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會說母語,我不想被貼上「新二代」的標籤──別再「以血統論功能」,新南向可以怎麼做?

我不會說母語,我不想被貼上「新二代」的標籤──別再「以血統論功能」,新南向可以怎麼做?

最近,聯合報有一系列關於新南向政策的報導,其中一篇的標題是〈新二代:在台灣長大,我不會母語〉,跟小花媽一直以來提到的狀況非常契合。

過去,小花媽在幫老師進行研究的過程中,接觸到台灣不少國小低年級的「新二代」。發現即使已經到了現在,對他們而言、對他們的母親而言,「用自己的語言」跟孩子對話,仍舊是備受阻礙的現實。

因此,當新南向政策推動時,主打的「培育新二代成南向人才」,小花媽可以說是不以為然的──這是多麼不了解社會現實的想法呢?

台灣社會的現實:仍被歧視的東南亞移工移民,與不願被標籤的「新二代」

台灣的社會,仍瀰漫著對東南亞移工、移民們的刻板印象與歧視看法。甚至直至今日,仍不時有言語攻擊外籍移工抹黑外籍配偶嘲笑新二代的諸多行為存在。

就連開放東南亞國家免簽,台灣近年快速補上「陸客不來」的觀光人次缺口,都立刻會有新聞媒體用大篇幅報導與聳動標題,說著這樣就會造成「東南亞賣淫集團入侵」、「免簽帶來應召女」......等。當這類新聞被刊出時,看到下面的無數偏激、歧視留言,更覺得丟臉。

在這樣的社會氛圍下,也難怪教育部做的調查顯示:有許多「新二代」,不想讓自己的身分曝光,以避免被歧視──他們之中的許多人,甚至可能比小花媽本人,更不會說自己母國(例如越南)的語言。

在台灣的各個角落,如今已有非常多的新二代。但小花媽曾經在研究中,聽到受訪小朋友親口說著:「我媽媽是越南人,她教我的國語不標準,害我被老師和同學笑......。」

這樣的話,她偷偷地對小花媽說。

她的母親,在私下聊天時也說:「我很努力學國語,但有口音。她們(小孩)就不太愛跟我說話,我覺得很難過。」

小花媽也感到非常難過──因為我知道,也親耳聽到,其他的鄰居,是怎麼形容這個家庭的──他們帶著嘲笑的話語,帶著有色的眼鏡,甚至,認為這個遠從越南來到台灣的媽媽,隨時可能出賣肉體。

告別直覺式的「新南向」:尊重移民,多管齊下

我們現在講講「新南向」、學學東南亞語言,可能是種潮流,是種迎合國際趨勢脈動的舉措。但對這些新二代來說,貿然把他們因「血統」而賦予「功能」,卻忽略了真實的情況,卻可能讓他們的身份,反而加速成為社會上的一種「標籤」、甚至一種「原罪」。

「你不是新二代嗎?怎麼連你國家的話都不會說?」這樣的言語,真實地出現在我周遭的友人身上多次──試問,他生於台灣長於台灣,為什麼還要因為血緣,被當成「XX 國」的人,而且非要會講該語言不可?

當然,小花媽認為,政府如果從現在開始,藉由政策、教育等方式宣傳正向觀念,可能不出幾年,新二代挾著語言優勢,成為「南向尖兵」的結果,不是不會出現。但這種直覺式的,一想到東南亞,就想到新二代的政策想法,是非常危險的。

因此,小花媽才會不斷的強調,必須「多管齊下」:

首先,我們應該把眼光轉換,放在移民到台灣,所謂「新住民」們的身上,而且真正地尊重她(他)們:

這群千里迢迢從「新南向國家」來到台灣的新住民,為了融入當地,學習中文、閩南語、客家語等語言,學習烹飪台灣料理,學習台灣的風土民情,外籍配偶們甚至還要學習一切台灣女人「被想像應該要有」的任何知識......這群新住民,是台灣此刻最需要的人才。

同樣地,外籍移工也是一大助力──許多外籍移工在本國都擁有高中以上學歷,除了「在台灣補足國家需要的低階勞動力」這個功利性的「功能」外,我們應該以尊重、友善、交朋友的方式與之相處,他們也能是台灣的國民外交人才。

許多外籍移工除了「在台灣補足國家需要的低階勞動力」這個功利性的「功能」外,我們應該以尊重、友善、交朋友的方式與之相處。圖/catastrophe_OL@Shutterstock


「新舊台幹」相互合作,NGO 彼此連結,造就「多元化」的新南向

其次,我們擁有大量的新南向人才,目前正常駐於「新南向國家」。

有什麼比這些已經在當地耕耘已久的「台幹」,更能立即發揮更多優勢呢?

這些台幹,或許有人會說「都待在工廠而已,顯少跟當地人互動」。但就小花媽遇到的台幹們,也有不少待得久的男性,已在當地成家立業,並說得一口流利的當地語言。

而新世代的台幹們,更有很多人正積極主動地學習當地語言、文化,甚至不乏許多是對新南向國家有興趣,才應徵外派工作的台灣青年。這些台幹,擁有著台灣的思維,以及開闊的心胸,還有在當地存活的能力,實在是最好的諮詢與外交人才。

還有,台灣也有很多在新南向國家長期耕耘的 NGO 組織,這些組織,方方面面都有:有在尼泊爾致力於婦女培力的組織、也有長期關注人權議題的組織......甚至很多跨國的 NGO,在台灣和各國,也都有相同的組織可以串接。這些組織,是開啟台灣多元化新南向的關鍵。真正的「以人為本,以文化為出發點」,關鍵就在這裡。

最後,才是「新二代」。

這些新二代,我們不該再以血統論之。而應該擴大招募範圍,含括對東南亞有興趣的台灣青年加入──這裡説的「加入」,是大家共同來研究新南向文化,而不是「研究新二代」──只要人在台灣出生長大,就是台灣的珍寶。縱使父母有一方以上是外國人,都不應該被視為理所當然地「應該要懂什麼」、「否則就沒作用」。

只有當政府和社會以更開闊的心胸,更全盤的規劃,破除直覺迷思,清點現有資源,才能事半功倍的推行一個起步已經很晚的政策。

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最珍貴的寶藏也是人,怎麼看人、用人、對人,考驗著整個國家。

小花媽衷心希望,未來有一天,學習新南向國家的語言和文化,是一件不只很潮,還能令人驕傲且收穫滿滿的事情!

p.s. 美國、德國、日本等國家的新住民的孩子也是「新二代」,但這些國家的國際位階在台灣人的認知中多被定義為「高階」,因此先撇開不談。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CandyraiN@Shutterstock (示意圖,非當事人)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