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同學:「我們還真沒什麼食物文化,方便就好。」──「美式」速食店遍佈全球,背後的「文化」是什麼?

美國同學:「我們還真沒什麼食物文化,方便就好。」──「美式」速食店遍佈全球,背後的「文化」是什麼?

這是我在美國西雅圖小鎮的最後一個週末,現在多看一眼這裡的夕陽,我都覺得很珍惜。

搭上公車時,遇到我的同班同學,她問我:

「你要回去了,會想念台灣嗎?」
「當然。」
「你想念家鄉的食物嗎?」
「非常想念。」
「我想也是,很多國際學生都這麼說呢!像我們美國,就實在沒有什麼『屬於自己』的食物,我常感覺我們少了一點『食物文化』,以至於即使到了國外長住,我也從不會覺得要找所謂的『家鄉味』⋯⋯」

我這才忽然驚覺──對欸!從在美國的第一天,吃到學校食堂的食物起,餐餐幾乎都是漢堡、比薩、生菜、起司塊⋯⋯這些食物都處理過,但對我而言卻又不太像是所謂的「料理」。

她接著有感而發說:「我們美國還真沒有什麼食物文化,來來去去都是那些。不像日本,光是一個米飯(rice),傳統上就有不同種類、做法的壽司、丼飯、泡飯、米果零食⋯⋯等,吃得很健康養生,而我們(美國)卻盡是些不太健康的速食⋯⋯但我們也是這樣長大的。」

我不禁想起剛到西雅圖的時候,朋友問我:「你想吃什麼?」我很理所當然地回,「當然是美國在地食物啊,我想體驗真正的美國食物。」

他卻愣了一下,然後說:「你開 yelp 吧!」後來吃的食物就是烤麵包和烤馬鈴薯,我其實有點難以下嚥吃得很慢。他後來解釋:「比薩和漢堡那些你應該在台灣都早吃過了,美國其實沒有什麼所謂『在地食物』,大多就是快餐和速食,而這樣的食物,就是我們的日常。」

美國飲食文化的「相同」與「不同」

美國的外食日常,這是 Red Robin 美國連鎖漢堡店

上述當然只代表部分美國人的意見,但美國人如果大都吃速食(或我們所謂的「垃圾食物」),那也難怪他們都沒有所謂「因食物而來的鄉愁」這樣的困擾──因為麥當勞、星巴克、肯德基、必勝客、達美樂這些,他們不管到世界任何角落,幾乎都吃得到。我驚覺這個國家真的很強大,強大到世界上的每個地方,都像他們家的後院一樣。
 
但美國真的沒有「自己的飲食文化」嗎?基於好奇稍微研究一下後,我發現美國的飲食,正如她本身的移民國家歷史一般,飲食文化基本上先受到歐洲人的影響:

因為美國早期的移民多來自英國和愛爾蘭,所以英式文化在美國餐點中擁有主導性的地位。這裡就可以發現為什麼美國許多美食評比上,都有三明治、巧達濃湯的食物排行──三明治的雛形源自義大利、發揚於英國和歐陸,再由美國發展成融合自己口味的樣子;巧達濃湯則源自新英格蘭的歐陸移民,倒算是「真的」美式食物。

但眾所周知美國是「新大陸」,早年歐洲移民來到美國,篳路藍縷地「開墾」,一開始除極少數的上層階級外,並未帶來太多歐陸的精緻飲食(fine dining)習慣。移民們給美國食物帶來的「精神」,就是方便、簡單、好操作,速食為主。

受此精神影響,多數美國人的餐點很簡單:每家幾乎都有烤麵包機和鬆餅機,早餐就是烤麵包抹醬、或者直接把鬆餅粉加水、放在已經設定好時間的鬆餅機裡;午餐更簡單,我的同學經常一顆蘋果、星巴克三明治、甜甜圈、冰淇淋甚至是能量條就是一餐;晚餐相對的就豐盛許多,但仍通常是快餐、漢堡類或披薩。

因為如此,他們一看到我開始煮粥、煮飯、帶便當,都覺得很不可思議,「台灣都這樣吃的嗎?」「對啊,我們喜歡吃熱食。」

妙的是在美國,我「入境隨俗」地養成了吃冰淇淋的習慣:美國的冰淇淋非常便宜,而且大家幾乎午晚餐之後就會抱著一桶冰淇淋在吃──即使是月事來、即使下了第一場初雪,也無法阻擋冰淇淋的魅力。

效率導向的「飲食文化」?

美國的飲食方便不僅僅出現在他們外食這件事情上,即使是在家裡煮,也常使用現成的調味包、料理包,或是以方便、快速、效率導向為主。

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我的美國朋友做了餅乾請大家吃,我問她怎麼做的。她說:「買這個牌子然後加牛油放烤箱,就這麼簡單,完全不用自己量水、量重量、加麵粉!」在這裡連做餅乾、蛋糕都非常「方便」,甚至類似於已加工品的概念。後來我在這裡做了快十次的蛋糕,因為實在太方便又便宜了,平均只要 2 美元加牛油和蛋,五分鐘內就可以丟進烤箱解決。

我有不少留學生朋友,住在寄宿家庭,他們也說每天的早餐就是麥片、麵包、鮮奶,晚餐就是雞肉、馬鈴薯泥、起司;漢堡排;意大利麵,基本上就是「一肉一菜」。一個學期下來,很明顯看到我朋友們身形變得更加圓潤。我想這就是為什麼有所謂「美國人身形」這樣的說法吧!

當然,我相信在美國一定也有很多「美食家」、「樂活料理人」、「自炊達人」⋯⋯等等,美國地大物博,飲食習慣在不同州郡、城市也一定有差異,但至少在這裏(西雅圖周邊小鎮)的校園生活與我所接觸的美國家庭中,絕大多數的人都是如此的習慣。

在校園生活中,相較於我的美國朋友們,我漸漸發現自己每天花費很多時間和精力在想食譜、準備食材、料理食物;但他們的時間精力,卻大都用在其他的事情上,而鮮少為三餐煩惱──在這裡找到的菠菜,甚至連根莖都已去好洗淨,根本可以直接炒或煮;冷凍食物種類比生鮮食品多很多,依照商場的展示空間比例,大概是三倍的空間差別吧。

我美國室友的日常如果是在家裡吃,不是吃三明治、煮泡麵就是直接微波冷凍食品,盤碗都堆成一座山才洗──他們花很少的時間在決定吃和準備吃的這件事情上,並且如此告訴我:「美食等有錢有閒再來好好享受,現在我只想趕快先完成自己的階段目標。」

一學季下來,我室友拿到了華盛頓州的獎學金,也受邀到高峰會演講,在 Microsoft 實習──那是她畢業想工作的地方;另一個房友拿到了華盛頓大學的獎學金,也找到了對她職涯有幫助的工讀。明明大家的時間是一樣的、也住在同一間房,但她們睡覺的時間比我還多,更做了很多我在美國時沒有辦法做到的事──當然,並不是說節省吃飯時間便能「有此成就」,而是從他們「飲食隨便」的習慣中,我看到背後「追求效率」、「講究優先順序」的價值觀念。

為了效率,犧牲了什麼?

美國速食盛行的原因之一,是為了追求工作上的效率,我發現到美國的「速食」飲食文化,甚至開始影響了這裡的日本人──我的日本室友下廚也開始以味精、調味粉等草草拌麵,不然就是微波解決。

或者說,越來越講求效率的都市,連帶地也讓食物變成了一個果腹的產物,而不是一種原始的享受。

當在麥當勞買一個漢堡只要 5 美元,而去買麵包、肉片卻要一次買 20 幾片,同時光生菜等的價格算起來平均一個漢堡就要大約 2 美元──這還沒包括製作所要耗費的時間,其實真的自己一個人吃的話,買個漢堡真的更剩時間成本。

特別當這裡的時薪是台灣的三倍時,誰還願意去花時間、精力去買原始食材來準備?

我將在美國的三餐做了實際比較表,收據的價錢都還沒加小費

我曾經做過一星期的花費比較表,平均外食一餐加小費等等約 15 美金,外食一星期和自己煮一星期價差近十倍!知道這個數據時我很驚訝,在簡報時展現給我的美國同學看,部分同學受到了「啟發」,開始自己下廚──但一星期後我再問他們還有沒有繼續,他們卻紛紛表示太麻煩了,外食的時間成本更低。難怪在美國,近年許多自己在家煮、每餐都花巧思的 youtuber 或 instagram 用戶,常常紅得相對比東方快──因為在這樣的環境,還願意去花時間精力去做這樣的事情的人是少數。

至於這樣「效率導向」的飲食習慣,犧牲了什麼?除了潛在的高醣、高脂肪,容易對健康產生負面影響之外,我個人最沒有辦法釋懷的,還是它容易使這個強盛的移民國度中,來自不同地方的人們,容易漸漸忘記自己的「家鄉味」。

這要從我在美國,最喜歡吃的食物「(美式)墨西哥菜」開始說起:

食物「在地化」、「美國化」後,淡去的記憶

我的第一場墨西哥餐

我在人生中在美國的第一頓「墨西哥餐」,也是我在美國吃到第一餐「有飯」的外食──從此,我深深愛上了墨西哥菜。飯或許是東方食物的共同語言,但發源於中美、並受西班牙影響的墨西哥菜並不把飯當主食,而類似配菜的概念,且米飯通常不會是純白色的,而是加上各種香料、醬料後,呈現黃色、橙色或綠色的多彩。

然而,我的墨西哥裔美國籍朋友,卻告訴我他們家儘管仍舊愛吃墨西哥餐,但移民到美國幾代後,由於習慣和前面也提到過的「效率問題」,如今家中已經沒有任何人會做「正統」墨西哥餐了,都直接買好方便又便宜的調味包料理。

這讓我不禁覺得有些失望:除了因為我無法將這樣道地的美食學起來之外,也為他們難過。我總認為,「祖傳秘方」、「家庭美食」這樣「一代傳一代」的味蕾記憶,不只是「吃」這麼簡單,它應該是一個家或一個民族最核心的牽絆,也是值得被傳承的。

後記

公車要到站時,我同學忽然轉過頭來問我,那你們台灣有什麼食物,讓你特別想念?

「珍珠奶茶必須喝!滷味、臭豆腐、碗糕、熱炒、炸雞排必須吃。」我不加思索地回答。

她再問,「那這些都是台灣自創的料理嗎?」

我疑惑了──當時我給她的回應應該是「我不確定」,但我很確定的是,這些是讓我能立刻想到台灣,立刻引發鄉愁的「代表食物」。

後來自己覺得慚愧,我怎麼可以不知道這些食物是不是「台灣原創」呢?於是稍微找了些資料,最後發現除了滷味和臭豆腐源自中國大陸,其他都是源自台灣本土的呢!

其實,不論這些讓人想念的食物源自哪裡,歷經哪些變化和融合,台灣一直在建立著屬於自己的飲食文化和牽絆,而這居然讓我覺得很安心,因為我相信不論台灣人到那裡,都會懷念屬於自己國家的味道。

我目送她離開,想著食物文化,真是一個國家最強的連結和牽絆,希望在追求效率、方便、快速發展的同時,台灣人也永遠不會忘記,要如何製作屬於自己的「家鄉味」、「古早味」。

在離開的路上我眼中的 Bellingham 依舊很美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Shutterstock、附圖/暮凝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