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在一片土地上的誤解──為何在我的國家馬來西亞,仍有人「無法接受自己的孩子跟穆斯林交往」?

同在一片土地上的誤解──為何在我的國家馬來西亞,仍有人「無法接受自己的孩子跟穆斯林交往」?

昨天我的好朋友和我說,她交了男朋友。

大學畢業、 23 歲的她,嚷嚷了四年,總算找到了"Mr. Right",我很為她開心。

但同時她卻告訴我,她的父母嚴厲反對他們交往。

「為什麼?」我很確定這和年齡沒有關係。

「因為他來自敘利亞,是戰亂又動盪的地方;第二他是穆斯林,他們(父母)覺得這個宗教太過強制性,對女生很不友善。」她說她的父母不停地哭,甚至要和她斷絕親子關係。

我完全沒辦法理解。現在的「他」,是個憑著自己的能力遊歷各國的工程碩士生,但就因為他出生在敘利亞,所以就是個「危險的存在」?為什麼,出身或國籍,可以抹滅一個人的努力?

而在我們來自的馬來西亞,官方宗教就是伊斯蘭教,但同在馬來西亞的他們,為何沒有辦法接受自己的孩子和穆斯林交往?

伊斯蘭教的「強制力」?

我仍舊記得,每個中午,中文廣播電台都會有 15 分鐘,介紹《古蘭經》裡面的一段話。主播的聲音低沉而穩重,有些教義也很有道理──當時我覺得,伊斯蘭是一個溫柔的宗教;我也記得每年回家,傍晚 5 、 6 點時,整個城市都會播放著阿拉伯經文,因為那是穆斯林的禱告時間。

我記得在穆斯林齋戒月的時候,我們一班同學被勸誡著要喝水請到教室外面去喝──因為在天氣逼近攝氏 40 度的午後,連吞口水都無法的友族同胞,是我們需要去尊重的;更記得自己期待著每年的齋戒月,因為那是一年一度,可以吃到馬來同胞傳統美食的時候、還有著為穆斯林朋友們發明的「雞蔥油乾麵」(因為穆斯林不能吃豬肉叉燒)。

我在馬來西亞的日子裡,生活中遇到的人們,即使彼此信仰不同宗教,但大家都謙讓著、尊重著彼此。

然而,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與穆斯林交往這件事情,卻可以在部分家庭裡,引起那麼大的衝突與爭議?

後來我仔細思考後認為,或許,當我們這個國家的「官方宗教」就是伊斯蘭教,但國內仍然有馬來西亞是「伊斯蘭教立國」或「世俗國家」的爭議,與因地不同的「強制力」時,很可能反而會造成潛在衝突的來源。

(編按:《馬來西亞聯邦憲法》第三條第一項中規定,伊斯蘭教為馬國「聯邦(官方)宗教」(Islam is the religion of the Federation),但其他宗教得在國內和平宣傳。《馬來西亞聯邦憲法》第十一條同時保障國民「宗教信仰自由」的權利。但對於「馬來人」之認定則有些許爭議,詳後文)

在馬來西亞,關於伊斯蘭教,的確有部分的「強制力」存在:我記得從高中開始,我們就得背下伊斯蘭教的創辦歷史,而傳承的人名字也特別地長,當時覺得:「為什麼我要背這些踏入社會後,完全用不到的人名?」甚至在我的那個年代,我們的歷史科目在國家教育體系之下,倘若要拿到高考(相當於大學學測或聯招)所需文憑,至少不能不及格。

我們等於是被強迫地去學一個,自己可能完全不相信的宗教──但因為這是「官方宗教」,所以好像又變成十分合理的事情。我仍舊記得,高中時歷史老師(也是穆斯林)描述過穆斯林女性「出軌」會遭遇的處罰──由於太血腥暴力了,即使單用文字形容我也覺得殘忍。但這居然是在課堂上所認可的。

在馬來西亞,伊斯蘭教的確有部分的「強制性」。圖/ Lano Lan@Shutterstock

另外,我來自馬來西亞最大的州屬砂拉越,位於東馬,在 1963 年後才併入馬來西亞聯邦。在我們州,最大的民間信仰宗教其實是基督教,而不是伊斯蘭教,共有 40% 以上的州民信奉基督教。

所以相較之下,教堂的設立理應比清真寺(普遍上我們當地人習慣稱它為「洋蔥頭」,因為形體上看起來像洋蔥)來得多才對。但是現在隨著西馬移民的增加,加上「政治考量」,清真寺的設立日漸增加,比較明顯的一點是新的旅遊景點,附近都會有清真寺。

官方人士指出,這是為了在禱告時間,要讓整個城市的人都聽到經文──即便你不是穆斯林、即使是外國旅客,都能以此認識我們的官方宗教──伊斯蘭教。

換言之,有人會認為伊斯蘭的「侵略性強」,我想除了新聞上大家對伊斯蘭的錯誤刻板印象(如 ISIS 、基地組織等,那些恐怖份子,其實多數穆斯林是完全不認同的)之外,我個人覺得更多的,其實可能是來自「強制信仰」這件事。

「馬來人一定要是伊斯蘭教徒,這是國家的規定」

在《馬來西亞聯邦憲法》規定中,身為「馬來人」(又稱「土著」、Malay)基於「馬來人至上」的原則,在教育權利、商業等面向上,擁有許多優惠保障權益(見憲法 155 條)。但憲法 160 條中,對「馬來人」的定義亦很明確:必須信仰伊斯蘭。

(摘自憲法英文版:"Malay"means a person who professes the religion of Islam, habitually speaks the Malay language, conforms to Malay custom and—
(a) was before Merdeka Day born in the Federation or in Singapore or born of parents one of whom was born in the Federation or in Singapore, or is on that day domiciled in the Federation or in Singapore; or
(b) is the issue of such a person; ⋯⋯) 

而伊斯蘭教在絕大多數情況下,是無法接受夫妻信仰不同這件事的。因此,在不同宗教的馬來西亞人(例如馬來人和信仰其他宗教的華人族裔)通婚時,就勢必造成「必須取捨」的狀況:

我仍舊記得教會裡有個虔誠的阿姨,她是華人,她交了一位馬來人男友,男友也是虔誠的穆斯林。但到了兩人即將步入婚姻的時候,她很糾結──因為她必須放棄他們家的信仰,轉而去學習、相信一個完全陌生的信仰,放棄一直以來的生活習慣。

而她的這個決定,也將影響未來的小孩──因為「馬來人」的子女,也必須遵循伊斯蘭教義。這就是我所謂的「侵略性」:一個是伴隨你一生的信仰,一個是將陪伴你下半輩子的伴侶,但這個宗教與身份、權益綁在一起的規定,硬是要你只能選擇一個。

後來的她,選擇了婚姻,她開始包起了頭髮,開始了一天五次的禱告、開始了齋戒月,之後她小孩的教育,也是全然跟隨伊斯蘭教教義──他們不會說中文,自然之後也是選擇了馬來人的伴侶。

而在我們的鄰國──以伊斯蘭為「國教」的汶萊,近年來甚至對外國遊客的規定也越來越嚴格。

(詳見:《【東南亞記事】海嘯 ‧ 神蹟 ‧ 伊斯蘭──歷史交織的群島上,與汶萊青年對話》一文)

前些日子,我的親戚(馬來西亞人)去汶萊旅遊被警察「規勸」,必須現場買件新衣服,因為穿著太過於「曝露」──儘管她穿的只是 t-shirt 和短褲。在平均溫度 30 幾度的熱帶國家,而她還是外國觀光客,也得遵循這樣的宗教規定。那是因為汶萊近年將宗教規定上升了一個層級,執行伊斯蘭律法刑事法」(Syariah Penal Code)的關係。

我記得國高中的時候,我們家有一段時間是處於早上去教堂,晚上去佛堂的時期。因為我的父親當時從基督教轉信了佛教,而我的母親仍舊是虔誠的基督徒──作為小孩,我們家的教育是讓我們自由選擇自己的信仰,但不是一味的從父母身上全然接受,所以他們讓我們自己去接觸這個宗教的教義、生活方式、族群而選擇自己的宗教。

只希望這樣的生活方式與宗教自由,在馬來西亞的未來,也能夠繼續。

破除對穆斯林的迷思,營造更自由的環境

回到一開始的故事:其實,多數的主要宗教信仰(如伊斯蘭、基督教、佛教等等)都是勸人為善,彼此多些瞭解,絕對可以和平、友善地彼此相處──但若因為「宗教信仰」與「公民權利」綁在一起造就彼此差異,甚至在部分國家有著更為嚴格的律法執行,反而可能會造成同一個國家中,不同宗教信仰者間,彼此的成見日益加深。

而關於「穆斯林」的成見或刻板印象,也確實不少:例如在知道馬來西亞(的穆斯林)「可以娶四位太太」後,我的好多台灣男生朋友,都說「想去馬來西亞交女朋友」──但其實這只針對穆斯林,其他宗教仍舊是一夫一妻制的。我更不得不說,儘管教條是這樣規定、也受法律保障,但在馬來西亞,先生要再娶第二任太太是需要第一任妻子簽名同意的(第三任則是要第一和第二任的同意)。而現實生活中,馬來人娶到第二、第三任妻子,也是非常少的。

反之,所謂「奉行一夫一妻制」的華人社會,在我成長的這個區域,不少人卻可以名目張膽地有「大小老婆」,也是這個區域所默許的。

也有許多人認為,允許「娶四位太太」是不人道、不尊重女性的行為,以此批判整個伊斯蘭教無視女權,但其實當年這個規定設立的背景,是其戰亂時期的現狀,對女性更加不尊重──但的確,現在不比當初,在現今的時代背景下,其實還是有其爭議性的。然而無論如何,這只能說是一種歷史脈絡、社會背景下所造成的不公平,以同樣生活在這塊土地的其他族群來說,馬來人女性的權益,有時候反而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呢!

除了「負面」的刻板印象外,也有所謂「正面的刻板印象」存在──例如因為教義規定穆斯林不能喝酒、定時禱告的規定、穿著上也不能太「曝露」,甚至連頭髮也只有未來的丈夫和家人才能看到⋯⋯等,因此在馬來西亞,普遍上大家對穆斯林的「道德期望」會比較高,認為他們不會(或不該)做出有損其宗教名譽的事情。

這看似「正面」的「期望」,卻也可能造成穆斯林朋友們在現實生活中反而「更不自由」:例如若有人看到「包著頭髮的穆斯林」和其他異性在公共場合行為舉止過於親近,是可以「檢舉」他們、而他們也因此會被警察「關心」的。 

同處在一個國家,我之所以能對穆斯林能有比較多的認識,我想得感謝自己有穆斯林的親戚,才能讓我少了點成見。我想,尊重不同,接納與理解其他族群,本來就是身處這個世界熔爐的我們,應該學習的功課。

儘管可能有著難以避免的成見與擔心,但仍衷心希望每一位父母,也都能夠尊重孩子的選擇,當父母希望孩子長大,為自己做的決定負責任時,就應該給予他們相對應的選擇自由──特別是當他們早已經到了,該為自己的選擇負責任的年紀時。

最後,分享一個我今天看到的短片,希望大家都能尊重這個土地裡所有人的不同,不管是籍貫、信仰抑或國籍。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