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也不會因來自東南亞而羞愧──台灣人眼中,我們如何被定義?
圖片

我是個來自馬來西亞的台灣留學生,在台北讀大學。

大學生活可說是生命中最重要的階段之一:國中時還懷抱著夢想憧憬,高中時體會到升學壓力的現實殘酷,到了大學,總算可以照著自己的所思、所想去面對生活──

有點壓力、也有點自由,人生有酸有甜,但尚不至太苦。大學生活就像一個還有安全網在下面接住你的高空飛行,你可以自由地往上衝,跌下來也還有個後盾,有驚嚇有挫敗,但不至於跌得遍體鱗傷,這就是大學生活相較於出社會,更令人嚮往的地方吧。

至少我認為是如此。

很快地,來到我大學生活的最後一堂課。拖著行李來台灣時的一切仍歷歷在目,大學的生活好像時間永遠都不夠用,卻又看起來那麼充裕──這是段很矛盾的時光,而在晚上 9 點期末報告結束,我就正式脫離大學生活了。

然而我此刻的情緒,是極為複雜的。

台灣人眼裡,「比較低下」的人與茶

還記得大一時第一堂社會學課,有同學上台報告:「......外國人也有很多種,像來自東南亞的人,我們就不覺得他們是比較高尚的藍眼金髮外國人,會覺得他們比較低下。」

當時我的臉紅得像番茄,心裡熱熱的,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應該憤怒,只知道有股莫名的羞愧感湧上心頭。

我不知道為什麼同樣身為黃皮膚黑頭髮的亞洲人,我卻要因為生在東南亞而感到羞恥。

而 4 年後的我,坐在大學的最後一堂課。創業課上報告的同學說:「我們是台灣的優質好茶,不像東南亞那些品質低落的劣等茶......」

在這裡 4 年了,我再次聽見類似的話。對於台灣人來說,原來我們依舊是這樣的形象:身份卑賤、環境惡劣、產品水準低落......

但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們的國民,辛辛苦苦在山上採的一心二葉,是劣等茶。

這是信義區 JASONS Market 裡的茶葉專區,右下角的 Boh 是我們馬來西亞人引以為傲的茶葉。圖/暮凝 提供


Boh 是高原茶葉,我自己也曾經去看過採茶的過程,特別是在我們熱帶國家,採茶的阿姨們都包得緊密,因為一不小心就會曬傷,十分辛苦。圖/暮凝 提供


我舉手:「可以告訴我,你為什麼說東南亞的茶是劣等茶嗎?數據在哪裡?

4 年後,我告訴自己,我再也不會因為自己是東南亞人而感到羞愧。

遇上偏見與刻板印象,讓我反思自己如何定義自己

被定義為來自「次等國家」、「次等的人」,是我在台灣度過的 4 年生活中,感觸最深刻的一件事──在來台灣之前,我從來沒有去定義自己的身份──在日本鄉下交換的時候,當地人看到我是來自馬來西亞的學生,大部分是友善又充滿好奇的;在中國大陸鄉下時,大部分的人也很歡迎我;當然在台灣時,絕大部分的台灣人也是友善的。

但就是這麼恰好,我在台灣的大學第一堂課和最後一堂課,都親身體會了,許多同樣來自東南亞的朋友們時常對我訴說的──那最真實、未加隱藏的,對待東南亞民族的「台灣眼光」。

我愛台灣多數人的友善,和這裡的自然、人文環境,我也知道不論日本或中國大陸,偏見歧視可能同樣存在,或許是我在台灣待得較久,才遇上了這赤裸裸的偏見──然而,我本以為台北是個國際化的民族大熔爐,不會有這樣的偏見,卻恰恰被我遇到了。

衷心希望,台灣人們的眼界都能到達一個高度──不論面對的是什麼膚色、什麼國籍的人,都不要帶有偏見的去和她/他相處、盡可能不要去對別人的身份、國籍預設立場。

另一方面,我也很慶幸在這裡待得夠久,遇到了這些事情,才能有機會去反思身為東南亞人民的自我定位。

我想起我的一個好朋友,她的父母一個是台灣人一個是馬來西亞人,照理說她可以和其他的跨國婚姻小孩一樣,拿著雙重國籍,享有兩邊國家給的好處──雖然馬來西亞不承認雙重國籍,但我們身邊仍有太多標榜自己是「僑生」,卻能拿出台灣護照的朋友。

但我的朋友在一開始選擇國籍時就拿了馬來西亞護照,也不想再拿台灣護照,因為觀念上她覺得拿單個國籍才是正確的。

接下來她因為來台灣深造,交了台灣男朋友,男朋友是台灣南部人,原本結婚 3 年就可以拿到台灣國籍,但這一次,她卻更加堅決地不拿台灣籍──即使這樣對即將在台生活的她,沒有什麼保障、即使這樣她要繳比較多稅。

原來,男友的親戚認為,她是為了拿台灣國籍才結婚。

我很欽佩她,卻也很心疼她,我永遠記得她說的:「今天因為我媽媽是台灣人,所以我的爭議會比較少;但如果東南亞人和台灣人真心相愛,卻要被這樣微言、被看不起,那他們要怎麼辦?」

配合「新南向」回母國之外,我們是否能融入台灣?

關於東南亞和台灣的關係,一定會說到的就是新南向政策:「新南向」是台灣政府推動的政策,範圍從台灣一路往南到南極洲前,正南方有東南亞各國及澳紐,西南方則包含了孟加拉、印度等。這個市場擁有世界第三大的人口數量,將成為全球第四大經濟體,不僅是全球貿易重要樞紐,也是跨國企業競逐的新興市場。

隨著投資與貿易熱潮再現,台灣政府的「新南向政策」全面啟動,並聲稱未來台灣與新南向市場的連結,將由過去單向投資代工,轉化為雙邊人才和經貿交流。

在新南向政策下,作為「東南亞外僑」,台灣政府提供了我們很多媒合的機會和平台。但參加了很多這樣的就業博覽會後發現,其實多數企業都是台灣本土製造業,為了迎合政府的新南向政策而招募,並沒有完善成熟的制度和工作模式。

台灣廠商積極招攬的,是像我們這種在台灣唸書,對台灣的企業文化、語言溝通沒什麼障礙的東南亞僑生,工作內容則多是希望我們單槍匹馬地回到自己的母國,進行業務開發。當然也有很多是偏向基層服務業的工作。

我身邊的台灣大學生們,卻大都傾向在外商或政府部門工作,不會優先考慮這樣的職缺──理由除了薪資福利較好外,也較無台灣企業普遍的工時長、責任制問題。

而我們作為東南亞僑生,正好就填補了這塊被多數台灣學生所篩選掉的職缺。

誠然,新政府在推廣新南向政策時,並非只有經濟考量。除了開始推行新移民二代的語言教學,提供就業媒合、放寬留台標準外,更籌辦了許多「讓東南亞移工覺得台灣更像家」的活動例如:北車的野餐會、泰國潑水節等等。

但其實,許多跟我一樣來自東南亞的移工朋友們想要的,不僅僅是在這片土地上,和自己的原生民族往來更緊密,也想融入這塊土地,和這片土地的人民和睦共處,真心地為這片土地奉獻。
 
在台灣 4 年,雖然說成績不是一切,但我的中華民國憲法、行政法、土地法等成績都落在 80-90 分之間,不敢說比台灣同學好,但至少也沒有多差;生活上,我也自認在這 4 年已經融入得頗徹底──相較之下我對自己國家的法規、生活習慣,如今的了解可能甚至不比台灣。

大學 4 年學到的這些知識到了其他國家,或許沒有用武之地,但我想在可以自在平等的地方生活。

所以,畢業之後,我想先回到東南亞,在自己的土地上,更認識自己。我也想去其他的國家,看看別人眼中的自己。
 
再見台灣,吾愛台灣。

《資料來源》
維基百科
ITBS 國貿學苑

《關聯閱讀》
大馬華人有個「臺灣夢」──新南向政策,別忽視大馬華裔生的熱情
在南向之前,先倒掉我們心中那杯已經滿出來的水杯──馬來西亞外派人生(一)
馬來西亞,我的第二個家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hkhtt hj@Shutterstock、附圖/暮凝 提供

作者大頭照

暮凝Dada/任性的旅人

是個夢想家,夢想開著小艇環遊世界。但現在還是個窮光蛋,有空只好接接翻譯稿、寫寫文章、畫畫圖賺取稿費,只做想做的事,進入社會前想任性的活著。目前只是個非常普通的大學生。我是暮凝,來自馬來西亞砂拉越。有閒來坐。
個人網站:My Journey──You're too young to stop DREAMING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