者、觀眾們願意旁人給予的時間和支持,讓我們有機會成長至今。

回顧當初,我們也是這麼走過來的,只是幸運了點、堅持了點,才走得比較久。

謝謝你們看到這裡。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TEDxTaoyuan 臉書專頁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