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缺乏自信的我,在美國交換生涯中學到的事

嚴重缺乏自信的我,在美國交換生涯中學到的事

小故事一:

我的好朋友最近變得很瘦,去她家時我發現,她與男朋友的拍立得合照不見了,一問之下才知道,他們剛分手不久。

我以為是遠距離戀情維持不易的關係,逼問之下才知道,原來是對方在追求別的女生。我的好友在透過朋友得知此事之後,就和對方說自己有了新的男朋友,所以拋棄了他。

我不懂。

「你為什麼不問他?不試著挽回?」

「沒什麼好問的,我不想讓他拋棄我。」

雖然我知道她心裡還是難過的,但她果斷、堅強得讓人嚮往。

小故事二:

我在美國交換時的第一個朋友約我去加州,說好我負責規劃行程、她負責訂住宿與機票。然後在出發 5 天前,她卻說要改成各自行動。

我頓時落入一個沒住宿沒交通的悲劇情況,而且行程還是我花了好幾個假日排的。出去玩很傷神,特別是回來之後還要期末考,而這是我唯一的長假。

當天晚上我徹夜難眠,我該怎麼辦?

這是我第一次在亞洲以外獨自旅行──第二天我整理自己,在背包客棧、旅遊平台等論壇貼文找旅伴。讓我意外的,是我居然在三天內,解決了住宿、交通、當地旅伴這三個大問題。

我的美國室友知道我要獨自旅行,很是擔心,一直交待我要列清單帶東西,甚至幫我研究機票能不能退,後來她說:「你必須拍很多照片,讓她知道拋棄你,你自己也能過得很好」。

我的德國朋友則在我出發前一個晚上,跑來幫我煮晚餐來順便幫我收行李,她說:「你要好好的,就是最好的旅行。」

我的加拿大朋友甚至載我去機場:「雖然很可怕,但你會好的,隨時報告行蹤!」然後在我來到美國兩個多月,仍沒有美國手機號碼沒有網路的這天,硬是帶我去辦了電話卡。

我的台灣朋友則幫我查好了當地必吃必去的景點,然後前一天晚上還在擔心我囑咐我。

上飛機前過海關時,我遇到了一位墨西哥裔美國籍的阿姨。我們一起逛很小的機場,聊天。在意外於機場撞見拋下我的旅伴時,她甚至說:「你快去把我介紹給她,跟她說我是你的新旅伴。」

美國小鎮的機場。圖/暮凝 提供


「你的自信呢?在哪裡?」

上面兩個小故事,讓我看到在這裡生活的人們──不管要說故作樂觀也好,逞強不服輸也罷──展露出的堅強、照顧人、與無比的自信。

相較之下,我不禁在內心問著自己:「親愛的,你的自信呢?」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活得戰戰兢兢。

在網路的社群媒體上,我看到人們看似信心滿滿地展示自己亮麗的生活,追逐、比較著「讚數」,但私下卻常彼此批判八卦,議論他人長短。

而我自認自己的生活或體會,沒有什麼值得炫耀之處,更不想被人在背後指點我是「愛秀愛現」,所以我變得不愛分享生活點滴,總是「潛水」看著他人的光彩。

單從這小小的習慣中,便可以發現我自己自信心的低落──我習慣性地塑造自己的弱勢、可憐、不爭鋒頭的溫順形象,導致身邊的人不是無意尊重我,就是都在擔心我、同情我──正如這次獨自旅行,週遭人們對我的舉動一樣。

年輕的時候這樣「低調度日」或許沒什麼不好,但我永遠會是躲在溫室中的小花。

意識到這點時,我忽然很感激,自己再次有了獨自旅行的機會──第一次完全沒手機沒網路去西雅圖時,我也覺得很害怕,可是那次只是一日遊,之後我也遇到了好心人,交到了一輩子的朋友。我很希望這次也是。

還記得當時,我的新朋友不懂,「我們那麼棒的行程,為什麼你從來不貼文讓那些放你鴿子的人知道,你過得很好?」──「因為沒有自信,怕得罪人⋯⋯,」我在心裡默默地解答了他。

到了美國,大家卻都在灌輸我:「你比自己想像中更好!」

墨西哥裔的美國阿姨,在我們上飛機後,雖然彼此座位不同,她卻通過空姐廣播我的名字,給我送來了零食。

後來她對我說:「蜜雪兒.歐巴馬(Michelle Obama)說過,當其他人負面時,你要維持你的正面積極 ("When they go low , we  go high")。」

「如果你確定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和旅行方式,不要被任何事情阻礙。」

我一開始到美國的時候,活得其實比之前還要更沒自信,我不相信自己的決定,都在跟著別人的選擇做選擇。

我那時候總覺得,我們這個時代的孩子太可憐了──因為我們有了太多的資源、選擇和比較,所以生活反而變得很複雜。

特別是逛街這件事,很讓我害怕──或許是因為從小來自鄉下地方,沒有什麼特別的資源和需求,我們平日購物所要做的,就是到鄰近唯三家賣家庭用品的地方,比比價格採買回家,生活簡單很多

但美國太大了資源太多了,又有很多節日特價什麼的,周邊同學朋友們更常熱衷透過購物追求「流行」、培養「品味」、鍛鍊「聰明購物」等等,而一不小心,你可能就買了比別人貴上一倍(無特價)的同樣商品。

我開始討厭逛街:我擔心自己買了「錯誤」的東西,因此反而被別人嘲笑甚至排擠。我不解為什麼賺錢要勞心勞力,花錢也要這麼費神費力?

「讓自己開心啊!何必管別人的看法?既然花了這麼多力氣工作賺錢,為什麼不好好對自己?」後來所有認識的美國朋友,聽到我這樣的煩惱,都為我的多慮大笑不已。

我不知道是亞洲相對壓抑自我的環境,抑或是我自己的家庭教育與背景使然,造成我總習慣性地覺得自己「不值得」──不值得更好的生活,不值得別人的溫暖禮遇,甚至常覺得自己仍舊一無是處。

但來了美國,大家卻都在灌輸我──「你其實比自己想像得更好」、「對自己好一點」、「你值得更好的」。

不管這些鼓勵是出於友善或是真心,我卻無疑受到了鼓舞──這也是我在這趟交換生涯中,最大的收穫。

記得自己值得更好的、記得自己是可以選擇的──你不會因為現在還沒確定未來的方向,就比別人差;你不是徹底失敗,眼前的挫折,可能只是需要再多一點的時間、再多一點的努力⋯⋯。在這裡,人們凡事總看來十分有自信地用自己的步調,往自己的目標前進;在這裡,因為「想先去看看別的東西」、「還沒整理好自己」而直接休學一兩個學季,真的是很平常的事。

致和我一樣缺乏自信的你:

後來才知道,來自墨西哥的親切阿姨,和對婚姻不忠誠的丈夫離婚了。有著兩個孫子的她,現在幸福地又再度相信愛情,年過半百有餘的她,交了個加拿大男朋友。

我的美國老師和她的丈夫離婚了,因為那不是她要的生活,同樣 50 有餘的她,和新的男朋友有了她的第四個孩子。同學們都稱她「狠角色」(badass)──畢竟,有哪個老師能帶著啤酒罐來上第一堂課,全身上下都是刺青而且重點是,她教得很棒!

她說自己越老活得越年輕,她會和同學在球賽時喝著啤酒在酒吧歡呼,也帶著年幼的兒子去遊樂園玩。她說要活得更像自己很簡單,只要確定自己想要什麼,然後直接往前去追求就可以了。

美國房友和交往 4 年的男朋友分手了,她説因為對方試圖困住她,讓她不能從事自己喜歡的舞蹈、甚至限制她外出交友。她低潮了一年,甚至得努力讓自己不要回去接受他。但此後她說自己深刻地學習到,自己的生活和愛情,前者更加重要。

親愛的,如果你現在,和我過去一樣沒有自信的活著,和我一樣無比在意他人的眼光:

請你相信,就算被看輕、就算被誤解、就算被拋下、就算被嘲笑,最困難痛苦的,也只有那個輾轉難眠的晚上,然後一切都會變得更好──

你只需要相信自己,對自己的決定負責到底就好,不需要為此刻意迎合或仇視他人,也不需要自怨自艾,因為"when people go low, you go high"。

生命會自己找到出路,而你只需要做你該做的事──對自己好一點。

全球第一家迪斯尼的夜晚,洛杉磯真的是個很激勵大家往夢想努力的地方。圖/暮凝 提供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非當事人)

問卷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