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是伊拉克的未來,夢想在不遠的以後」── 專訪 Ahmed Loqman Yousify

TEDxTaoyuan

2017/08/25

圖片

Ahmed Loqman Yousify,畢業於札湖大學(University of Zakho),主修資訊科學,目前在該校擔任研究助理,專長是資訊處理、電腦視覺圖像、網頁程式設計、人工智慧和數位學習。

他參加過很多國際學術研討會,也曾經舉辦過其中幾場,其中,他在札湖大學第二國際科學會議擔任媒體與網路委員會成員,Ahmed 和他的同事負責更新會議的資訊,像是論文繳交、會議活動和住宿登記等,他也負責做整場會議被使用的簡報。

另外,Ahmed 也曾帶領全日的工作坊──「青年領導發展的新方向」,幫助參與工作坊的青年成為一個代表,也印製執照給每位成員,同時,也幫助青年擬議庫德語與英文的邀請函,看似輕鬆平常的事,因為經濟條件和教育程度的限制,在目前的伊拉克境內,卻非人人能做到。

出生在五個兄弟的家庭裡,Ahmed 的兩個哥哥都已經結婚。身為庫德族人、穆斯林,他對於自己的身分感到驕傲,也意識到身分的因素確實會以某種方式影響自己的生涯選擇。

「來自伊拉克」,成為前往世界的阻礙

伊拉克境內因為 ISIS 的干擾,龐大資金投入打擊 ISIS,之後導致了庫德族的經濟危機,也影響全國民眾的基本收入,作為研究助理,Ahmed 每個月只能拿到 55% 的薪水,大部分的受雇者也是如此。

也因為伊拉克公民的身分,限制 Ahmed 很多向外發展的機會。舉例來說,如果申請簽證到歐洲或美國,他們可能會因為「來自伊拉克」進行審問,不僅會問到相當細節的問題,也必須額外填寫許多相關的表格,在做完這些之後,入境仍然只是「選項之一」而非「結果」,如果不能自由地進出世界其他地方,通往世界的大門就會被關上。

可以選擇在伊拉克發展,但這裡絕對不是最理想的地方。Ahmed 清楚了解自己想做的研究專案在國內沒有太大的發展空間,必須努力存錢,將眼光放在國外,在未來,危機或許已不復存在,但那時的 Ahmed 可能已經不再是二十幾歲的青年了。

提到教育,伊拉克的情形可能只能以「糟糕」形容。在庫德斯坦,老師們被告知薪水減半,日後再付清,部分教師抗議這個新規定,也致使有些學校比平常晚開學,除此之外,有些家庭沒有錢提供穩定的食物和住所給孩子,這也影響了他們思考和接受教育的方式,大部分的家庭看電視接受資訊,如果大部分的時間電視談論的都是戰爭,這樣環境則多半不是明亮多彩的。

Ahmed 表示,伊拉克的教育部每年都採用新的教育制度,但他認為應該使用同一種方法,直到看到效果,因為教育是一段過程,並非一年就有轉變可以看到成效。

即便擁有對一般人而言的「特殊身分」,仍相信未來有希望

談到伊斯蘭國造成的「身分危機」,Ahmed 簡單地說:「我們都是人,我們都同住在一個地球上,差別在於每個人出生在世界上不同的地區。」

當中東的人們移居到其他國家,大部分的人並非想要離開故土,而是被迫、不得不這麼做,他們在故鄉歷經艱苦,而這些移居的人,其家鄉都淪於戰亂。

「穆斯林也是人,當移民潮開始,不論是穆斯林、基督徒、亞茲迪教徒或猶太人,他們都一起開始移動的旅程,沒有什麼區別。你不能只因為一些個人的行為評論一個宗教或是民族。伊斯蘭國是個恐怖組織,他們真正的目標是摧毀文明和製造國家間的戰爭去玷汙伊斯蘭神聖的名號。」Ahmed 這麼說道。

對於未來,Ahmed 仍有樂觀的地方。

「青年是伊拉克的未來,在現在這個時刻,人們試圖發展自己,試著學習新的技術,他們會抱怨體制和現況,但他們也在有力量的時候表現到最好。」

Ahmed 會試著激勵人們不要放棄他們的夢想、繼續自己的學業。他認為教育使人證明自己。

「接受教育,不要放棄希望,盡你所能,不要因為兩三次的失敗而放棄。持續往前、持續嘗試直到你得到你想要的。去成為一個偉大的人物吧!讓這世界上留下你的足跡。」這是 Ahmed 想對伊拉克青年說的話,也是對全世界的青年所說。

《關聯閱讀》
戰火中的希望種子──來自敘利亞的Eyad和Salam,與我們的台北半日遊
「我在伊拉克前線,第一次看見『戰場』的模樣」──一個香港急診室醫生的獨白
儘管悲劇就在身邊,巴格達人仍然沒有放棄,我們也是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陳太陽

Photo Credit:TEDxTaoyuan 提供

TEDxTaoyuan

台灣各地志工組成、以桃園為屬地,為 TED 旗下 TEDx 計畫的一份子。
TEDxTaoyuan 秉持 TED 的精神「Ideas worth spreading」,致力「挖掘臺灣的好點子」、「導入國際視野」並「促進多元領域交流」。我們舉辦年度大會,邀請各界專業人士為當年度的社會提供想像、反思、啟發,同時也以文字、影像記錄各種觀點、現象。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